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虐仙记 > 第414章躲避追击
  薛冲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经历着剧烈的改变,以前储存在照妖眼之中的灵气疯狂的消耗,受伤的腰部,伤口正在飞速的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赛阿罗和谢亭亭亲眼目睹了薛冲所受到的重创。

  她们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哭出声来,那是不想让薛冲太过伤心。

  如此严重的斩腰之祸,注定了薛冲遭受重创,甚至她们还在担心,薛冲伤好之后,境界会跌落回肉身接天的地步。

  这有很多的先例。一个人遭受重大打击之后,自身境界跌落好几阶的,却也是司空见惯之事。

  兵者,凶器也,不得已而为之。

  不管是对强者还是弱者,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而且强弱之间的形势,其实并没有绝对的分野,是可以相互转换的。

  据说百年之前正道仙剑柳清风在地底大战魔帝狼春秋,他当时的名声不显,而且境界也比狼春秋低了好几个,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柳清风是有去无回。殊不知柳清风不仅全身而退,而且还斩杀了狼春秋的首级,消灭了他的九大分身,彻底的将之杀死!这人是悬浮宫之中元老级的人物。

  也正是这一一战,使得魔族不敢太过猖狂,在此后的时间之中,一直不敢来到地面,直到现在,仙魔之间在这一百年之中保持了个不胜不败的态势。

  “不行,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薛冲伸了一个懒腰,身子轻快得像是一只鸟。

  “你的腰好啦?”谢亭亭惊喜交集。

  “你真的没事啦?”赛阿罗嫣然一笑。

  薛冲就自夸的笑了起来:“区区小伤,岂能奈何我,走,我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

  “什么地方?”

  “去了就知道了。”

  薛冲和两女刚刚消失,整个山体产生了塌陷,数十枚百步神符雷爆炸。

  在巨大的爆炸声中,魔族的骁勇之士猛扑而上,要斩杀薛冲。将之彻底的斩杀。

  血月子爵自降身份,向外界公布,薛冲潜入了地底,而且救了谢亭亭。

  当然,薛冲还俘虏了她的妻子赛阿罗,不过这一点,他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该怎样应对。

  不过他还是告诉了所有想争功的人一个好消息,薛冲的身体。被他斩为了两段。就算她以强横的手段修复了伤势,肯定已经是元气大伤。

  “怎么回事,没有人?”

  “不可能。”一个头戴紫金冠的英俊男子越众而出,他的身后,跟着七大护卫。

  所有魔族的战士看到这七个人,心中都在打鼓,居然是他们。

  这七个人不是别人,乃是哀崂山七子,曾经仙道之中的翘楚。后来被魔族狼神收服,做了魔都的囚徒,后来熬不过酷刑,投靠了魔族,以灵魂向魔都祭坛献祭,这才受到重用。

  所有的人都知道,一旦将自己的灵魂向祭坛献祭。那就等于泯灭了自我,变成别人手中的一把刀,主人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

  哀崂山七怪的灵魂皈依魔都之后,被赏赐给了魔都王子狼雄信做家将。

  这就算是受重用了。

  狼雄信乃是现任魔帝最小的一个儿子,天资聪颖。武功虽然还不算甚高,但是智计高超,而且受到天黎山信母君的喜欢,就当是一个宝,从小都是受万人尊捧,杀人无数,全不当一回事儿。

  追杀薛冲。本不关他的事。

  他居住在魔都,好玩的地方多的是,薛冲所潜入的地界,乃是属于血月公爵该管的地盘,即使有什么事,也该是这个公爵出面来解决。

  可是这一天,掌管天黎山信母君水镜的弟子来报:“太君,神兽宫方向有弟子潜入了我地底,水镜光芒闪烁,似乎来人身上有盖世之宝。”

  这本来是例行公事,作为当今魔帝的生身母亲,修为高不可测的人物,洞察天下之事,乃是她的份内之事。

  其实,他府中的水镜功能,强大无比,甚至可以和整个魔都的符驿馆相提并论。

  说实在的,当今魔帝之所以能登上唯一的帝位,还是多靠了他这个母亲信母君。

  这本来应当没有什么事,这样一件小小的功劳,让血月子爵得了或者是让血月公爵得了,也是无可厚非。

  可是正在奶奶府上玩耍的狼雄信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他这些日子久憋在魔都之中,颇想出去透透气,当即带领七大家奴和一队亲兵前来追捕。

