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财 > 第1574章【董学斌出马!】
  市委。

  大院里。

  总共两拨人,市里的,省里的。

  董学斌站在自己妻子前面看着省里的人,他一出场就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这厮好像总有那种惊人的气魄,无论走到哪里都得让人瞠目结舌,比如他公然质问省里的考察团队说完话了吗,比如他居然用别把牙晒黑了来损贾副-省-长和周厅长等人,他那嘴确实有点太缺德了!

  牙?

  晒黑了?

  这是说人家张着嘴就没停过?

  好多人都听傻了,我去,哪儿有这么说省领导的呀!

  贾副-省-长看看他,周厅长和其他省里的工作人员则个个恼怒起来。

  “嘴巴干净点!”

  “你知道你跟谁说话呢吗?”

  “你谁啊?这里轮得到你说话?”

  “谢书记,夏市长,这就是你们夏兴市的工作方式吗?啊?”

  周厅长和几个干部都发飙了,有的怒斥董学斌,有的叱喝谢慧兰和夏兴市的人,他们这些天可没少视察,都是一个一个市里跑下去的,可是还从没见过有一个市像夏兴市这个样子,竟然敢公然跟省里的视察队伍叫板,诚然,周厅长和谢书记夏市长平级,甚至这次来的其他同志都没有谢书记他们级别高,但他们代表的可是省里啊,是上级,跟干部的行政级别是没有关系的,更何况带队的还是贾副-省-长这个省一级的领导呢,我们批评你们你们就得给我们听着,还敢顶嘴叫嚣?甚至语言里还带着些有侮辱倾向的字眼?你们什么意思啊?

  省里的人不干了。

  夏兴市的人却都没敢吭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把目光落到了谢慧兰和董学斌身上,只有离得远一些的机关干部和正在办公楼上惊呆看着的科员们才敢低声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

  “那不是书记的丈夫吗?”

  “唉哟喂,他怎么上去了?”

  “完了,这不是乱套了吗?”

  “批评省领导?我去,这……”

  夏兴市的人也同样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

  宣传部的高洁和刚才给董学斌送过果盘的市委办的干部也吃惊不已地望着董学斌,有点要晕倒的意思!

  可能是有人说话声大了,结果正好被省里的几个人听到了。

  “丈夫?”

  “他是谢书记家属?”

  “这什么跟什么啊!不是胡闹么!”

  这一传,周厅长和省里的人也都知道了!

  噢,合着闹了半天你连夏兴市的干部都不是?合着你就是市委书记的家属啊?胜利的人一听,更是来了气,这也太不把领导当回事了吧?你一个家属,工作时间本来就不应该在市委大院里待着,这里可是单位,是机关工作的地方,嘿,你不但没自觉,还站出来顶撞我们了?不就是说了你妻子几句吗?你妻子工作没做好,还不允许我们说了?你跟这里废什么话?

  什么人啊!

  搞的乌烟瘴气的!

  听到对方只是个家属,周厅长就懒得再和董学斌废话了,甚至都没再看他,直接对着谢慧兰道:“谢书记,你的家事,你自己处理吧。”说完就抱着肩膀看着她,全推给了谢慧兰,想让她自己大义灭亲了。

  夏兴市的人也看得明白,这事还真是董学斌站不住脚,妻子被批评了半天,心情大家倒是可以理解,他们其实也早有点看不下去了,省里这次来视察的人实在找茬的过了些,可就算看不下去也得看啊,谁让人家是领导呢,而一个市委书记的丈夫,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可以和市委书记划等号儿的,夫妻本是一体,不可能被当成普通的家属或者老百姓看待,可,可那是私底下啊,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潜规则,拿不到明面上来的,家属就是家属,怎么也不能掺和到这里来,更别说是面对一个比市委书记级别还高的副-省-长了,根本站不住理。

  董学斌站出来了,这事就不好办了。

  夏兴市的人都知道,谢书记可能要大义灭亲了,毕竟她丈夫说的话太不是时候了,也不是场合,这个责任肯定要谢书记来担的,等于在夏兴市被批评了的当口,这更是雪上加霜了。

  大家都情绪不太好。

  夏市长看看董学斌,也觉得他太冲动了,这样反倒更会连累你妻子和我们夏兴市遭殃啊,不过夏市长的情绪倒是没什么变化,可能是知道贾副-省-长他们针对的其实是谢慧兰而不是自己,或者是这件事很可能会对刚上任屁股还没坐稳的谢慧兰的威信产生很大影响,对夏市长来说,这并不是坏事吧。

  周厅长盯着她道:“谢书记!怎么处理?”

