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世妖圣 > 第十六章:我就是想救你
  众人纷纷向外退去,罗修那一身怪异造型也恢复了原样。原本拖地的白发也变回了墨色,身上的符文也退了下去。

  “当心!不要碰到那粘液!会有腐蚀!”

  眼见白敏要去碰,罗修大声的喝止。

  “多谢相救!敢问兄台高姓大名!他日定当有所回报!”

  文博一身脏的站了出来,举剑施礼,若不是罗修还真一时想不到办法怎么击退那些虫子。

  “客气!”

  罗修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我们带师姐出去吧!”

  白敏扶着上官清一路往外走。

  “毒液需要尽快的清理,不然深入骨髓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了。”

  “敢问罗公子可有办法救我师姐?”

  “六级雪寄虫的毒液不同寻常。”

  罗修一脸正经的说着。

  “可有办法救治!如果公子有办法还请告知!”

  白敏一双浓眉紧皱,焦急就写在脸上。当初在酒馆那凌人的气势荡然无存。

  “跟我走!”

  罗修从怀里拿出一粒丹药塞进上官清嘴里,她的气息暂且平稳了。

  一行人在茫茫雪地里就这么跟着罗修走。

  “吱~”

  一阵雪风灌了进来,里面的旅客都不禁缩了缩脖子。

  罗修一行人直接往楼上走,前前后后总有七八个,“准备些干净的布,烧点热水,库房里的药箱拿来!”

  楼下的人都看的一愣一愣的,什么情况?这么多天云门的人。

  小二们听见老板吩咐马上就去准备了,然后送去房里,一屋子除了罗修全部都是天云门的人。

  “来,将她放床上。”

  白敏依话,小心的将上官清放下。

  罗修坐在床沿,伸出手开始解开上官清的衣衫。

  “罗公子!”白敏喊住了他,罗修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男女有别,还是我来吧。”

  “呵!那行!抬回去让你们师父救去!我也是脑子犯浑才会救她!”

  罗修一甩手,顾自的在桌边喝起茶来。

  “不是的···公子····”

  白敏这下急了,在边上极力的解释,可是罗修就是不理她。

  “罗公子!师姐已经这样苦苦哀求,你也别欺人太甚了!”

  文博有点看不下去了,天云门的人还从来没对谁这么低声下气过。

  “师弟!”

  白敏示意文博不要再说了。

  “你有空在这里跟我抬杠,不要忘了雪地一个山洞里好像还有个叫文君的人。”

  “文君?!”

  文博眼神突然来劲,“你见过文君!?”

  “你去问她。”

  罗修一边喝着茶一边指着白敏。

  “你怎么知道我们路上救了文君?你跟踪我们!”

  “是!若不是跟踪你们,今儿就全赔在那妖窟里了。”

  “上官姑娘我会处理好,保证活蹦乱跳,你再不去接你另一个姐妹,等下天黑了就真不好找了!”

  罗修说着话,将药箱里的瓶瓶罐罐全部摆了出来。

  “这·····”

  “师姐,这····”

  白敏内心激烈的斗争了一番,“罗公子!师姐就拜托你了!”

  “恩!”

  天云门的人又齐齐的离开了酒馆。

  罗修扶起上官清,将她的衣衫褪下,小二多拿了几个碳盘进来,外面寒风四起,这屋内却是暖和的很。

  想不到这冷若冰霜的脸下,竟然会有如此傲人的身材。仔细查看那左背,腐蚀得甚是厉害,沾到的地方都成了絮状,罗修伸手去碰了下,已经做好打算,顶多切块肉,但是自己的指尖沾到那毒液似乎一点也没有起变化。

  罗修将自家带出来的药粉倒在水里,搅匀后,拧了毛巾为她冲洗。

  “啊!”

  那药水一沾到伤口,那种钻心的痛将上官清瞬间清醒。

  “不要动!”

  罗修一只大手按着她,一边不停的给她冲洗,反反复复好几遍,终于是将表面的残留毒液冲洗干净了。

  “啊额!”

  上官清极力的忍着,犹如尖刀在背上刮一般生疼。只是冲洗下伤口就将她疼得大汗淋漓,面色惨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好了,算是初步冲洗干净。”

  罗修一边擦着手一边说着。

  “你·····啊!”

  上官清撑着坐起身来,竟然发现自己裸着上身,一把抓过被子挡在胸前。

  “喝点水吧!”

  罗修为她倒了一杯热茶。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罗修的脸上。

  “呵呵~好心没好报呀!”

  舌头顶着腮帮子,这女人下手真狠!

  “色狼!你趁人之危!咳咳咳”

  “不就是个女人么,有什么稀奇的,你难不成比别人多点什么?好心救你,还被你打。”

  罗修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也不说什么话,脸上的五条手印开始显现出来。

  “咳咳咳!”

  情绪过于激动,上官清忍不住咳起来。

  罗修拿过衣服披在她身上,又将热茶端了过来。

  “喝吧,都咳成这样!”

