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须弥界 > 第五十一章丘处机
  安排赵志敬下去休息,顾源、宁志明陷入了思索。

  “师兄,你说掌教师伯是个什么意思?”思索无果的宁志明终于开始问道。

  “我师傅去蒙古,我大概能猜出来做什么,虽然师傅不至于将全真教彻底绑在我们身上,但也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走漏风声,大概他去大漠是去见郭靖了吧!”

  “郭靖?郭靖是谁?”宁志明突然听到一个未曾听说过的人,而且看这情况,似乎自家掌教与师兄对认识这少年,一时疑惑非常。

  “没什么,只是关系到丘处机师叔的一段赌约而已。”随口应付过去了宁志明的探寻,顾源开始认真思考最有可能泄露消息的人——丘处机。

  “师兄,我隐约记得丘师伯有一个弟子是金人是吧?”

  “嗯!”顾源漫不经心的点头,似乎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其他地方。

  “那个弟子还是金国的赵王世子?”

  “嗯”

  “你说,丘师伯会不会……?”毕竟牵扯到长辈,宁志明面色凝重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顾源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我也在思索这事,只是这事情难说啊!”

  “师兄,我隐约听闻,丘师伯的这个弟子似乎并不是很得丘师伯喜爱,再加上这个弟子毕竟是个金人,我想丘师伯应该不会……”说道这里,宁志明说不下去了,胡乱臆测本就是兵家大忌,宁志明并非不懂得这些。

  “师弟,你有所不知,那个弟子另有来历,并非金人,丘师伯既然收其为徒,内心深处必然也有着三分爱护,我只担心,丘师伯纵然只想救他徒弟一个,相互牵连之下,恐怕……”想到杨康,想到包惜弱,顾源摇了摇头,可以肯定,若是杨康从丘处机身上发现怪异的地方,定然不会将其母置于险地,动了包惜弱,完颜洪烈不可能不被惊动,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丘师伯本身应该并不知道我们的进攻时间,我们是不是太过于杞人忧天了?”宁志明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哦,真的不知道吗?”顾源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宁志明,“我记得最近我们又从全真教征召了一批道人吧,充当我们的随军大夫和心灵指导,丘师伯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再加上最近我们又严禁军中之人外出,随时待命,以丘师伯的精明,看出蛛丝马迹并不为过。”

  “难道我们要重新制定计划吗?”宁志明跺了跺脚,气急败坏的说道。

  顾源闭上眼睛思索起来,宁志明在屋内来回的踱步……

  “不,我们按照计划来。”思索良久,顾源终于开口。

  “万一金国有准备,我们损失惨重怎么办?”宁志明问道。

  “所以我们要全力以赴了!”

  “全力以赴?”宁志明微惊,“那蒙古?”

  “管不得蒙古了,蒙古虽有控弦之士二十万,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打的下来也要能守住才行,蒙古大军可不善于守城,万一有变,我们要做好暂时让蒙古半壁江山的准备,待到打下金国,再从容收拾蒙古。”

  “那样一来,恐怕那半壁江山收回来也如同如今的河北一样了!”宁志明感慨道。

  蒙古确实是破坏性最大的种族,当初蒙古打下金国中都北京时,连下五城,逼得金国南迁,可是后来还是被金国收复回来,但收来的也不过是断壁颓垣,千里荒芜罢了,甚至为了不增加这个负担,干脆将之“分封”了出去,由此可见河北如今的凄凉景象。

  ……

  金国大都开封,赵王府。

  今日恰逢十五,朦胧的月光铺满了整个府邸,府邸之中虽不说是纤毫毕现,倒也无碍视觉。只是,今夜的赵王府似乎微微怪异起来,往日里,府中守卫可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纵然是黑夜,也不例外,只是今天,整个王府确是安静了许多,靠东的一侧虽不至于没有一个守卫,但较之以往少了太多,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残留的守卫只是吓吓无知的小民,难不住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

  这赵王府靠东的一侧非是其他,正是赵王世子杨康的居所,今夜如此不同也非其他,而是今夜是丘处机前来授教的日子。

  ……

  月色笼罩下,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王府东侧院墙上,几个起落,人已经悄然之间进入东侧杨康府邸的正院中。那人的影子从守卫身前飘过,只是待守卫去寻找时,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守卫大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一时只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是一个长款各约五十左右的演武场,地面上满布青砖,将整个场地铺就的连一丝缝隙都没有,演武场周围插着十几只火把,将整个演武场映得如同白昼一般,演武场的边沿有着两排兵器架子,只是让人疑惑的是,如今这些架子大多空空如也,唯有一个架子上慢慢的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剑,从剑鞘上来看,这些剑短的不过半臂长度,长的也有三尺,有厚重的,有轻灵的,有奇诡的,有普通的,只是让人疑惑的是,不管剑是什么形态,统统都是木剑。

  演武场中央站着一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已经剑眉星目,帅气的外表已经渐渐显露出来,只是,如今可是寒冬时节,这少年确是一副薄衫,脸上满是青紫,少年的眉头微蹙着,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俨然已经忘记了寒冷。

  ……

  “不错!”一个声音突然从少年身后传来,只听见这声音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来,这是你第一次按照我说的做!”

  “师……师傅……”,少年转身,颤抖的声音无疑显示了他目前的状态并不好,似乎是冻坏了。

  身后那人一惊,上前便抓住少年的左手号脉,“你在这站了多久?”

  “两……两个……时辰。”

  “冻坏了!”那人微微叹息,手上却不停歇,右手抵住少年的背部,真气顺着掌心缓缓流淌至少年身上。

  不大一会儿,少年脸色已经显出红晕,那人收掌,“以你的功夫,寒风中运转内功,一个时辰大抵是没有问题的,以后切不可如此任性,不识进退。”从那人嘴中吐出的话语虽然带着责备,但却是轻柔了许多。

  这人身着一身轻薄道袍,背上斜插一柄长剑,剑把上黄色丝条在风中左右摇晃,那道袍甚是轻薄,再加上宽大袖袍,完全是档不得风,御不得寒,只是这道人确是面色红润,丝毫不惧寒冷。

  这道人正是丘处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