  “怎么,你们敢骗我?”狼雄信的眼神如刀,盯着哀崂山七怪之首的白剑。

  其实,这七人以前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号称哀崂山七子,只是一旦投敌,名门正道之中已经称呼他们为七怪了。

  不过七子也罢,七怪也罢,他们的修为的确是高,其中武功最低的王草,已经是通玄第七层金丹境界的高手。

  这,其实并不是这七人最厉害的,他们最厉害的是七子剑阵。

  七人合力,威力倍增,即使是长生境界的高手,他们也未必就真的怕了。长生以下的人物,只要他们动用七子剑阵,可以说是通吃。

  这七人的灵魂虽然奉献了出去,但是因为投身魔都皇室,自身的修为,却还是稳步提升。

  “殿下,我们怎么敢骗你,刚才我们的确是感应到了神兽宫腰牌的灵力,不过忽然之间却又完全消失啦,这十分奇怪。”

  狼雄信就咆哮起来:“难道这些弟子都已经修成长生之境,可以完美的隐藏自己的气息?”

  白剑颤抖的回答道:“回禀殿下,这不可能。神兽宫之中单独出来历练的弟子,功夫不可能超越通玄之境,否则的话,人族就破坏了规则,他们总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那是为什么?”狼雄信狂吼一声,一拳当胸击出。

  啊啊啊啊啊

  数十个魔族的士兵就这样被打成肉泥,惨叫的声音尖而短。

  白剑看到有人被杀,心中似乎反而平静了不少,很快的回答道:“殿下。这有两种可能,一是此人身上有道器,可以躲开我们的追踪,那样的话,我们无能为力,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因为身有道器的人。还参加什么任务?不然的话,就是第二种情况。此人毁掉了神兽宫的灵气腰牌,混入了我们的族群之中。”

  “那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

  “很简单,我们七兄弟想再次动用搜魂之术。反正,就在一盏茶的时间之前,我们已经锁定了这个叫薛冲的人的气息,他跑不了的。”

  “那还不快!”狼雄信吼。

  这皇子虽说是纨绔子弟,不过却并非无能。试想想,当今魔帝的儿子以百计。这狼雄信能一直讨得他的欢心,除了长相俊俏之外,还在于此人工于心计,手下文武之士极多。

  白剑当即召集另外的六怪汪通、郝元、王草、李霸、周星、钟玉子,一起催动搜魂之术。

  刹那之间,七人布成北斗七星之阵,天元、天罡、天煞、天立、天狗、天熊和天魁七星运转。顿时一股磅礴的元气产生,在七人的阵法之间纵横穿梭。

  呼。

  包裹住薛冲气息的一丝元气终于进入七星阵之中,随即被中间那一缕纵横来去的元气吸收,速度再次加快,像是离弦之箭,在七星阵中疯狂的运转。

  “好灼人!”不少的魔族子弟开始后退。

  就在刚才。狼雄信杀了这么多人,可是片刻之间,被杀者的尸身已经被这些魔族吞噬。

  没有办法,他们本性残忍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是这些被杀的人,都是魔族之中的精华悍将,身上的修为极高。他们的身体之中有着强大的养分,这才是他们所渴望得到的。

  哗啦!

  七星阵中强烈的元气忽然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操纵,随即冲了出去,犹如一枚流星,射入漆黑的空中。

  白剑等七人这才收功,一个个都是全身大汗淋漓。

  这搜魂之术乃是逆天而行,强行使自己的神魂前去追寻敌人的气息,最是耗费功力。

  轰隆。

  这个时候,在距离狼雄信等人百里之外的一座丘陵之颠,薛冲的脸色忽然变了。

  “好厉害的法=术!居然可以穿透我照妖眼外层的防护!”

  这句话,他当然是说给老龙听的。

  老龙咆哮:“薛冲,你小子是不是想死?在这样的地方,一旦你暴露出身上有道器的秘密,你不仅救不了她们,而且还死无葬身之地?”

  薛冲的全身打了一个哆嗦,老龙这话倒不是吓他。魔族噬血,吃一个把人,实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而自己身上这两个女人,一旦落入他们的手中,肯定是被百般的凌辱。

  “容我想想。”薛冲敲打着自己的脑袋。

  “再想。再想脑袋都搬家啦!这是哀崂山七子的搜魂大阵,厉害无比,不过却有一个小小的漏洞。”

  当下,老龙传递出一段符文。

  薛冲听完大喜:“老龙,你又救我一命。”

  老龙叹息:“罢了。谁叫我遇上你这么个活宝,我真担心你被女色所误,要知道,你身上这两个女人,那就是红颜祸水?”

