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第一公子 > 第二六八章无妄之灾
  人心都是肉长的,在这些许天里,这王姓爷孙二人对自己也颇为照顾,更为重要的人家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救命之恩大于天,无论怎么报答都不为过。

  可是自己却一直不能留在这里,自己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是最淳朴的渔民,自己也不想让他们沾染世俗的俗气。

  外面的世界人心复杂,还是待在这里的好。

  赵承嗣想到以后如果江南收复,自己还会来看看,甚至会给他们改变一下生活,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忙碌。

  但是却不会进行大的改变,至于王灵儿,这几天的相处,感觉那小丫头好像对自己有意思。

  赵承嗣心中苦涩呀!

  到现在自己也只接触到两个女人,清雅和高琇莹。

  清雅不用说了,现在也不知道去了那里。

  高琇莹呢,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处置,反正觉得这丫头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还有就是这个王灵儿了,不过自己却没有那种想法,现在的他只想老老实实的完成唐国之行,会汴京。

  继续改变大宋王朝,改变大汉民族,为千秋之计,为子孙计。

  不知不觉天亮了,赵承嗣一夜无眠,等到来到这里的时候王爷爷正在院子里等着他。

  他招了招手,赵承嗣走过去。

  “王爷爷,您老怎么这么早。”

  老人家没有说话,摆摆手让赵承嗣走下,然后从身旁拿出来一件东西。

  那是一把剑!

  王爷爷拿出一把剑,正是赵承嗣当日落水之时佩戴的一把剑,怪不得赵承嗣一直没有见到原来是被王爷爷给收起来了。

  “我知道你早晚都要走的,这把剑还给你。”

  老人家叹了一口气,他早就知道赵承嗣不简单,昨晚赵承嗣说要离开的时是他,他也没有觉得奇怪。

  “我是叫你水生呢,还是称呼你真正的名字呢?”

  他不知道赵承嗣的真正的名字,但是绝对不是是水生,这个名字还是孙女取的呢!

  “爷爷你还是叫我水生吧,无论我是谁我都是你的水生。”

  赵承嗣接过老人手中的剑,看着他满脸的皱纹,觉得满是亲切。

  王灵儿也出现在了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赵承嗣。

  她也是一夜没睡,早早的起来了,她不知道赵承嗣什么是离开。

  更是害怕他一大早离开,所以她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现在心里最复杂的就是王灵儿了,昨晚水生说他要离开的时候,王灵儿的心都碎了。

  她在渔村从来没有接触过他这样的男子,用一句最时尚的话来说,那就是他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情窦初开的少女,自然喜欢能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呀,他注定要离开。

  现在的水生已经是赵承嗣了,没有以前那种憨厚的模样,反而英气勃发。

  灵儿的心里感觉到少了什么似的,眼神十分的复杂,整个人看上去也是漫不经心的。

  赵承嗣正想对灵儿说些什么,突然他听到远处了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按照声音判断来的人还是不少,这个时候谁会来这里,恩他还听到了刀兵碰撞的声音。

  正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突然一支箭射了过来,赵承嗣急速的躲避。

  随后赵承嗣就后悔了,他后面正是老人,正要回身,可是羽箭已经射中了老人。

  老人随即就倒在了地上,鲜血迅速的染红了他的胸前,赵承嗣立刻跑到了老人的身前。

  奇怪的是,只有这一支羽箭,并没有再放任何一箭,只是周围已经沾满了人。

  “爷爷你怎么样了?”灵儿哭号着。

  老人嘴里不断有鲜血溢出,眼看就要咽下最后一口气,不过老人脸上似乎没有痛苦。

  相反的脸上带着喜色:“灵儿爷爷没事,爷爷很快就能见到你奶奶了,我最不放心的还是你,我走了以后你怎么办?”

  老人艰难的看着赵承嗣,赵承嗣知道他有话对自己说,于是更加的靠近老人:

  “爷爷你有什么话就吩咐我吧!”

  赵承嗣知道老人这可能就是回光返照。

  “咳咳,水生当初从水里救出来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的人了,今天,今天我快不行了,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老人有用力的咳嗽了几下,眼泪不止的灵儿不停的帮他顺气:

  “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灵儿了,你你帮我好好的照顾她,我就把她托付给你了,千万不能让她受委屈,受……”

  老人的手垂了下来,已经没有任何的气息了。

  爷爷!

  灵儿撕心裂肺的喊道。

  赵承嗣见到老人已经去了,也是十分的伤心,毕竟这么长时间,老人都把他当成自己的孙子看待。

  “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灵儿的,不让他受一点的伤害。”

  说着他站了起来。

  目露寒光,手紧握着手中的宝剑,手臂上的青筋凸显,能表现出他内心的愤怒。

  赵承嗣从来没有显露出自己会武功,即使欧阳和上官两人也不知道赵承嗣会武功。

  本以为赵承嗣佩戴一把剑只是为了显示他的身份,毕竟武德使兼任素衣卫统领不会武功怎么能行呢?

  可是谁又能知道赵承嗣身具这个时代无法解释的往生经呢!

  他的身手没有在人前显露出,唯一的是一次是在武德司那个时候显示的是力气,也没有什么和称赞的。

  但是现在他却生气了,怒火烧遍了他的五脏六腑,这些人挑起了他的怒火。

  对面的人个个都是身着黑衣,就连脸上也不例外,被黑巾所包裹着,根本就看不出黑巾后面的面庞。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这里来?”

