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三百六十九章挥发
  “机会来了!”

  一番设计,聂云就是让他们战斗,此时见打的如火如荼,轻轻一笑,几个起落就来到之前的那个院子,一纵身就从挖好的洞口钻了进去。

  不一会就再次来到宝库前面。

  “你们在上面打着,我先将宝贝拿出来再说!”

  玄钰之剑在手,聂云再无顾忌,猛地一剑就劈了上去。

  轰隆!

  碎石迸溅,整个地下室就出现了一个豁口。

  “这里比暮霈山庄宝贝多多了,这个葫芦更大!”

  从豁口进去,聂云一眼就看到正前方一个更大的葫芦,足有半人多高,里面散发出和之前那个葫芦一样的气息,令人浑身肌肉跳动,似乎随时都会跳出来。

  “玉牌沟通,抓取!”

  故技重施,聂云这次直接拿出玉牌,与葫芦沟通,大手一抓,用尽了力量一眨眼功夫就将大葫芦也收进了紫华洞府。

  “这里的宝贝也都给我拿来吧,灵石、丹药、灵兵,发财了!”

  收走葫芦,随意扫了一眼,发现这地方连一个皇族上品兵器都没有,居然全都是灵兵,足有数百件之多,还有灵石,下品灵石好几万枚,中品灵石两三百枚,兴奋的一声长呼,灵级中期的灵魂席卷,一眨眼功夫就将房间内的东西,搬了个干净!

  “快走吧,慕钉那个老家伙都快疯了!”

  将东西全部收走,聂云天眼透过地面向上看去,只见刚才自己破开密室已经惊动了慕钉,此时的他也顾不得和慕启战斗,飞快向这边敢来。

  只不过,他要走慕启又怎么可能让他离开,穷追不舍,拼命攻击!

  “慕启,你个老匹夫,竟然故意惹我战斗,偷我宝库,我今天和你拼了!”

  “贼喊捉贼,你杀了我的孙子,竟然说我偷你宝库,你他妈找死老子什么时候偷你宝库了,偷你们的宝库啊!”

  两大高手胶着在一起,吼声如潮,各种武技碰撞,法力沸腾,空中如同释放着璀璨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古城之城。

  看了一眼,知道双方交战虽然难舍难分,但慕钉一心想走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来到这里,当下也不犹豫,顺着砸出的通道就窜了出来。

  边走边将通道砸踏,同时玄钰之剑剑气纵横,四面八法都打出新的通道,然后再次弄塌。

  这样一条通道就乱七八糟,出现了无数岔路,就算对方找到,想要追过来,也不知猴年马月了。

  处理完一切痕迹,聂云离开了小院,回到了自己的梨萱亭。

  “呵呵,就让慕杰在这里继续装我,我先回去研究一下灵犀泉水!”

  再次在慕杰身体内输入一道伪装之气,聂云一晃就进入了紫华洞府。

  紫华洞府是一种法宝,能够自由变大变小聂云进入后,完全可以让其变成一个细小的微尘,就算元圣境强者用灵魂细细清扫也未必发现!

  紫华洞府内。

  聂云站在两个葫芦跟前。

  “嗯?好像有些不对劲?怎么这个葫芦里的气息减弱了这么多?”

  来到两个葫芦跟前,聂云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这两个葫芦不停散佚出一股令人肌肉兴奋的气息,兴奋剂一般,让人精神抖擞,体内气血运行速度加快。

  而现在,不知为何,这种令人兴奋的气息竟然比在外面时减弱了!

  虽然减弱的非常微小但聂云是什么人?灵魂达到灵级中期,就算两根头发丝都能分辨出不同,别说这种气息了!

  才将葫芦放进紫华洞府一会,气息就减弱了不少,如果这样继续下去,葫芦内灵犀泉水岂不很快就会失去效用?

  “慕霞,你感觉出异常了没?”

  生怕自己感觉错了,聂云连忙将慕霞找了过来。

  “好像葫芦里的气息在逐渐减弱心慕霞感应了一下,也发现了不对劲。

  “不错,的确是在减弱!”见她也感应出来,聂云一阵疑惑。

  自己进入对方的宝库后,直接将葫芦就拿了过来,并没什么特别啊,怎么会这样?

  “我好像听说,灵犀泉水遇到空气就是散发,必须使用一种特殊的东西盛放,不过这东西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慕霞想起自己知道的消息,说道。

  “必须用特殊的东西盛放?应该就是这两个葫芦了,我也没换其他东西盛放啊”……不对,难道是那些黑色的石头?”

  话说到一半,聂云脑中灵光一现,突然想起了一样东西。

  蝶翼山庄、暮碣山庄盛放这个葫芦的密室都是有那种自己天眼看不透的石头组成,难道这才是关键?

