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六十六节 发现目标
  j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他来的时候大概是为了避免蹒跚的脚步被人察觉,还有动作太大会牵引伤口,所以走路的动作显得很慢,如蜗牛一样的慢吞吞。但是离开的时候,他的动作已经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

  “搭档,”刚才一直保持沉默的高手突然在蓝牙耳机里问道。“你感觉到了吗?”

  “感觉到什么?”陆五一时不解。

  “那个‘反作用力’的效果……”高手沉吟了一下。“这么说吧,搭档,我可以做一个预言。”

  “你说预言?”陆五怀疑高手是不是用词错误了。不是“推测”和“猜测”?是“预言”?

  “别这样看我,我没说错。预言其实有三种类型。第一种可以称之为‘智慧侧’,绝大部分神谕就是这种。因为深刻洞悉整个世界的各个因素,所以可以根据现有的情况,经过计算推导出极大概率的结果,甚至是必然结果。第二种叫做‘命运侧’,之前我接触过不多,但是自从了解术士们之后,我就明白了。术士们可以根据命运的力量来推导未来,但是这种未来是可以被改变和扭转的,并不算很稳定。还有第三种,叫做‘时间侧’,搭档你可能了解不多,但我曾经在其他一些世界见识过……是的,时间的力量,这种预言归根结底就是通过某种超自然能力看到未来的画面片段。第一律术士也有类似的力量,不过我不确定小术士能不能做到。”

  “三种方式中,智慧侧的预言是最完整的,可以明了前因后果,但是准确率是最低的。因为归根结底,哪怕是很强大的神明,也不能算出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个意外。一只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就可能让结果出错。时间侧的预言是最不可理解的,就算是预言者自己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却是最准确的,因为这是世界本身给予的提示。命运侧的预言则是介于两者之间,术士们很擅长。”高手说道。“我这一次就是是智慧侧的预言,按照地球的通用说法,搭档,你躲过了一次劫数。”

  “啊?”

  “搭档,如果刚才你身边没有这种止血喷雾——需知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那么你会怎么做?”

  陆五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但是显然,他虽然不会答应j的那个继承人什么的,但是却也会乐意帮忙。这也不是什么危险和困难的事情(前面说过,就是买点药,然后搀扶着他走上一段路),任何人也可以做。再说了,别看j是个杀手,但是陆五对他其实挺有好感,之前他可是得到了j不止一次的帮忙,甚至是很关键的帮助。此外毕竟j杀的是东南亚那边岛国的人,对于那些人,作为一个中国人,陆五可是半点好感都欠奉。

  “所以你会帮他,然后,你就很正常的……被卷入一场有着显然生命危险的事件之中。”高手继续说道。“真的有敌人袭来的时候,这个敌人显然具备杀人的力量,而且是合乎情理——在完全符合这个世界逻辑的情况下——杀掉你。”

  “但是……我有魔力戒指啊。”陆五觉得不太相信。魔力戒指在异世界的战力评估中,可是比那些钢包铁裹的外骨骼装甲都更强大一些的。这可不是一把手枪能对付的东西。

  “不,搭档,你不懂……就像你的这个止血喷雾剂一样,它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它打破了这个世界本身的规律——也许你没有直观的感受到,但是确实就是如此。”

  “也就是说……按照地球原本的规矩和发展,我会死?”

  “是的,从这一点来说,搭档,你藏起来做宅男也没用。”高手说道。“术士们对‘命运’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有着各种解读,其中一种说法就是所谓命运就是一种……所有智慧生物的无意识之中形成的集合体,或者可以称之为一切意识的‘根源’。人类的每一个行动,对于它来说,都如同脑细胞的一次轻微活动。它本身是混乱的集合体,没有理性和智慧,只会做出一些本能的反应。这种理论可以解释术士们的魔力到底为何会生效,也可以解释为何用这种方法的改变会出现所谓的反噬。不过根据这种理论,搭档,很显然,依靠躲在家里不出门种招数是行不通的。”

  “也就是该来的终归会来的意思吗?躲来躲去是没用的?”

  “是的。如果按照我的推测,如果你这种刻意的躲避反而会产生‘憋大招’的效果。”高手也是叹了口气。

  “那么,任健为什么……”陆五还是想不通。

  “只能理解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了。”高手说道。“当然也可能是代表着他的位置够粗够大,一点稍微的挪移不会引起整体的高度反应。比方说……那个合同文件原本就会在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因为各种原因,回到他手上。琥珀的力量让他提前得到了……对他的命运的干涉虽然看上去大,但实际上却非常的小。”