  虽然知道自己可能问不出来什么,但是赵承嗣还是不死心,希望能够找出蛛丝马迹。

  “我们是什么人就不劳烦你费心了,为什们会找你你下去去问阎王爷去吧。兄弟们准备。”

  领头的一个人,语气中带着冰冷。

  随着他的命令后面的人,已经张弓搭箭,只待他的一声令下就有可能将赵承嗣还有灵儿射成刺猬。

  赵承嗣看到他们弓箭就后背一阵发凉,自己好的身手还有可能躲过去,但是灵儿肯定没有命了。

  赵承嗣迅速的退到灵儿身前,灵儿此时还在为爷爷的死悲伤,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场中的情景。

  “预备……”

  那个领头的人,单手竖了起来,开始发令,当他的手放下的时候,就是万箭齐发的时候。

  “嗖嗖”

  一阵破空的声音传来,后面的好多人已经中箭倒在了地上,那些黑衣人,都纷纷向身后看去。

  只见在他的身后多了好多的人,个个都是全副武装,手中一人拿着一把手弩

  手弩上面放着三支羽箭,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黑衣人,赵承嗣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还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看到了欧阳平夷,不用说这些就是他带过来的。

  “尽量捉活的,我要看看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赵承嗣对着他们说道。

  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遇险,还不清楚是谁想要对付自己。

  前番自己在汴京被袭击,休养了,这一次如果不是碰到大捕鱼的灵儿爷孙两个,自己真就悲剧了。

  现在还有人追到这里想要他的命,连累老人被杀,赵承嗣心里真是是十分的内疚。

  不过更多的是愤怒,这是谁非得想要自己死,马善被骑,人善被欺,当自己真的好欺负。

  得到他命令的欧阳平夷等人立刻就下令,慢慢的向前方的黑衣人靠近,尽量想抓活口。

  不然的话,哪有这么麻烦,一轮箭下去这些人还不得全部挂掉,但是手持手弩的人并没有将弩放下。

  最前面的人将手弩依然对着前方的黑衣人,他们妄动的话,极有可能就万箭穿心。

  看着这不知道那从什么地方来的人,黑衣人一阵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己也有武器,不过人家有手弩一直对着这我们,不敢妄动呀,动辄就是死。

  不过也有人这样想,反正怎么都是死,还不如一拼,这样很可能有一线的生机。

  刚才赵承嗣不是说了吗。要抓活的那就是我们的一张护身符,所以还是一拼吧。

  于是有人就向赵承嗣奔去,还有的人向后面来的人发起了攻击,拼一拼有机会。

  可惜他们选错了地方,这次注定他们是要悲剧的,冲向赵承嗣的人被他含怒而杀。

  而冲向那些跟随者欧阳平夷来的人,更是找死,虽然赵承嗣说让留活口,但是你找死的话你另当别论了。

  剩下的一些人看到他们同伴的一些惨状,不由的心生惧意,乖乖的投降了。

  此时的灵儿已经哭得晕了过去,赵承嗣之后把他放在怀里,满脸泪痕,人见尤怜。

  “属下等人拜见统领,终于找到您了。”欧阳平夷言语中充满了欣喜。

  当然对于赵承嗣的称呼,欧阳平夷永远是特别的一个,总是称呼统领,其他人则是没有这个权力,他们多是称呼大人,或者统领大人。

  赵承嗣看到他也是感到很亲切,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了点头。

  “有劳你了了,麻烦你带人去审问一下这些人,看看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来行刺我,你的分筋错骨手这次可以用了。”

  赵承嗣说完将灵儿抱进屋内,将他轻轻的放在屋内,很是轻柔的给他抹去脸上的泪痕。

  赵承嗣现在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先是让人给老人换上干净的衣服,再有就是为老人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

  这些很快就办好了,因为再晚的话就有官府来了。

  将老人下葬,赵承嗣他们一行人就走了,唐国官府姗姗来迟,看到王灵儿家中的尸体,县令也眉头紧皱,这事情闹大,立刻让人去查这些人的身份,并且将当地的保长找来,了解一下这家人的情况。

  他们来到素衣卫的一处秘密场所。

  这时候欧阳平夷走了过来,向赵承嗣行了一礼:

  “统领,我等无能这些刺客似乎受过特殊的训练,拒不招供……”欧阳平夷说着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可是赵承嗣看最重的人,可是就连审问这件小事都做不好,这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哼,待我去看看,他们的嘴是有多硬。”

  赵承嗣面带寒霜,不是对着欧阳平夷的,而是冲着那些刺客去的。欧阳平夷心里也是一寒,认识赵承嗣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赵承嗣走进一个临时用作刑房的房间,十几个人在里面是有点拥挤的感觉。

  地面上躺着几个人,看上去软绵绵的,好像是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一般。

  这些人就是被刘红庆的分筋错骨手把全身的骨头给拆散了,还有旁边的一些人都被打得皮开肉绽的。

  这些人还算硬气,都没有一个人说出是受谁指使的,不知道是他们是真的硬气,还是其他的什么。

  “我只问一遍,是谁让你们来的,否则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赵承嗣一脸平静。

  任谁都能听出来平静的的神情下面是,是不容怀疑的决绝,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但是赵承嗣注意到所有人的眼光都有意无意的飘向左边的第二个人,看来这个家伙就是他们的头了。

  赵承嗣走到他的跟前:“你说?”双眼透露出实质性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可是这个人,却将头扭到了一边,嘴里还发出哼的声音。

  按照赵承嗣以前的性格,一定会恩威并施,但是经历过一连串的被人暗算,他的心已经变了,完全变了。

  见到这个人此时还在为他的主子卖命,一怒之下,抽出随身的宝剑,一颗大好的头脑就这样滚到了他的脚下。

  几个被绑着的刺客看到这里也是,不寒而栗,赵承嗣并没有因此停手,又顺手砍掉了两个人的脑袋,看他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刽子手。

  还有等在再问一遍,有人就开始求饶了,因为再不求饶,下一个可能就是他了,于是竹筒倒豆子般的一股脑的全部都说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