  上官清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将罗修递来的热茶喝了。

  “你好好休息!我答应了你师妹,会让你活蹦乱跳。”

  一字一句甚为坚定,说罢,将一应的污物都收了起来端着盆去了屋外。

  屋内只剩上官清一人静静的躺着,毒液残留在体内,让她一直低烧不断,恍恍惚惚的。

  “老板~吃饭。”

  小二们将好酒好菜都端了上来。

  罗修只是喝着酒,眼睛盯着酒杯,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老板!想啥呢?那娘们你收了?”

  “啪!”重重的一掌拍在脑门上,“平时怎么教你们的?!都给我放尊重点!”

  突然眼光一闪,好像想到了什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大半夜的推门而出。

  自己养伤的这些日子也没有闲着,虽然这个家让他很不舒服,可是里面上等的药材还是有很多的,必要的时候还是得回去拿。所以,曾经的小道又拓展了一下,酒馆后面的酒窖里就有直通的密道。

  一路来到曾经熟悉的地方,罗修熟门熟路的就走向地下三层,那里是整个家族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

  来到一扇花纹大石门面前,罗修顺手的将两根指头插在了守门兽的眼睛里,石门嘎的就转开了。

  里面存放着罗氏一族的历史还有许多奇珍异宝。罗修直接向丹药房走去,印象中应该有一种万灵的解毒药,不知那一瓶呢?

  “三少爷,好久不见!”

  背后突然有人出现,惊得罗修赶紧转身。

  “那····那伯。”

  “呵呵呵~三少爷长大了,当年离开家的时候只有这么点高。”

  一位白发白须身材奇长的老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找什么呢?跟那伯说说。”

  “我····”

  “哈哈哈!支支吾吾可不像你。”

  “以前听大伯说有一种解毒的灵药,我一朋友被六级的雪寄虫毒液所害,需要解毒。”

  “六级的雪寄虫?去了妖窟?”

  那伯浑浊的眼睛突然放出光来。

  “是!”

  那伯转身走了几步,从一个檀木盒子里找出一盒药来,打开盖子黑乎乎的一坨。

  “这就是了。”递到罗修面前。

  “雪寄虫的毒液必须要清干净,不能留在体内,不然,这个药膏一敷上去反而会加速毒液的循环,人会死的更快,要切记!”

  那伯将药交到罗修手中。

  罗修拿了药往包里一塞转身就走。

  “三少爷,如果今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我会帮你保密的!”

  那伯摸着胡子,看着罗修离去。真是个倔强又讲义气又死要面子的孩子呀!

  回到酒馆,推门进去,只见上官清满脸通红的躺着。罗修上手一探,烧得好厉害。将上官清翻身过来,一下将衣裳撩了起来。

  “你···你要干嘛!”

  迷迷糊糊的上官清伸手将衣裳又拉了回去。

  “我帮你把毒全部吸出来,然后敷上药,保管你三天肯定好!”

  说着又开始动手。

  “你走。我不要你救·····你走···”

  烧得浑身绵软的上官清一直推开罗修,虽然躺着没动,可是毒液流过的地方像是被敲碎了骨头一般疼。

  “哎呀!你这女人真麻烦!”

  一把将衣服扯了,翻身过来,一嘴吸了上去。

  冰凉的嘴唇贴在脊背上,上官清只感觉正在跟着血液流动的毒液现在被一股强大的劲在往外抽。

  “额!”

  “忍着点!”

  接连吸了好几次,这伤口总算是变得鲜红起来。罗修没来得急漱口,就赶紧将药打开仔仔细细的在伤口上敷好,然后包扎好。

  那药果然神奇,疼痛骤减不少,面色也开始红润起来。罗修将上官清安顿好,这才跑去漱口。自己也在纳闷,这毒液,怎么在自己身上一点作用也没有呢。

  毒一拔除,身子也舒服多了,她就这么安然的睡着了。

  夜已深,罗修伸手一摸,总算是不烧了。自己也就放心了,倒在椅子上睡了起来。

  清晨的太阳总是格外的明媚。

  上官清微微睁开眼,陌生的环境,一翻身子,背上的伤让她记起所有。昨晚是罗修救了自己,还帮自己吸毒,一想到这里,不禁面红心跳,男女授受不亲,这该如何是好?

  看着四四仰八叉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罗修,似乎提不起恨意了。

  收拾好自己,那个药也是神奇,只一晚,今天就神清气爽多了。

  “你醒了?”

  “啊!恩!”

  罗修的声音突然出现,上官清的心开始不争气的狂跳。

  “好点了么?”

  “恩。”

  “那就好!在养两天,保证生龙活虎!”

  罗修拿起桌上的大馒头就啃了起来。

  “罗公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这回上官清行的可是女子之礼。

  “敢问罗公子为何救我?你既然可以对清木阁的人下如此狠手,为何对我···”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脸颊绯红,竟不知如何问出口。

  “没别的!我就是想救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