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能小农民 > 第489章治疗
  王小强见唐宛痛得都快虚脱了,心有不忍,便道:“可以,不过治疗效果会大打折扣。”

  听了这话,刘菊忆大喜过望,道:“那就行,快,快给她按……不……给她治疗。”

  情急之下,刘菊忆也是语无伦次了。

  唐宛这时候也松了一口气,

  王小强见二女都没有什么异议,便对刘菊忆道:“先把她扶到洗浴间清洗一下,然后把她扶到卧室床上,脱掉外面衣服,然后平躺下。”

  闻言,刘菊忆不敢怠慢,立即把唐宛搀扶到洗浴间清洗,然后又带至她的香闺床上,然后替她脱掉了外面的连衣裙。

  王小强随之走进去,馨香阵阵的卧室内,一张大床,横陈着一具凹凸有致曼妙无方凝白如玉光洁如丝的娇躯,

  饶是王小强,也感到呼吸急促。

  为了转移注意力,王小强的目光打量这房间,见墙上有几副西方油画,和姚白玉房间的油画有些类似……是西方古典油画。

  古典油画在整体上是油画语言诸因素共时综合运用的结果,但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艺术家在此基础上对某一个或几个因素特别注重,形成了不同的风格。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画家比较注重明暗法的运用,画中景物的暗部统一笼罩在阴影中,明暗交界线呈柔和的过渡,造就了画面集中而浑然的效果。L.达·芬奇的《岩间圣母》是这种风格的代表。同时期的尼德兰画家则清晰地刻画画中景物各个细部,景物之间是色彩的差别而非明暗的过渡,R.康平的三叶祭坛画《受胎告知》就细致地呈现室内外的所有景物。意大利的提香是第1个特别注重油画色彩表现力的画家,他在暗底子上作画,并常用明度接近、色相略异的明亮色彩构成富丽堂皇的金黄色调,透明颜料的多次复叠,忽厚忽薄的笔法,又使色彩与形体有机溶合,造就出质感效果。

  王小强卷了卷袖子。走到床前,对刘菊忆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什么?”刘菊忆美目圆睁,指着自已的鼻子道:“我,我也要出去?”

  “没错,”王小强断然道。

  “为……为什么?”刘菊忆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又有些古怪。她很是不解。

  “你在这里,会影响我的注意力。这套按柔手法,要一气呵成,中途不能有丝毫差池,否则会失败。”

  刘菊忆听了,即便很不愿,也只得乖乖地退出房间,临走之前,她附在王小强耳边道:“不许你占她便宜,否则我饶不了你。”

  “放心吧。”王小强一本正经地道:“我现在是一名医者,再美的女人。在我面前。也只是一个病人而已。”

  见王小强如此说,刘菊忆心内稍宽,自觉向门口走去。

  王小强吩咐道:“别忘了把门关上。”

  “什……什么?”刘菊忆心里又有了醋意:“还要关门,这……”心里虽然极是不愿。但为了老同学的生命安全。她还是非常听话地照办了。

  门关上。偌大的卧室,就剩下了两个人,只穿了三点式的唐宛。在床上躺着,她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以此压抑着腹部传来的阵阵疼痛,她紧闭着双眼,眼角有泪珠划落,不知道是因为疼痛所致还是屈辱的眼泪。

  “不要紧张,”王小强伸出手,一边用手指按`摩她的气海穴位,一边柔声安慰,这个时候,不能给病人心理上负担,否则她一紧张,治疗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可唐宛还是紧张。身子绷得像一张弓。

  为了能让她平静下来,王小强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便柔声讲起了她的病因及冶疗方法:

  “唐宛,你这种病,表面上是因为长期的内分泌不调所导致的月事紊乱,实际上,你这是典型的肝郁气滞所形成的气血不和,对于这种病,西医在临床上只按照月事不调来治,治不好就前面就给你安个“顽固姓”三个字,说什么顽固姓月事不调,比如一些西医所解决不了的病,前面总安个‘神经姓’,什么神经姓头痛,神经姓心脏病等等,其实,对于中医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

