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强武圣 > 第三百七十七章四海杨靖(一更)
  元荃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嘿嘿一笑,抬脚便准备走出树林,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元荃突然意识到,自己就这样背着两柄神兵出去,当真是有些太过于招摇了,因而元荃想了想,并未立刻出去,而是把上半身的衣服脱了下来,把河洛乾坤尺和白霜神刀一起包裹起来,背在背后,然后便这样赤着身体,光着脚,穿着勉强遮挡住关键部位的满是破洞的潮流长裤,向着森林之外走去。

  踩在地面的积雪上,元荃这才意识到,外面已经是十二月的冬季了,感叹了一声世事无常,元荃倒是没有被冬季的温度影响,毕竟在那谷底之下的寒潭,温度可是要比这里低多了,一样奈何不了元荃多少。

  走出森林,元荃立刻看到了停在森林边上商队,双眼一亮,元荃立刻向着那商队走了过去,而此时的商队,看着元荃这样一个打扮新潮的人向着他们走来,立刻就有两个护卫样的人准备驱赶元荃。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商队的首领突然拦住了那两个护卫,上前一步,来到了元荃的面前,略微打量了一下元荃,然后立刻笑着说道:“这位少侠,不知道我们商队有什么能够帮助你的?”

  听着商队首领的话,元荃有些玩味的看着他,他可以确定,自己面前的这个商队首领,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聪明人,否则也不会拦住了想要来驱赶自己的那两个护卫,主动放低了姿态来和自己对话。

  元荃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格,因此他看着那商队首领,立刻笑着说道:“我叫林夕,不知道这位如何称呼?”

  “林夕少侠,我叫做杨靖,乃是这四海商会的会长,如今乃是亲自走一趟货物,在此临时休息。”

  双手抱拳,元荃看着对方,说道:“杨靖会长,我乃苦修武者,刚刚结束了苦修的旅程,想要跟着贵商队赶一段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购买一些食物和衣物,不置可否?”

  如今元荃的身上,除了背后被破旧衣物包裹的河洛乾坤尺和白霜神刀以外,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都被元荃放在了系在腰间的兔皮口袋里面,与元荃的黑玉葫芦挂在了一起。

  因此一边说着话,元荃便一边从兔皮口袋里面取出了一锭银子,递给了杨靖。

  看到元荃递过来的银子,杨靖一眼就判断出来了其价值,大概足以购买自己身上这套上好衣物十套还有剩余,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一下武者的富裕,随即杨靖便把元荃递过来的银子推了回去,开口说道:“林夕少侠,这样岂不是太过于见外了,我们身材相近,在马车里面有一套我没穿过的新衣,就送给林夕少侠了,至于食物之类的,我们商队有剩余,林夕少侠你只是多双筷子罢了,这银子还请林夕少侠收回好了。”

  听着杨靖的话,元荃又推辞了一下,发现杨靖非常坚决的拒绝了之后,便不再坚持,笑着说道:“杨靖老哥做事大气,我也不小气了,钱我就不给了,今后杨靖老哥就直接称呼我为林夕好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杨靖老哥解决不了的,当可由我代劳!”

  此话一出,杨靖的双眼微微一亮,随即点头说道:“如此甚好,还请林夕老弟上车,我命人给老弟取衣服来。”

  说着话,杨靖便把元荃领到了一辆空置出来的马车里面,让元荃在里面休息,而杨靖则是立刻去取了衣物,给元荃送了过去。

  当杨靖去盛了一碗热乎的肉汤和白面饼,准备给元荃送去的时候,中年护卫首领则是低声和杨靖说道:“杨老哥,那少侠什么名堂?杨老哥你认识?”

  “认识倒是不认识,只是我看出了一些东西,你应该也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少林寺做过一段时间的外门弟子,虽然我资质不佳,没有学到什么上乘武功,但是眼力却练了出来,所以我第一眼看到林夕老弟的时候,便知道他并非凡俗武者可比!”

  微微一惊,那护卫首领和杨靖乃是一起奋斗的老朋友了,对于杨靖的眼光,护卫首领可谓是佩服的紧,并且对此深信不疑。

  因而,当听到杨靖的话后,护卫首领则是微微一惊,再度低声问道:“杨老哥,如何看出来的?”

  “现在是什么季节,你我这样有一些武功的,身强体健的男子,就算是穿着厚棉衣,也不由觉得寒冷非常,而林夕老弟衣衫破旧,赤着胸膛却根本没有寒冷的感觉,反而面色红润,这岂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更何况那林夕老弟从林中雪地里面走出来,脚印很浅很浅,几乎不可见,如无上乘轻功,如何能够做到,此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如何能够不知道林夕老弟异于常人?”

  “可是……就算那林夕少侠武功卓绝,但是杨老哥如何能够知道对方并非歹人?”

  “若是歹人,岂会和我推辞那么长时间的银钱,若是歹人……呵呵,说来不怕笑话,以林夕少侠的武功,若是歹人的话,我们商会队伍里面无人是其对手,他大可以杀光我们,所以林夕少侠定然不是歹人,值得我们好生对待!”

  话音落下,杨靖伸手拍了拍自己老兄弟的肩膀,然后端着他故意把肉捞进了碗里大半的肉汤,还有三张烤过的白面饼,送到了元荃休息的马车之前。

  对于杨靖和那护卫首领的话,虽然他们两个压低了声音,但是在元荃的面前,则是如在耳边诉说一般的清楚。

  因此他知道了杨靖的想法,倒是对于杨靖又多了三分欣赏。

  毕竟,心思缜密到了这种程度,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做到的了。

  接过食物,元荃道了声谢,便吃喝了起来,在谷底三个月,除了野果,就是野兔,最多偶然抓一条蛇,或者抓住本来就稀少的白鱼改善生活,不说这一大碗的猪肉和肉汤,光是那三张白面饼就足以让元荃大感满足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