  “那么她对我……”如果说和琥珀在一起有什么最大的危机的话,那就是陆五去那个地下赌场赢钱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琥珀还没有真正意义上进入地球,而陆五对她的意义又很大,所以琥珀是很不愿意让这么一个合作者“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她观测了陆五的命运,又做出了正确的预判。说实话,现在回忆起来,如果不是琥珀的预判,陆五虽然会觉得这种地下赌场会很黑,却也不一定能猜出他们居然黑到了这个地步。要知道,他虽然赢了不少钱,但他赢的钱对于赌场来说,真心不多。这种程度的小输赢赌场都不甘心,换个人都不相信啊。

  当然了,显然琥珀不会让自身承受那种反噬性后果。她有理由这么做,那个时候,她可是还在地球的世界界壁之外,面对着邪魅的追杀呢。原本就是打不赢的对手,如果还为了其他原因而受伤的话,估计连跑都跑不掉了。

  虽然琥珀认为陆五并不会因此受到太多的影响——但是根据高手的说法,哪怕术士们自己,实际上也没有真正理解第二律魔力的效果和副作用。现在有好几种理论并存,彼此相差很大。比如说这种修改命运的力量,有一种理论认为反作用力取决于术士们到底使用了什么程度的力量,越强大反作用力越大(琥珀显然就是认同这个理论)。另外一种理论认为反作用力的大小其实根本没有固定的,完全是一个随机数。当然还有认为这种神秘力量取决于术士们对命运扭曲的效果如何。当然还有其他。总之,琥珀虽然这么说了,但是其实不能肯定。

  陆五再次拿起任健之前给他留下的那一堆票券。对了,最近的就是明天要去的拍卖会门票。

  按照上面所说,这是一场“特邀”型的拍卖,不是那种面向全社会的普通拍卖,缴付保证金就有资格参加的类型。这次拍卖会无需缴付保证金,拥有邀请券本身就是你的经济实力被认可的证明(当然也只是一个噱头罢了)。而任健也说明了,这场拍卖会上会拍卖几件陆五打捞起来的海捞瓷——不过真正让陆五带琥珀参加的理由是这次拍卖会上会拍卖好几件珠宝,据说都是精品。

  不是那种古董珠宝,而是现代某个珠宝工艺大师(至于具体是谁,任健也不知道)制造的新品——哪怕没有历史价值,珠宝本身就有足够的收藏价值了。

  任健的意思很简单,让陆五买几件首饰送给琥珀——其实在任健看来,琥珀肯定是很有钱的,估计没兴趣去街上逛珠宝店——就算她要去,去的也是巴黎、伦敦之类世界级的珠宝中心,去购买卡地亚、梵克雅宝之类高端珠宝品牌的产品。就算再差,也会选择去bj、sh之类地方,而不会选择w市这么一个小地方。别看w市也有几百上千万人口,但是说到底也只是二三线城市罢了。普通的珠宝店肯定没有足够让琥珀心动的东西。但是这种拍卖会上就难说了。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珠宝,没有女人会讨厌男人给她买珠宝。

  ……

  朱华将又一份资料删除掉,然后从电脑屏幕前站起来。

  她又失败了一次,现在剩下的线索已经不多了——要么她必须扩大范围,脱离这个名为“中国”的国度,在更大的范围内寻找线索。要么……也许她的方法根本就是错误的。

  这个世界的超自然能力者隐藏的很深。是的。她原本以为只要他们群体数量会很多。显然,如果人数够多,时不时露出蛛丝马迹的事情总是难以避免的。但是看起来,也许他们的数量其实并不多……或者,他们的力量和术士们差别很大,亦或者,她从一开始就想歪了?

  外面的敲门声更急了,说明敲门的人心情很急躁。

  她打开门,看到的正是王大勇那张令人不爽的蠢脸。王大勇此时此刻满脸兴奋,身上有着隐隐的血腥味。之前朱华就记得他似乎一直想搞几次**解剖,看看这个世界的“人类”是不是真的也是人类,亦或者只是一个外形相似而内在不同的种族。看起来,他好像确实这么干了。因为通常来说,术士是不乐意让自己沾染上牺牲品的鲜血的,这种做法会显得迟钝、愚笨而且毫无优雅之处。

  说句实话,她实在想不出这么一个愚蠢又有着古怪**和好奇心的人会被派到一个异世界执行侦察的任务……如果是周大勇第一个来地球,她倒是觉得是很正确,很符合逻辑的命令。毕竟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却又没有能力要求的任务,派个没用的废物去执行才是正常的做法。莫非真的是针对她的一个阴谋?可是为什么他们会觉得她会如此的贪婪和没有脑子呢?难道她一直给人这种印象?

  她搞不懂,就像她不懂张乐为什么会觉得不断杀戮无辜可以达成他们的目标。

  “你……”她想开口说话,却直接被对方打断了。

  “准备一下,我们马上离开这里。”王大勇兴奋的说道。

  “离开这里?去哪?”

  “去w市,”王大勇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我们……我找到辉月术士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