  说到这里,王小强的手指下移,在唐宛一阵紧张的心跳中,移到了肚下方三寸处,这地方是关元穴

  手法不乱地按摩着,王小强继续道:“当然,这种病中医能解决,也只能解决一时,解决不了一世,那么,你的病,谁能彻底解决呢,不是我,也不是其它的医生,而是你自已。”

  听到这里,唐宛一阵好奇,不过她没有发出疑问,因为这时,她惊奇地发现,自已的肚子已经不疼了,随着那手指的按压,还感觉肚腹暖暖的,。

  “旧时讲,酒色财气为人生四戒,最伤身体,酒香夺志,色满情`迷,财迷心窍,气断山河……从这四句形容词,就可以看出,气,也就是“生气,”是最要不得的,对人体的危害是最凶险的,三国周瑜,不就是气死的嘛!说它凶险,不但是因为气伤身体,还因为气不能止,一个人一旦生起气来,就很难终止,不由自主地一直气下去,无法自持。比之生气,前三样自然要好上许多,首先是酒,其它酒只要喝不过量,对身体还是有益处的,而色呢……咳咳……说明了就是贪恋美色,这种贪恋不但是讲****,也讲男色,武则天宠幸面首,慈禧银.乱后.宫,这都是贪恋男色的行为,万恶银为首,其实也不尽然,因为色对身体是有好处的……”

  听到这里,两朵红晕偷偷爬上唐宛的美颊。一个纯洁处子,在一个男人面前被他治病,还要听他讲什么,酒色财气,不脸红难堪才怪?

  王小强专注与按摩与演讲,并没有发现唐宛脸色的变化,他滔滔不绝地道:“男女之事可以治疗很多慢姓疾病,延缓衰老,对于男人来说,可以降低患心脑血管病的风险,对于女人来说,那就更重要了,首先,妇科病这种病,有时它起于不洁男女之事,也止于健康的男女之事,也就是说,规律健康的男女之事,可以治疗妇科病……当然,男女之事太过频繁,男人伤精,女人伤血,对身体都是大害,但比之于生气,男女之事对身体的伤害,还是要轻上许多,因为一场男女之事会消耗掉人的体力,做累了,自然就会终止……”

  王小强讲得吐沫星子乱飞,下面唐宛听得面红耳赤,门外,刘菊忆却是羞愤不已。

  其实,她出去后就一直守在门口,压根就没离开过,自已心爱的男人和自已的朋友在一间房间里,这不安全呀!

  她在静听卧室里的动静,一旦有什么异样的声音,她就准备破门而入。

  这时候,她突然警惕起来,耳朵贴在门上,恨不得钻进门内,因为她隐约听到王小强在讲什么“男女之事”怎么怎么着。现在,男女这两个字,对她来说,太敏感了!

  “财呢……”卧室内,王小强的手指在皮上又下移了一寸,这是中极穴,在腹部下方四寸,王小强的手指,边按边继续道:“现在我们来讲财对人身的伤害,俗语讲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迟自强的歌里唱的好,钱是杀人不眨眼的刀,没错,对人身的危害,财排在了第三位,现在上半辈子拼命挣钱下半辈子躺在医院里花钱的人比比皆事……唐宛,我现在说能彻底治你病的人,是你自已,你一定不反对了吧,如果我猜测的没错,酒.财.气,这三样你都沾了,而色字,你空缺了,对吧,你身为唐氏总裁,应酬是避免不了的吧,酒桌你不上也得上吧,酒不想喝也得喝吧,而且有时候喝少了也不行,找人代喝又显得没诚意,酒喝多了自然伤身,诚然,你不缺钱,但唐氏的几千名员工缺钱呀,你总不能撂下一个大分司不管吧,为了他们你也得拼命地挣钱呀,所以你得继续干下去,终曰操劳,不伤身才怪……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