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鉴赏家 > 第一百九十章赝品
  庞中华朝赵天明露出一个笑容,但赵天明能看出,里面暗含着阴险。而郝老头,同样嘿嘿一笑,明目张胆的幸灾乐祸。

  刚才,你不是玩得我们很爽的?这回,让你也尝一尝滋味。

  那枚古币,很快就送到庞中华手中。庞中华还是一如既往,按照他的手段来,先用科学仪器测量物质本身。

  他认为,万变不离其宗!无论你变成怎么样,本质是改变不了的。

  比如,一件物品,它的物质成分,是属于哪个朝代的,它就是那个朝代,几乎不可能用造假的方式,将物质的年份做旧。

  能做旧的,只是物件表象而已。

  因此,追求本质,是庞中华的核心鉴定思想。他的所有本事,都是以物质本身为基础,是真是假,往往依靠仪器测量,就能搞清楚。

  他手上的这件科学仪器,是他花了不少钱,在国外让人定做的,能初步分析物质的年份。

  检查还没有两分钟,他就放下自己的仪器,将古币随意扔在桌子上。所有人一惊,这种表现,几乎就是断定,那是赝品了呀!

  台上,小郑也是心中一突,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我来说几句吧!先问问持宝人,你知道这枚钱币为什么叫布吗?”庞中华询问道。

  啊?

  小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叫三孔布,三孔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叫布?明明是铜铁等金属的。

  “不知道吧?那我来告诉大家吧!在春秋战国时期,钱币通常称之为布币。”

  布币,因形状似铲,又称铲布,从青铜农具镈演变而来,是中国春秋战国时期流通于中原诸国的铲状铜币。铲状工具曾是民间交易的媒介,故最早出现的铸币铸成铲状。

  最初的布币,保留着其作为工具的模样,留有装柄的的銎,原始而厚重,后来逐渐减轻,变薄,变小,币身完全成为片状,便于铸造和携带。

  “布本为麻布之意,麻布也是交易媒介之一。当铜币出现后,人们因受长期习惯的影响,仍称铜钱为布。”庞中华说道。

  布币可分为两大类,分别是空首布与平首布。其中空首布可分为平肩弧足空首布,斜肩弧足空首布,耸肩尖足空首布;平首布可分为釿布,锐角布,方足布,尖足布,圆足布,三孔布。

  “这些布币当中,最珍贵的,无疑就是我们提及的三孔布。模样,大家都可以看到,就是这样的。”他捡起那枚货币,高举,让大家看一看。

  “假如,它是真品的话。那么,我要恭喜你,你发大财了。别说少奋斗几年,少奋斗几十年都没问题。三孔布,曾经拍出三百多万的天价,现在就更加不必说。”庞中华跟大家说道。

  台上,站在小郑身边的主持人,惊讶道:“如此说来,那是一件赝品?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庞中华还跟大家解释,当代钱币学家根据各种钱币的珍稀程度,并以现在钱币收藏市场的行情为依据,把古钱币分为十个档次,即:一级大珍、二级列、三级罕贵、四级罕、五级稀罕、六级稀、七级甚少、八级少、九级较多、十级多泛。

  “三孔布,就被列为一级大珍。你这一枚嘛!像模像样。可是,很遗憾,它是一件赝品。别看它生了锈,有铜绿,感觉很老。但,那都是做旧的表现。”他说道。

  赵天明明显看出,小郑脸上的失落。

  或许,那枚古币,真的寄托了他很大的期望。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现场的观众,都感到可惜。当然,也有些见不得别人好的观众,听到这个消息,反而松了口气,心宽了许多。

  “刚才,我们老前辈郝老也说过,古币是最容易坑人的收藏品。在这里摔跟头,并不可耻,就当是交学费吧!反正也就是二十元拿到手的。以后,遇到这种稀有品种的古币,千万不要冲动,冷静去推敲。”庞中华同样说得没完没了。

  不过,还是友情地提到了郝老头,省得他一会尴尬。至于赵天明,嘿嘿!没你份,你就安安静静做个美男子吧!

  他继续说:“不讲清楚,可能你还不服气。首先,我们看这层铜绿,就能一锤定音。”

  “在春秋战国时期,古钱币都是青铜铸造的。那时候,炼铁是高难度的技术,还没有成熟,铜也不好提纯,所以那时候的金属,其实是一块掺杂很多中金属的合金。按照那个时候的合金成分来分析,它们产生的铜绿,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指出,不同时期,不同金属成分的铜绿表现。

  “那么,结果就很明显,这枚所谓的古币,它就是一枚批量生产的赝品,成本两块钱都不到。二十元,亏了。不过,相信在场的,大家都亏得起。”

  说完,他把古币移到旁边郝老头面前:“你老来看看。”

  郝老头翻白眼,假货还看什么?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这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不知道尊老爱幼!

  他装模作样,瞧了几眼,然后扔到赵天明面前:“没什么好看的,就一枚赝品。刚才,庞专家已经说得很清楚。”

  郝老头看了眼台上失落的小郑,心里冷笑:又是一个做白日梦的家伙!没有本事,还学别人玩收藏,自取其辱!

  “三孔布,要是我遇到,我看都不看一眼。知道为什么三孔布几年前就拍出三百多万的天价吗?那是唯一发现的一枚孤品。

  这么出名的古钱币,如果是真的,早就被人抢走了。古钱币珍贵品种太容易分辨,一看就知道这种类型的古币值不值钱。如果是珍贵的品种,人家还不检查得清清楚楚?真的话,早就被拿走。”

  虽然自己也觉得,假货没什么好看的了。可他还是扔到赵天明面前,让赵天明也点评几句,看他这回尴尬不尴尬!

  “小赵,你眼力向来毒辣著称,你瞧几眼,说不定是我们打眼了呢?”

  得!这话,谁都听得出是在恶心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