  “是是,不过,既然已经救了她们,再半途把她们扔掉,这道义上实在是说不过去。”

  叹息。老龙说不出话。

  狼雄信和身边七怪赶到的时候,薛冲就在附近。

  这一次,他是不打算再逃啦。

  血红的圆球。

  薛冲感受到手心之中七枚圆球之中蕴藏着强横的力量。

  “出来吧,你已经别无它路!”白剑的神色得意。

  在同一时间,狼雄信也看到了薛冲的身形。

  他的眼神邪恶而傲慢,抬头望天:“你就是薛冲,哈哈哈哈,一个通玄第一层的可怜虫,听说连血月子爵都在你的手上吃了亏?”

  薛冲的神色出乎意料的反常:“是啊,他和你一样,都太轻视我,所以犯了错。”

  狼雄信冷笑:“你的意思,是要我不要轻视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瞳孔开始收缩。一种使人扭曲的力量发生。

  难过。、

  薛冲在刹那之间感受到自己身上很难过,就像是被某种强大的东西强行按住了,随意的摆布。

  痛苦。

  难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随即感受到剧烈的痛苦,他对方眼光的注视下,薛冲似乎猛然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碎裂。

  这是什么功夫?

  薛冲恐怖的想,同时心灵力化为一道白光。直取对方的眼睛。

  薛冲本能的感觉到,对方的眼睛。才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

  啊。

  一声轻微的尖叫传出,狼雄信再也想不到,在自己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薛冲居然可以反击。

  反击也就罢了,一般的攻击,就算是金丹爆炸的威力,在他这样的高手面前,都未必杀得死他,可是薛冲用的是心灵力。

  眼珠是人身体之中脆弱的所在。

  薛冲的心灵力虽然不甚强。但是却可以使他的眼珠受伤。

  他并没有受伤。

  薛冲的心灵力攻击十分弱小。

  可是这一下出其不意,狼雄信还是感觉到自己的眼珠一时之间疼痛难当。

  “殿下。”哀崂山七子疯狂的冲了上去,保护殿下的安危,是他们最重大的责任。

  一旦殿下有事,他们都知道自己凄惨的结局。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性命已经和狼雄信这位皇子联系在一起了,生死与共。

  当然。不仅仅如此,狼雄信是他们的主人,拥有信母君下在七子身上的生死咒,一旦想让他们死,只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不过狼雄信显然不会这么傻,自断自己的臂膀。

  呼啦。

  薛冲手中的七枚千步神符雷。就在这个时候结成阵法射了出去。

  轰隆!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薛冲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将身子藏入了照妖眼之中,轻盈的冲了出去。

  听到七子的尖叫声,薛冲心中的一块大石终落地。

  ……

  过了好半晌,四周的烟雾才散去。

  狼雄信衣衫破烂。

  不管是谁,在千步神符雷这种东西的爆炸之下。总会受些损伤的。

  狼雄信修为太高,即使是处在千步神符雷的中心,也丝毫不会受到伤害。可是哀崂山七子之中却还有处在金丹境界的人物王草。

  薛冲的这一次突然袭击,早有预谋,而且是以心灵力压制住一切异常,猝然发难,真正的是不可防备。

  王草受伤,金丹出现了一丝的破裂。

  薛冲要的就是这一丝丝的破裂,因为这实质上就影响到七星搜魂阵的功效。

  七星搜魂术,老龙告诉薛冲,要使它的探测出现波动,只有在有人受伤的情况下。

  试想想,魔族虽然传布出消息,说薛冲和一个叫谢亭亭的弟子进入地底试炼,可是此事既然已经惊动了一位皇子,其他的人有自知之明,自然是不敢和他争功的。

  若是没有皇子参合其中,这些魔族骁将或许会想和血月子爵一争高下。惹上一个公爵的儿子虽然麻烦,但还不至于有性命只忧,可是一旦惹上皇子,那就是十分的凶险了。

  不少皇子在家族的竞争中早已经养成噬血的本能,而且实力强大,不是一般的人能颉颃的。

  其实,当听说薛冲之事已经被狼雄信皇子插手的时候,即使是血月子爵,追踪薛冲的时候,已经在躲躲闪闪,因为他也实在不愿意和狼雄信这样的高手为敌。

  当然,血月子爵作为年轻一辈之中的高手,和狼雄信这样的皇子,还是有竞争的。毕竟,血月子爵出身高贵,以后可以出任高官大将,甚至内朝为臣,位列阁辅。一般的皇子,一旦以后不能继承帝位,则也只能为臣,到时候竞争自然出现。

