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桓因传 > 第三百一十八章天界修士的随笔
  再次对着面前的天界修士骸骨郑重一拜,桓因一指轻点向了刑天,低语到:“就让它为你送葬吧。23us.最快”

  话音落下,灵力也是随之涌动而出。然后,便见得刑天之上的光芒又亮了几分,朝着那骸骨笼罩而去。

  而在骸骨被刑天光芒完全笼罩的瞬间,其便是开始渐渐化灰,点点滴滴的朝着高空之上飞扬,更最终落入了茫茫魔海之中。

  这一刻,桓因以刑天为这保护了刑天的天界修士送葬,自然不可能去占有其骸骨之上的任何一件东西。所以不仅仅是那骸骨本身,就连他的衣袍和仙玉也都渐渐化作了灰飞,朝着巨坑之外不断扬起。

  这一切进行得并不快,或许是桓因对这一切的郑重,也或许是因刑天对这天界修士的依恋。不过,枯骨终究是枯骨,饶是这送葬进行得再慢,它也最终不免完全化为乌有。

  终于,整具骸骨已经所剩不多,而巨坑之中也被骸骨所化的灰飞弥漫。桓因眼中的哀伤渐浓,低低的说到:“前辈……好走。”

  然后,他转过了身来,不想再去看那骸骨最终消失的情形。而在他感知到骸骨真正完全消失的瞬间,便是欲直接飞身而起,离开此地。

  可是,就在他刚想要动身的时候,薛不平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二祖,你看那是什么?”

  此刻的桓因,因为送葬而心中再次填满悲意。所以,他的心思也不知是飘到了哪里,在听到薛不平言语的瞬间依然略微有些失神。

  “尘归尘,土归土,还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老祖。”终于反应了过来,桓因却是对薛不平所说的东西并不感兴趣。或是因为他现在对所有东西的兴致都不高,或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施法送走了这里的一切,不过无论怎样,桓因也都没有回头去看。

  然而,桓因的意兴阑珊却并没有让薛不平打住自己的念头,反而是竟不知为何的急躁了起来:“走什么走,你快给我回头看一眼!”

  薛不平的声音很大,在这略有些狭窄的巨坑底部更是嗡嗡作响的不断往复回荡。于是,这终于点醒了有些低迷的桓因,让得他略微诧异之下照着薛不平所说的去做了。

  “怎么了?”一边下意识的这样问着,桓因一边回过了头来。而他这一回头,便是一眼就看到了薛不平所说的那个“东西”。

  那是一枚青色的玉简,虽然其年代一看就十分久远了,不过却依然泛着温润的光芒,一闪一闪的煞是奇异。

  “玉简,天界的玉简?”第一时间,桓因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对这突然出现的玉简感到颇为诧异。

  要知道,刚才他以刑天为骸骨送葬时,虽然看似平静,可展现的力量绝对不低。不然的话,那仙玉也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化作了灰飞。

  然而,就连仙玉都已经化作灰飞了,这玉简却是莫名的完好保留了下来,可以想象这玉简之上定然带有强大的保护力量。

  “这玉简难道是藏在那骸骨身上的东西?之前倒是没有发现,不过看样子这东西好像有点儿意思。”摸了摸下巴,桓因终于是对这突然出现的意外收获提起了几分兴致。

  然后,他在确认了一下那玉简并不具有威胁自己的力量以后,便伸手去将之拿了起来。

  触手处,冰凉的感觉传了出来,桓因很快就判断出这玉简乃是由天界的仙玉所造。不过还好,这玉简之上并未带有什么出乎桓因意料之外的力量,至少没再让他看到那些奇异的画面。

  然后,桓因灵力轻轻涌动,便是被玉简之上所留存的一股力量给弹了回来。

  “果然是带有防护的力量,若是这力量尚在巅峰时期,我恐怕破不开。不过如今,这力量已随岁月而淡去大半,我想要将之破开轻而易举。”这样想着,桓因的灵力也是再次涌出。

  而这一次,很快就有轻微的“嘭”的一声出现,那股保护着玉简的力量便是化为了乌有。然后,桓因有些满意的将玉简缓缓打了开来,密密麻麻的一些小字也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是最普的记录文字的玉简吗?不知道是记录什么东西的。”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桓因目光扫动,下意识之间想要去找一找这玉简的题目之类。

