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圣灵 > 第99章 卫星
  乌剑一连穿透了三位老人的身体,鲜血染红了青灵石阶。

  “啊……”

  残酷的事实几乎撕碎了所有亲人的心,眼看就要到了,眼看就要到了!

  这一刻的疼痛来的是如此的剧烈。

  “报仇……报仇……杀了他……杀了他……”

  一双双仇恨的眼睛,小孩、少年。

  “公羊辰……你给我出来……出来……”

  杀人者肆无忌惮的叫嚣,漫天邪灵更加兴奋,唧唧吱吱争前恐后的舔舐台阶上的血,抢夺死者的尸体、灵魂。

  一道青影,如冷月下的青松,清俊挺拔,一身劲装,一把竹剑,双眸平静的如这冬日的夜。

  今夜的公羊辰,格外沉默。

  千年大劫,生死难料。三位老祖放弃了府邸,退守神庙,他却没有前往。

  若只是孤身一人,他不会毫不犹豫,选择入神庙避难,可如今有一大家子,药老、舅舅、兀童、秋菊、公羊长耕、琴娘。

  他不能一走了之。

  公羊耀和公羊星被接走了,他没有阻拦,神庙更安全。

  柳万千回去了,他要去守护自己的父母,他们互道了一声保重。

  陈茉和小环早早就来了,当她们说要留在铜雀台时,他很惊讶,她们应该入神庙才是。

  公羊氏老祖公羊正前来苦苦相劝,可依然没有改变白衣神使的初衷。

  詹台飞云亦是如此,弟子朋友患难与共,他很高兴,又很担忧。

  后来,一波一波,来了很多人,他一个没有拒绝,至少这一刻这里比别处会多一分生机。

  他没有保住所有人的想法,更没有全身而退的自信,他只是个灵徒。

  老陈死了,另外两位老人也死了,死在了铜雀台,他没有愤怒。

  自己能不能活着尚且不知,身前身后的亲人朋友能不能活着他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要杀了墨岩,一定要杀了墨岩,因为他不是人。

  疾风弄影,一叶飘零……

  一片竹叶,飞射而去,青影随行,长发逆风。

  墨岩看着疾射而来的竹叶,头皮发麻,竹叶的杀伤力,他见识过,前日他占尽上风且被伤了,更何况如今。

  所以他极速飞退,两道剑气,炽烈如火,明明如月,两人拦截,赤衣庄扬、锦衣飞云。

  两位灵士怒目圆睁,狠下杀手,因为他不是人,他欺骗了所有人,他们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要是知道,绝不容他存活至今。

  乌剑喷射出浓郁的邪气笨拙应对两道剑气、两柄灵剑,有力而无技能,破除了剑气,却中了两剑。

  竹叶飞刀,浮光掠影,一闪而过。

  “啊……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天空。

  一叶之威,远胜一点。

  千剑一叶,对付一个左手用剑的残废,杀伤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包括一位虎视眈眈的老人。

  蓬!腐肉横飞,身体炸开,一道黑影脱壳而出,滴滴答答的血,散发着阵阵腥臭,引起了邪灵的哄抢。

  “该死!该死!你们通通该死!”

  一个缺一臂一腿男子面孔扭曲,怨毒吼叫。

  “是你!”

  庄扬庄四爷看清男子长相,挥剑飞斩,“该死的夜魔,好大的狗胆!”

  “啪!”

  暴烈的炽火剑气斩开邪气,赤红灵剑斩上了乌剑,一声脆响,乌剑断为两截。

  “啊……我的剑……你该死……哇哇哇哇哇哇……”

  断腿之痛,断剑之仇,彻底几乎逼疯了夜灵,他疯狂咆哮。

  无尽的邪灵如潮水一般漫延过来,庄扬被邪灵大潮逼退,公羊辰三人瞬间被吞没。

  密密麻麻的邪灵杀不尽杀,他们大肆杀戮不仅没有震住邪灵,反而令邪灵更加疯狂。

  “辰师,邪灵太多,不可久战!”

  詹台飞云一边挥剑,一边大喊。

  情势严峻,公羊辰沉声喊道:“退回去!舅舅!快退!”

  庄扬怒吼挥剑,朝铜雀台杀回。

  公羊辰手中竹剑如孔雀开屏散射而出,一剑化百剑,残影成扇。

  他剑剑爆头,只杀实体邪灵,至于扑上一条条扑向他的幽影,则被他身上的诛邪镇邪二符震散。

  “辰师!”

  “辰儿!”

  詹台飞云和庄扬杀了回来。

  “你们先退!”

  公羊辰不容置疑的下令,他身形一移,竹剑疾出,一片竹芒,截杀两人身后的邪灵。

  他留下断后,因为只有他能盯住隐在暗处的夜灵。

  两人稍稍迟疑,便快速退了回去。

  忽……

  黑影撕开邪灵大潮,扑向公羊辰,竹剑飞刺,一叶斜飞。

  嗤!

  锋利的爪子抓碎了竹叶,一爪流血,人面怪物被竹剑反震回去。

  这是一直残缺的怪物,人面、蝉翼、虎背、狼腰、鸟尾,四条手爪,伤了一只,缺了两只。

  怪物两眼红的滴血,满嘴细齿咬得咯吱咯吱,其中恨意可见一斑。

  也无二话,黑影咆哮扑下,青影冲天,死仇见面,唯杀而已。

  夜灵四爪齐出,邪气凌然,公羊辰一剑单飞,瞬息连出五剑。

  春秋杀!

  砰!砰!砰!砰!

  前四剑,剑爪交锋,后一剑,竹剑夺命。

  “哼……废物!”

  黑光一闪,夜灵被抓走,又被丢了出去,公羊辰眼前唯有一支蝉翼跌落,这是他第五剑的战果。

  “废物,都是废物!”

  铺天盖地的邪灵大气都不敢喘,夜,一瞬陷入了沉寂。

  “公羊辰,游龙剑主?”

  苍老又凄凉的声音响彻天地,天地同震,摄魂夺魄,整个铜雀台仿佛都在他的声音里颤抖。

  “出来,休要装神弄鬼!”

  公羊辰握紧竹剑,冷冽出声,耳中嗡鸣的不适被他压下。

  “呵呵!小家伙,脾气不小,那你便去死吧!”

  幽幽奚落之声方落,枯瘦的老手抓向了公羊辰脖子,五指如钩,邪气缭绕。

  “杀!杀!”

  竹剑暴起,仅仅两剑,竹剑便爆了,黑影咦了一声,手爪不变,继续向前。

  少年飞身后退。

  “小家伙,你是逃不出老夫手掌的!”

  他的手臂能伸长,他的手掌能变大,自己已经被罩住了,公羊辰心寒惊异,老怪物段数太高。

  “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

  花开花落耳鬓厮磨的琴曲,点点星光飞矢,大手被星光托起,星光下,一把旧琴,一张风霜面,两双岁月手,轻捻慢挑。

  “琴娘!”

  公羊辰站在星光下,一脸惊奇,怎么会是她?

  满面脂粉的琴娘抬头对他微微一笑,低头全心抚琴,手指间星光飞起,聚成了一颗星,守卫着星光下的少年。

  “夜空之下?”

  黑袍幽幽问道。

  “卫星使!”

  琴娘笑答。

  “他是?”

  “一星夜空令主。”

  “原来如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