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秦方士 > 第十一章问讯
  “停停停“,

  夹在崇祯和术士中间的秦言,眼见从争执演变为动真格的对抗急忙叫停。

  ”小兔崽子。今日要不是秦言,老夫扒了你的皮。“

  ”老货,老不羞。要不是秦师,我一拳崩掉你几颗门牙“。

  都知道在穹华殿肯定不能正真动起手来,何况今日还有林师在场。在他面前动手显然是不给他面子,自从林师真正到达人师之境界后,其在大秦的影响力也是与日俱曾的,抚虎须,权衡利弊,此时此地绝不是动手的机会。

  双方都知道这一点,刚好秦言在中间劝解。作为台阶,虽然脸色都不好看,但是也算下了。

  秦言道”陈长老,你消消火吧。今日虽是来问讯的,但是什么都不清楚前,还请不要妄下结论。林师在此,自然会有结果的“

  话虽公论,但是话中透漏出的林师在场的意思,却有些偏向出于弱势端的崇祯。

  ”崇祯,你也不要再和陈长老起哄啦。作为竹林的人,怎么就不能冷静点“,秦言特意将崇祯竹林子弟的身份报了出来,就是怕以后遭到陈姓长老的毒手迫害。

  也算是一种小小的警告。

  毕竟,竹林在大秦取足轻重,地位不同凡响。

  看到二人似乎都稍微冷静了一些,秦言也不便再说什么。只是担心崇祯以后的安危,陈长老在大秦的势力非同一般啊!

  “诸位,都坐吧”高坐的林师开口道。

  “陈长老,你不必多言。崇祯你说说吧,当日的情况”

  “是,林师。还是您好说话,不像有些人。自视甚高,搞的人摸狗样,实则确是另一幅面孔。这不知道是不是魔族的奸细,即使不是,也是奸邪之辈”。

  听到崇祯倒打一耙说自己是奸细,陈姓长老顿时又有点暴走的倾向。

  “你……”看到林师在问话,自己确实不便插嘴。一口闷火憋在心里,一会儿涨的脸色通红。

  “林师,当日,我只在竹林冥想修行。只是忽然好像神魂离体,化作几许清风在自然界游荡,行走万物之间。本来只是一片平静的,只是在一片苍茫大海上,看到了一团风暴在盘旋。浓烈的乌云在翻腾,好像有神龙在翻腾。随着风暴的加剧,自己也被吸引了进去。”

  ”你竟然知道神龙?“林师很是惊讶。神龙是天生的伟物,极其罕见,而且这一族还事关当年的那件事,现在更是不好评论。时间久远了,这一族留下的印记应该很少了。

  ”是的,林师。我在书阁的山海异志上面看到过。说是一种天生神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崇祯对林师的惊讶感到更为惊讶,龙作为天的象征,自古便是各朝各代的图腾,大明更不例外,自己自喻为天子隐喻为真龙天子,便是对龙的极为尊崇。以刚才林师的反应来看,此地似乎知道神龙的人似乎不是太多。

  ”你继续吧,后来如何?”

  “然后,我就心神聚类震荡不已。后来就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心神受到了较大的伤害,肉体却无恙”

  一种本能油然而生,崇祯并没有把擎天巨手和无边剑气对抗的事说出来。

  崇祯也在疑惑,自己打算全盘托出的时候,那一刻灵觉剧烈震动,似乎是一种的隐隐规则在抑制这种幸秘的出现以及本能的直觉,让崇祯觉得这件事现在不能告诉任何人。

  “陈长老,你对魔族最为了解,你觉得此事又何解释?”林师询问道。

  “魔族变化多端,心魔和天魔常常在方士修行的时候乘机钻入意志不坚的方士体内。方士在天人交感的时候被魔道入侵并不罕见,只是往往没有外物的影响,更不会出现当日那种把那个乌云压顶的现象。”

  “至于这小子所说的海上风暴,我觉得这可能都是他杜撰的,这小的身份不正,肯定有问题。”

  果然,一有机会王崇祯身上抹黑,陈姓长老绝不会放过。

  林师陷入沉思之中。“乌云风暴漩涡,神龙……”林师喃喃道。

  人分天人,地人。二人合一即为一个完整的人。天人又叫神魂,是一个身体的主导,地人又叫肉体,是神魂的寄居之地。传说只有到达传说中的大师才可以神魂长时间离体存在,肉体尚有自主意识。

  二者相辅相成既有区别,又是一个整体。天人灵性极足,易于贴近自然万物,是方士冥想化物,炼气化虚的根本。神魂冥想,感悟天地往往也是顺应大道自然,其中出现的一切,对现实的很有指导意义。

  片刻后,

  “你们都退下吧”。

  穹华殿前的广场。

  陈姓长老,没有说话,只是在离去时深重的看了崇祯一眼。

  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又何必乘一时之快,陈长老本为金修,自观境的修为,脾气火爆在大秦都是出了名的。你此番这般得罪他,以后怕是要找你麻烦。不过只要你身在竹林,他还不敢把你怎么样。只是以后你若要出去历练是得小心了”秦言道。

  “多谢秦师提醒,我会注意的,只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被人欺负到头上了,就要反击,管他什么身份。如果因为对方的身份,屈尊本心,唯唯诺诺低身下气。那还修什么道,化什么身,凡夫俗子尚且不如,又何谈与天争寿,大道长存”。

  被崇祯的一帆激昂的说词,秦言也有些动容。

  没想到这个修为不高的子弟,竟有如此志向,自己真是低看他了。是啊,方士与天地争寿,就要遵循本心,心于天齐。

  自己对这个子弟的看法真是越发的不一样了。

  ”也罢,你即如此,我也不必多说。以后在竹林和大秦如果遇到什么不便,不妨报上我的名字。就说是青竹林秦言,相比会有几分薄面。“

  ”多谢秦师“。

  经过一月余,竹屋有重新拔地而起。竹林的建材最是丰富,一茬茬的竹屋虽然没有宫殿精致,但却是透露着朴素的意味。更贴合自然。

  看到崇祯的第一眼,胖子便异常兴奋的上下打量着。时不时的嘴中嘀咕着什么又赚了。

  崇祯暗自道,这货什么时候这么热情了,这么关心我的安危?

  ”哈哈哈,我说怎么着。这小子平安回来了吧。给钱给钱“。

  同胖子一脸兴高采烈的表情相比,对面的秦升和田原还有几个子弟则显得很是沮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