  “没有什么,本座刚才只是想慢慢的折磨他,想不到这小子有点门道,居然会心灵力攻击之法,我一时大意,这才被他所趁,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再追。到时候,就没有他的好果子吃了。”

  哀崂山七怪赶紧点头称是,白剑为首,开始了新的搜魂,他们下一步,还是要先找到薛冲的位置,才可能擒拿他。

  对于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直接把薛冲杀了,那是他们的耻辱。要把薛冲擒拿,再肆意的凌辱,才是他们心中最希望的事情。

  七星阵再次启动,七人按照天罡北斗之形再次的汇聚能量。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携带着薛冲气息的元气再次犹如彗星一般被射出,消失在漆黑的夜空。

  可是,刹那之间,白剑的脸色变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下:“殿下。找不到薛冲的踪迹,属下该死!”

  狼雄信微微受挫,气焰已经不如先前隆盛,闻言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儿?”

  “回禀殿下,我师兄弟七人之中,王草受了伤,金丹受损。催动搜魂术的时候功力不纯,本来是没有大问题的,可是这薛冲不知道学会了什么隐身的法术,我们居然探测不到他的所在。”

  狼雄信冷笑:“这好办,不如我来顶替他。”

  “不行的。殿下,我们的天星搜魂阵乃是数十年才修炼成功的。殿下虽然武功盖世,但是却还是不能顶替王草。”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

  “这……恐怕必须等到王草的伤好了之后,我们才能重新动用搜魂之术。”

  “养伤要多久的时间?”

  “最快也要七天吧!”

  “七天。这个薛冲接受的是门派单独的任务,应该不会超过三天三夜,我们等不及啦,快想另外的办法。”

  “回禀殿下,卑职倒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请血月公爵配合我们,在这片地域四周布下天罗地网,形成结界,到时候,薛冲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一定可以感知他的存在。”

  狼雄信沉吟良久:“不行。我来这里抢血月子爵的功劳,他未必会高兴,现在去求他,岂非被他看轻了,以为我等无能。这样吧,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

  谢亭亭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薛师兄,我们这是去哪里?”

  “魔都。”

  “什么?”两个女子惊叫了起来,“还有一天一夜,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我猜测,狼雄信这个皇子,为了顾全自己的威严,他是不会轻易的放过我的,即使哀崂山七怪不能探测到我的下落,以他的能力,还是可以感知到我们的存在的,现在,我必须冒昧的对你们做一件事,还请谅解?”

  “啊,”谢亭亭惊叫了一声,脸红了起来,但是随即说道:“好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十分羞涩。

  薛冲的眼睛转向了赛阿罗:“你该知道是什么事吧?”

  “我知道,来吧,能够把我的身体奉献给你,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荣幸。放心,我没有身孕,因为,血月子爵不配有我给他生的子女。”她的脸色艳丽无比。

  薛冲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喜悦,他知道,她已经做掉了怀孕,况且,仅仅是初期,一点也不影响她。

  薛冲的声音之中充满痛苦:“为了我,让你做这样残忍的事情,我于心何忍?”

  “不,这不是残忍的事情。我……我真的想做你的女人,所以,一切都舍得,你不会怪我太无情吧?”

  “不会。你这是在向我表明你的立场。我们的性命都在危机之中,也许,这个时候的感情,才是最真的。我愿意你做我的女人。”

  “多谢。不过,我有自知之明,我会做你的一个婢女,终生的服侍于你。”

  薛冲抱住了她颤抖的身子,无情的将她占有。

  狂野。

  旷野而热烈。

  薛冲感受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兴奋和喜悦。

  要抹去狼雄信和哀崂山七子下等人对薛冲的追踪,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和薛冲融为一体,然后,躲藏进照妖眼第二层的空间。

  谢亭亭若是,赛阿罗如是。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躲进照妖眼第二层的空间,就必须和薛冲身体灵魂合一,否则的话,是不可能进去的。

  薛冲先前的气息之所以被人察觉到,被狼雄信追击到,就是因为感受到照妖眼外层空间之中薛冲和谢亭亭以及赛阿罗的气息。

  要想真正的躲开追击,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和薛冲合二为一,然后再躲进第二层的空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