笔趣阁 > 逍遥闲妻 > 第168章
  淑妃笑着让身边的宫女为李慕搬来座椅,“听闻李爱卿今日进宫带了一位美人,就是她吗?”

  “娘娘的消息灵通,正是她。”李慕点点头,神情淡然看不出别的情绪。

  “李爱卿的身边人在宫里出了意外也不算小事,本宫已经派人禀明圣上,请圣上彻查。”淑妃娘娘一脸正色地说道。

  乐元春看了李慕一眼,他早一步将王梓从井中救出禀告淑妃,为了救人借用温泉也的确情有可原,这事淑妃娘娘就不再计较了,因此得知真相立刻派人禀告圣上!

  “有劳娘娘了,臣不便久留,这便去拜见圣上请求出宫。”李慕按部就班地说道,眼中带着冷意,若他没猜错,王梓被宫里人暗算的事这位淑妃也是得到消息的,就是不知给他报信的是不是她?

  “好吧!只是李慕不能参加今晚的除夕宫宴着实可惜,风清,送李爱卿出去!”淑妃不多加挽留,毕竟是外臣私入内宫,为了避嫌她待会还要去禀告圣上一声,李慕更要好好解释,至于李慕怀里的女子,虽受了委屈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乐元春见状也跟着告辞和李慕他们一同离开。

  一路上碰到不少宫女太监,就这么被抱着,不能动的王梓也觉得羞涩,但这毒灵泉也奈何不得,她暂时想不出解毒的法子。

  很快到了圣上所居的龙乾宫,李慕才将王梓放下,安置在太监抬来的椅子上,并取出一块丝帕遮住她的面容。

  乐元春不知李慕为何多此一举,她本来的面容不是极美,不过他来不及多想跟着李慕一起进入大殿,这会儿淑妃派来的老太监风清才提醒一旁的小太监照顾好王梓才转身返回淑妃娘娘的宫里。

  王梓摸不清宫里的弯弯绕绕,只是琢磨着暗中放毒针的人是谁?这么一想立马有了几个怀疑对象,她慢慢地琢磨着。

  皇帝似乎很信任李慕,进去不久他就退了出来,将她重新抱起来。

  按理来说外臣进入内宫那是杀头的大罪,结果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不过她被暗算的事也就一句彻查就算了,反正她是一个妾室而已,想到这王梓气鼓鼓地心情就不太好,做女人还是要争做正室,妾室要不得的。

  李慕低头看了她一眼,嘴角一扬,之前的事还有什么好生气的,他就是想疼她爱她,管她要不要夫人的名分,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就好,反正他除了她也不会再娶别人,妾不也和夫人差不多。

  乐元春也跟着退出来跟在两人身后,这会儿身边没有多事的太监,李慕侧过头认真地向他问道:“内人被救多谢乐兄出手相助,李慕必然备上厚礼相赠,不过乐兄如何得知内人身陷险境?”

  乐元春尴尬一笑,他只是好奇李慕身边的女子是不是王梓,便取出罗盘察看把玩,结果王梓跟着小太监离开宣德殿不久,罗盘就发生异常,他察觉不对立刻就去寻人,有了罗盘指路他自然比他快了一步找到王梓及时从井中将人捞出来。

  这些告诉李慕也无妨,乐元春却不想说,只是随意找了个借口,“之前出去透气,迷了路,结果就看到了领着十九的小太监慌慌张张,我就去看了看,找到那口井看到里面飘浮的布袋。”这个理由他自认编的有些牵强。

  既然他不想说实话,李慕暂时不想用强,点了点头,再次道谢。

  李慕已经禀明圣上会直接出宫,而乐元春却还要回到宣德殿,只能踏上另一条路,顿时感觉很无聊。

  等乐元春离开,岚影才现身,跟在李慕身侧,一句话不敢多说。

  “查查这件事是不是九公主做得,若是立刻让西南蛮族来求亲送她出嫁。”李慕说完补了一句,“回府前将我的面具取回来!”

  岚影一听立刻去办,偌大的皇宫侍卫众多他也悄无声息地潜了回去。

  宫中的暗卫也不在少数,为此王梓跟着小太监去祥福殿,李慕并没有派岚影保护,结果就出事了,李慕心中何尝不怨自己的疏忽,因此出宫这一路,他都是颇为沉默。

  等出了宫门,回到马车上,车里桌子破裂的碎屑已经不见了,李慕回想自己发怒那一刻,好好的一张檀木桌就这么毁了,他多久没这么冲动过了,梓儿她被吓到了吧!

  李慕将她放在马车上的软垫上,手指摁在她的手腕上把脉。

  王梓乌亮的眼睛看着他,此刻的李慕好温柔认真,她才算松了一口气,她本来怕李慕想起那张桌子又会冷着脸对她,还好不会。

  岚影的办事效率很高,不用多久就将李慕的面具取回来,并且切了对王梓动手的那几个太监的手,要不是留着活口给宫里调查的审问,估计连命一块取了。

  李慕让岚影收着面具回去好好洗洗再给他送过来,这会儿他取出银针,给王梓解毒。

  王梓看着一根根针插进自己脖子旁,手臂和腿上,估计是能让她先能活动手脚的。

  回府后,李慕取出银针将她抱下马车一直送回寝室的大床上,嘱咐下人去煮驱寒的药汤。

  王梓这会儿感觉手脚有了直觉不过头开始昏昏沉沉,她在冰冷的井水中冻了许久,又没用内力护体,就算李慕用内力驱散了不少寒气,一时也不会好的太快,结果回去就发了热。

  因为最后闭气没喝进去一口水结果肺部受损,虽无大碍却也是阵阵闷疼,王梓忍不住皱起眉头,感觉哪都难受。

  没多会儿,李慕端来一碗汤药,还未到嘴边就能闻到难言的苦味,王梓知道喝起来还要苦一百倍,她不怕苦,不过中药的苦还是她挑战不了的。

  很快被李慕扶起来,药碗送到了她的嘴边,“药虽苦一些,加了灵泉,驱寒效果极好。”

  王梓硬着头皮张嘴就喝,用不了几口就将一碗药汁吞了下去,品着嘴里残余的药汁她的小脸皱得像苦瓜一样,太他妈苦了,胃里一阵翻腾却吐不出来。

  李慕拿着一块甜甜的桂花糕送到她嘴边,忍不住取笑道,“梓儿这么怕苦!刚才的表情真有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