  如果真是这样,之前蝶翼山庄地下室布胃报警的禁制就能说得通了!

  黑石能防止灵犀泉水散发,一旦出现一点缝隙,就会让这种珍贵的宝贝消失殆尽,为了不出现纸漏,自然要设置这种密密麻麻能够警报的禁制!

  这就和水缸一样,一旦水缸泄露,哪怕再小的缝隙,蚁溃长堤,也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当初觉得黑石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没拿,现在慕钉、慕启的战斗也进行差不多了,难道让我再去偷?可不偷的话,这些灵犀泉水早晚都会散干净……该怎么办?”

  想明白怎么回事,聂云一阵郁闷,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己设定计谋这才引的两大庄主上钩,大打出手,现在二人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贸然冲过去就等于自任其事,别说将那些黑石偷出来,恐怕一出现就会被所有人追着打!

  灵犀泉水重如泰山,不领悟奥秘,与其心灵想通,别说给别人使用,就算自己拿上一滴也活活被压死还谈什么功效?

  不去的话,辛辛苦苦偷了这么多灵犀泉水,打算让弟弟肌肉增加活姓,恐怕还没来得及实验,就已经挥发干净了!

  一时间聂云陷入了困境。

  “嗯,对了,慕岩刚好被我杀了,我就伪禁成慕岩的样子,赶过去看看,顺便看看能不能偷来些黑石!”

  心中一动,聂云想到一个办法,伪装之气滚动,整个人的容貌再次改变,变成了慕岩。

  这地方没有灵魂玉简之类的东西,慕岩虽然死了,却没人知道,正好自己可以利用这个空隙,借助他的身体办成此事。

  从紫华洞府出来,聂云悄悄出了梨萱亭,大步向庄主院落飞掠而去。

  这次并没有掩饰气息,反正慕岩是蝶翼山庄的管家,族内出现这么大的事,不出现反倒令人惊奇。

  一路毫无遮掩,遇上了很多人,不过聂云也不说话,只是随意点了点头,就继续向前。

  慕钉和慕启的战斗果然结束了,庄主居住的院落此时变成了废墟,空气中到处弥散着战斗的气味,元圣境特有的力量依旧蜷伏在空中,似乎随时都会燃烧。

  “你们家族宝库被人偷了,关我屁事?想赖到我头上,也要看你拳头够不够硬!”

  还没进入院子,就听到一声大吼,声音带有怒意,不过更多的是畅快,似乎蝶翼山庄宝库被人偷了,他非常高兴。

  “你……城主,你要给我做主,今天这件事,绝对和他有关,动我蝶翼山庄根基,我跟他不死不休!”

  又一声长啸,语气中带着浓烈的恨意,似乎恨不得将偷东西的人拨皮剔骨。

  “城主?难怪不打了,看来城主到了……”

  听到两声话语,聂云知道二人闹得动静太大,已经惊动了城主。

  城主灵魂境界和自己一样,自己本尊伪装出现,对方也肯定看不出来,倒也不用害怕。

  “好了,二位都别吵了,我看你们应该是中了别人的圈套,这个人冒充慕钉先到暮霄山庄击杀慕相,然后再跑到这里祸水东引,趁机盗取宝藏,好深的心机,好厉害的手段!”

  不愧是庄主,听完二人的解释,沉思了一会,就想通了事情的关键,缓缓说道。

  “这家伙真够厉害的!”

  外面的聂云暗暗点头。

  自己做的这件事并不复杂,不过这么快就能想通,这个城主真不简单。

  “我们中了别人圈套?可恶,是你们谁干的?”

  慕钉、慕启也都不傻,听到城主解释,想了一下也就恍然,眼睛扫过剩下几个人,声音阴寒。

  五大山庄各自为政,都是表面合适,背地里捣鬼这下一石二鸟,让蝶翼、暮霭争斗,他们坐收渔人之利,的确够狠!

  “呵呵,你们狗咬狗一嘴毛,别弄到我身上,老子刚才还在睡觉,被你们硬生生吵醒的!”

  “我也是,两个老家伙一大把年纪竟然被这样简单的计策骗了,我看你们也不用活了,直接跳粪坑淹死算了!”

  “丢人啊,想要诬赖,要先找到证据,没有证据,一切都是扯淡,我们可没有阀工夫陪你们闹腾!”

  三大庄主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见慕钉、慕启语气不善,各自冷哼。

  “我不管是你们谁干的!要是被我查出来,我就算死也绝不让你好过!

  看着通道中的地下室已经被洗劫一空,慕钉眼泪哗哗的,气得哇哇乱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