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空仙缘 > 第三十八章醉了痴了赚到了
  “时光沙粒···时光沙粒···宇···宙···宙···”小姑娘没有理睬贺明阳,反而低着头沉思了起来。

  “哈哈!我知道了!”小姑娘欣喜的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兴奋的指着贺明阳:“在你的灵台里是不是有一件神器?它可以帮助你控制时间?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是不是!”

  “啊!”贺明阳没等来好处,却来了这晴天霹雳的一击,登时被击得目瞪口呆:完了,被这个小魔女给耍了。

  得到时光沙漏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贺明阳已经明了这时光沙漏是多么的神奇,对自己的修真之道有多么大的帮助,这是他要誓死相守的秘密,除了自己的父母亲,他绝对不会再对别人提起它。

  但是就在刚才,他这个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姑娘给轻易的套出来了,这比自己赤裸裸的站在她面前还要可怕。“妖怪!”现在的贺明阳甚至希望眼前的小姑娘还是这幻阁秘境中的怪兽王,即使击杀不了,至少它不会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

  可是眼前的小姑娘是活生生的人啊,打不打的过,杀不杀的了姑且不说,就算真的杀了,也不过是假的,人家出了幻阁秘境照样活蹦乱跳的,万一再找上门来,那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走!”贺明阳当机立断,利用时光沙漏给自己加持了速度,疾如闪电般的探手去抓《宙》书,希望拿到书后能够迅速的离开这个空间,远远的离开这个小恶魔,从此再不相见!

  “又想开溜!没那么容易!”小姑娘早就盯着贺明阳的一举一动,早早的就祭起宝贝白绫候在一旁了:“给我回来!”

  加持了速度的贺明阳虽快,但还是快不过那道白光,看到白光过来,贺明阳知道自己来不及抓《宙》书了,刚刚将三焰刀取在手中,就已经被捆上了,幸好拿着刀的右手还是自由的。

  贺明阳二话不说,举起三焰刀就对着白绫一通猛砍,即使砍不断也要显示他的宁死不屈!

  谁知刚砍了没几下,那白绫“呼!”的一下将三焰刀也裹上了,就听得小姑娘叱了一声:“断!”裹着三焰刀的那段白绫突然如极细的钢丝一般急遽的缩进。“叮叮当当······”只听得一阵的轻响,贺明阳手中的灵器三焰刀被那看似柔软轻薄的白绫给断成了十几截,叮叮当当的掉了一地。

  “呵!”贺明阳倒吸了一口凉气,冷汗全都出来了。那三焰刀可是上品灵器啊,但是在这条白绫面前却象豆腐一样。万一这小恶魔对自己也来个“断”,那自己岂不是也象三焰刀一样变成了十几截,死的不能再死了。其实死倒不怕,大不了被踢出幻阁秘境,可是这样那本看上去极其高大上的《宙》书自己就拿不到了。《宇》《宙》这两本天书岂不是白白便宜了这个小恶魔了!

  一想到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此时的贺明阳只记得自己所受的苦,忘了自己尝到的甜了)才搏到这天大的机缘,怎么甘心就此功亏一篑呢。“拼了!”这种受制于人,任人宰割的恶劣局势让贺明阳发动起全部的潜力,以最快的速度,最强的力量朝着小恶魔撞了过去。

  看着贺明阳好像一只巨大的蚕宝宝,沿着白绫飞快的打着转朝自己撞过来,小姑娘在心中大笑:太好玩了,这个傻小子还不知道,我的空间神器有着一个特别的功能,就是可以生成一个抗拒空间,只要修为比我低的,一靠近就会被弹回去。

  现在小姑娘已经发动了抗拒空间,准备让贺明阳从哪来的滚回到哪儿去,看你还敢欺负我不!

  可是任凭这小姑娘是如何的七巧玲珑心,如何的神机妙算,都想不到贺明阳的时光沙漏作为时间神器,也有着奇妙之处,那就是一旦贺明阳启动了时光沙漏,那加持在身上的神光就可以无视所有的仙术禁制,所有的屏障和限制就如同空气一般。而且她那个抗拒空间不但无效,反而还加大了吸引力,引得贺明阳更快速的撞向小姑娘。

  一个是横下一条心舍身一搏的少年,一个是智珠在握而显得气定神闲的少女,就这样“DUANG”的一声撞在了一起,只听“啊!”的一声,措不及防的小姑娘首先被撞到在地,而全身被绑的贺明阳也随之失去平衡倒在了小姑娘的身上!唯一还可以活动的右手则紧紧的搂住了小姑娘的香肩。

  近距离接触了,神秘的轻纱消失了,贺明阳终于看见了小恶魔的真正面目:一头乌黑油量的长发,不过现在却有些凌乱的披散着,白嫩细腻的肌肤,光洁的额头,远山翠枝般的黛眉现在却紧皱着,一双杏核明眸也瞪得大大的,还有修长的睫毛,似乎有些不可思议望着自己,精致挺翘的琼鼻,红艳艳的小嘴也因为惊讶张开着,露出了编贝一般的玉齿,粉腮玉肌,好一张妍丽到极致的俏颜,晶莹剔透中还带着出尘的仙气!虽然是一副受到了惊吓的表情,但还是让贺明阳看傻了眼。就是画卷中的仙女也不及这个小姑娘吧,而且这还是活生生的呢。

  还有那淡淡的清香也包裹着贺明阳,雅而不腻,胜似百花。看来之前贺明阳闻不到是因为小姑娘另有法门将体香包裹住了,没有泄漏出一丝来。此刻贺明阳不由自主的大口大口的用力吸着,这香味实在是太好闻了,一直香到了心田里去了,不知不觉中,贺明阳有些迷醉了。

  也许是一瞬,也许是许久,恍惚中的贺明阳只觉得脑门一痛,一直在灵台内按兵不动的时光沙漏居然自动的飞了出来,悬在了半空之中。与此同时,贺明阳看见一个满是玄奥图纹的罗盘也从小姑娘的脑后飞出,在空中与沙漏“磬!”的一声轻轻的碰了一下,犹如久别重逢的爱人一样,彼此紧挨着,相互摩擦着。然后一起围着贺明阳和小姑娘飞了三圈,似乎在给对方介绍自己的主人一样。

  就在这时,贺明阳一直想伸手去抓而总无法办到的《宙》书自动的飘到了时光沙漏的上空,再化为道道金光落入了沙漏之中。再一看身下的小姑娘,她那里也是一样,那本《宇》书也变成了白金色的光线进入了那个罗盘之中。最后那沙漏与罗盘各自发出“叮”的一声,似乎象打个招呼告别一样,各自回到了贺明阳和小姑娘的灵台之中。

  自从时光沙漏从灵台中飞出去开始,贺明阳就一直死死的盯着,直到《宙》书进到了沙漏里面,再返回到自己的灵台之后,贺明阳才好好的松了口气。失去时光沙漏,那还不是要了他的命嘛。

  回过神之后的贺明阳这才想起还被他压在身下的小姑娘,近!实在是太近了!近到两人的鼻尖都快要挨在了一起!近到贺明阳都已经能够感受到小姑娘口鼻中呼出的温润的香甜!就这样两人四目相对着,谁也不说话,就这么痴痴的看着···看着···。

  于是很自然的,就像果子熟了终会掉到地上一样,贺明阳的头低了下去,轻轻的吻在了小姑娘的香唇上,良久!舍不得分开!直到······

  直到在胸腹间挨了重重的两击,贺明阳被打的腾空飞起,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身后突然出现的时空之门给吸了出去,隐约间还听到了“啊·····”的尖叫声,好象是小姑娘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