  贾副-省-长没说话,但也是看着谢慧兰的。

  所有省里的同志似乎都在等着谢慧兰给他们一个交代。

  可就在大家觉得自己肯定已经猜到结果和谢书记的处理方式时,谢慧兰却也语出惊人了!

  谢慧兰摊摊手,“很抱歉,我也没法处理。”

  “什么?”省里的人都是错愕了一下。

  周厅长火了,“他是你丈夫,你什么意思?”

  谢慧兰淡淡道:“他是我丈夫没错,但我可处理不了他。”

  无论是办公楼里的还是大院里的夏兴市的干部科员,听了谢书记这话,全是吸了一口冷气。

  夏市长也第一次愣了下。

  谁都以为谢书记要大义灭亲,就算不处罚的话,也会代表丈夫道一个歉吧?谁想谢慧兰居然没有,不但没有,居然还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处理不了她丈夫?您这也太护短了吧?这是要跟贾副-省-长周厅长等人翻脸吗?可您起码说的委婉一点啊,怎么直接就开口没法处理?

  后面一个省干部喝道:“好一个夏兴市!”

  谢慧兰很平静,“我说了,他的事我处理不了。”

  周厅长指着谢慧兰说不出话来,他没料对方竟这么强硬,你丈夫跟省领导叫板也就罢了,他可能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什么也不知道,可你呢?你一个市委书记,难道不知道这么说的后果吗??

  场面沉默了。

  局面在朝着一个大家谁也没有预料的方向发展,这是很少会发生的一个局面,所以一时间众人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都说完了?”一直没言声的董学斌终于开口了,看着省里的那些人道:“那该我说两句了。”

  夫唱妇随,妇唱夫随。

  夫妻俩这么一弄,愣是把场面给震住了。

  愣是占据了一丝气势上的优势,让很多人哑然不已。

  然而,更让大家震惊的还是在后面,董学斌多护短啊,那可是自己妻子,自己平常也只是抱怨她几句而已,都从来没舍得批评过她,麻痹,你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批评我媳妇儿?

  好!

  你不是爱训人吗?

  那我他妈也训训你!

  董学斌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工作作风从来都没改过,看着省里的人,一下就把刚刚的话回给了他们,“好一个视察队伍啊!你们自己看看你们自己!也让大家都看一看!威风啊!多威风啊!”见到省里的人变了脸色,有人黑着脸要怒斥,董学斌根本就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恼道:“想威风回你们自己家里耍去!跟你们孩子媳妇儿威风去!少跟这里丢人现眼!一个个的干什么呢!别跟我说视察!视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下面县市地区更好的开展工作!可你们呢?我一点也没从你们的视察里看到为下面市里好的意思!从头到尾都是在耍威风!在挑刺儿!”

  “你……”

  “你说什么?”

  省里的人都气疯了。

  周厅长他们也是黑着一张脸指着他。

  董学斌指了指自己的手表,冷声道:“你们自己看看几点了!已经快中午了!你们通知当地政斧是几点来?九点多!可你们几点到的?你们足足让夏兴市的同志们在院子里太阳下干等了你们近两个小时!一个市里有多少工作谁都知道!你们一个电话!大家就得在这里等着!甚至来晚了你们一个电话也不打,到了以后也没有说来晚的理由,好像夏兴市的同志都是应该的一样,这算什么道理?你们自己脸红不脸红?啊?省领导?省领导就能耽误地方工作了?省视察队伍就能理直气壮地迟到了?谁规定的!我看你们根本就不是来帮助和监督地方工作的!而是来给地方添乱的!我倒想问问你们了!这就是省里让你们来视察的意图?不是为了地方好!纯粹就为了让地方市什么工作也不能开展!就得眼巴巴地等着你们伺候着你们?啊?看看你们自己吧!我都替你们脸红!不知道视察的目的是什么回去自己翻一翻文件!还不知道或者看不懂的!好!那你们可以找我!我可以告诉你们!看你们一个个来这里耀武扬威的!你们这次视察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趁早给我回去!少耽误地方的同志开展工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