  然而,他找了好半天,却都没有找到任何所谓的题目。整个玉简之上的字体大小根本就都差不多,而且记录得还有些混乱,排布并不整齐,就像是什么随笔或者手稿之类。

  无奈之下,桓因只能是放弃了寻找题目,转而开始关注内容。而由于玉简之上的内容记录得有些混乱,所以他便不得不先随意的挑了一句自己能看得懂的文字,轻轻阅读了出来:“帝主的剑术,变化多端。忽而刚猛无匹,如万马千军压境,忽而轻柔难缠,如涓涓溪流无穷无尽。可是,帝主的剑法变化虽多,但以我观之,其意却始终不变。”

  “帝主的剑意,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尊贵之意。这样的剑意,带有霸道之感,却远远不止于单纯的霸道。三界之首,无上尊贵,锋芒无人能挡,是那剑意的精髓。”

  一边读着,桓因也在脑中不断消化着这一小段内容的意思。而后不久,他便是明悟,这一小段内容所讲,皆是有关于帝释天剑术和剑意的。而且这样的记录,还颇有几分偷偷记录的味道,恐怕是这天界修士身为帝释天亲卫,经常能观摩到帝释天练剑,所以有机会便私下记录一些,以供自己平时慢慢揣摩。

  “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手稿,倒不失为一件宝贝。只可惜,如今的我并不知道帝释天所修剑法是什么,更不可能观摩到帝释天练剑。所以这份记录对于而言,作用当真有限。不过,至少我能通过理解玉简之上的内容,让那一式帝剑之法变得更加强大。”手捧玉简,桓因如此想到。

  而后,他又摘取了一小段文字,诵读了出来:“以万金之躯,舞动三界之中最尊贵之剑,如此相得益彰,使得剑术超群,威力绝伦。看来帝主的剑,重招,更重意。”

  阅读完毕之后,桓因轻轻点了点头,说到:“好一句‘以万金之躯,舞动三界之中最尊贵之剑’。虽然我没见过帝释天练剑,不过就单这一句,其中所蕴含的奥妙之多,我不亲见绝难体悟。真可惜,若是能让我看到帝释天的剑舞,那该有多好。”

  “什么样的存在,出什么样的剑,当真是妙哉!”

  说到这里,桓因却是没有再继续阅读下去,而是把玉简合拢了起来,自语到:“算了,这些东西容以后再看吧,当下还不是细细研读这个的时候。”

  说着,桓因便是有了离意。然而,就当他准备将玉简放入储物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是突然僵硬,像是想到了什么。

  而后,他连忙再次将玉简铺展而开,自语到:“等等,以万金之躯,舞动三界之中最尊贵之剑……这……万金……万金……金!”

  这一瞬间,桓因也不知是从哪里获得的灵光,让他把玉简之上的某一小段内容与那金源力联系到了一起。

  金源力,自从桓因上一次修冶刑天没有完全成功以后便是将之当成了追逐的目标。然而,哪怕他这一生都在与金属之物打交道,还经过了鬼侯吕的提点,却至今都对金之源力为何物完全摸不着头脑。

  悟道之事,需得努力,却也需要机缘。若机缘不够,纵使努力再多,怕也难有小成。而一旦机缘足够,或可一日成仙!

  对于金源力的机缘,桓因已经企盼了好久。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金源力机缘却是出现在了这出云岛的深坑之底,出现在了天界修士的一份私密手稿之上。

  “就是这样了,金属虽然外表变化多端,然而其本质上却有一个一层不变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鬼侯吕所说的那个金的自源力,那便是贵!”

  “万金之贵,就是说金这一属性的本质。而帝释天的剑意,之所以满含无上尊贵之感,或许也与他的身份有关。然而最关键的,恐怕则是因为他深明金之源力,所以要让自己的剑意之中充满此种源力,从而使剑力大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