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嫂重生记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理论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理论

  “那就是不管孩子啦?”展羽不理解韩子禾的反应,虽然韩子禾给出来的解释很充足,理由也很强大,可是,它仍然不懂啊!

  虽然具备人类逻辑思维,可是展羽还是认为幼崽在可以放飞之前,要很努力的呵护才可以。

  像楚铮之前的反应才对啊!在知道自己的幼崽可能被别人带坏的时候,难道不应该很愤怒,然后想办法去反击么?可是,韩子禾怎么能够这般冷静呢?这让它想不透。可是,它很清楚韩子禾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她对自己的孩子也很呵护。

  可是正因为是这样,展羽才格外不理解啊!

  “我想管,可是,你知道我在哪里啊!我怎么管?这是鞭长莫及。”韩子禾舒口气,仍旧用不紧不慢态度跟它说,“而且,孩子都是好孩子啊,虽然可能会收到外在影响,可是等到回去之后,好好对他们进行大力管教,应该能扳过来。”

  “要不我替你把他们给带过来?”展羽听明白了,韩子禾这不是不担心孩子啊,只是她知道那份担心也是无济于事,所以让自己不去多想而已啊。想到这儿,展羽提出了自认为是好主意的办法。

  韩子禾:“……”

  “怎么?不好办?”展羽觉得这很容易啊!只要韩子禾答应呢。

  “这就不是好办不好办的问题!不说他们跟湛湛和韩品都不一样,太小不知事,不可能轻易被你说动,就是好说话,你准备跟谁说?跟孩子、还是跟大人呢?”韩子禾摇摇头,认为展羽想的特别简单。

  “……”让韩子禾问的,展羽也喏喏不言起来。

  “更何况,若是俩孩子不配合你,你就是有再大本事又如何能将他们从千里万里之外带过来?”韩子禾摇摇头,直接拒绝了展羽这番好意,“孩子带走了,我怎么跟照顾他们的家人解释?怎么跟关照孩子们的楚铮的战友领导解释?”

  “好吧,这样想来,还真不能那么做啊!要不然,我这帮忙真就是越帮越忙啦!”听到最后,展羽连忙摆着翅膀说。

  不过,就算答应不出手帮忙了,也不意味着展羽不去帮忙。

  它还给韩子禾出主意呢:“那你说要是让你师父帮忙,可不可以呢?”

  韩子禾闻言后,略作思考片刻,依旧摇摇头说:“你以为当初我不像把他们都带出来?可是他俩说啥都不想离开。”

  “你也忒宠孩子!这能是他们不答应就能成的?”展羽觉得韩子禾很矛盾,该宠孩子的时候不宠,不应该听孩子意见的时候却又偏听进去了。

  “要是我能顾及他们,自然不会用孩子想法做参考,可是我无法顾及他们,若是孩子不答应出来,很可能说明孩子是没有做好出来的准备的,他们很可能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那时候,我又不在身边,你认为他们会不会更难过?”

  韩子禾对自己身边每个小孩子都有考量的,她所做的决定,完全不是没有缘故的。

  “虽然留他们在国内,听起来有些无情也有些冷酷,可是那里至少是他们所熟悉的环境,照顾他们的也是他们极亲的亲人,孩子们还有彼此作伴,怎么看都被愣是不顾他们想法带出来强,对不对?”

  展羽:“……”仔细想想,还真不能说韩子禾想的不对。

  换句话说,韩子禾已经在自己能够做到的范围内,做的够好了。

  就算是换个人,也不一定能比她安排的更加妥当。

  要是怨,就只能怨有些人不懂自尊,不知人情太过自私自利了。

  于是展羽又开始跃跃欲试的提意见:“要不要我专程过去一趟收拾收拾他们,让他们不要把孩子带坏?”

  这般说着,展羽脑海里就已经冒出很多个收拾楚父的办法。

  韩子禾:“……”

  她怎么不知道这鹰竟然这么喜欢掺合事情呢!

  “这就算啦!怎么也是楚铮亲爹,你收拾他不算事儿,可是让楚铮听到却不太好,毕竟你不是打算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么!”

  “……”听韩子禾这么说,想要反驳的展羽却是无话可说了。

  好吧,这次韩子禾还真是一语就说上展羽的软肋了呢!

  “那我怎么做才好呢?”展羽用翅膀挠头,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好办法来。

  “……”这鹰为什么一定要参与进来呢?

  韩子禾不懂啊!

  “你就是静静的在这里陪着就好,至于怎么帮忙,等到回去你看见那俩孩子之后再想怎么帮忙吧!”

  “那时候我能帮上什么忙?”展羽以为这是韩子禾敷衍它的话,还有些不高兴。

  哪想到韩子禾真是那么想的:“怎么帮不上忙?说不定等到我动手揍他们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帮我一起揍,或者把他们护起来呢!”

  展羽:“……”韩子禾这个人类竟然还想着揍自己的幼崽?!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先搞这儿,展羽竟没忍住,惊叫着指控。

  韩子禾被它那副没见识的样子给气的翻眼睛,说:“你能不能收起那副少见多怪的样子!不就是揍孩子?!这说的,好像谁没对孩子动过手似的呢!”

  “你想要揍孩子这件事儿,楚铮他清楚不?”

  “他清不清楚能够决定我揍不揍孩子?”

  韩子禾耸耸肩,心里微微撇嘴,心说,说不定,要是楚铮揽着,她连楚铮一块儿揍呢!

  听到韩子禾的想法以后,展羽立刻收拢起翅膀——看起来,那真是可乖可乖呢!

  韩子禾:“……”

  她可是凭良心保证,自己真没有想要吓唬这只鹰的意思啊!

  不过因缘巧合,竟然能把鹰给好好的唬唬也算不错,也能让它安生那么点儿,不要没事儿就想上蹿下跳,安安生生的多好啊!

  ……

  “我怎么听嫂子那里有些热闹?”外面说话的郑源瞄了瞄卧室方向,“该不会是刚刚有听到我们说话了吧?”

  “你真当嫂子耳朵是雷达!还听到咱说话!呵呵……那怎么可能啊!”沈亮和说笑着摆摆手。

  楚铮对沈亮和这家伙的说法不爱听了:“谁媳妇儿耳朵像雷达!”

  “我这不是说不像雷达么!”见楚铮不高兴,沈亮和双手向外一摊,很是无奈的说,“你这家伙真应该学学怎么听好赖话!”

  楚铮也知道自己是大惊小怪了,哼哼着不理他。

  本来还想说正事儿的郑源,眼珠儿滴溜转片刻。

  就意识到楚铮这是坐不住了,刚刚提到孩子虽然不至于让他慌乱,但是他应该是想跟媳妇儿说话了。

  这般一想,他就悄悄对着不远处的沈亮和使眼色,示意他跟他休息去。

  “不跟你说啦!”领会到郑源意图之后,沈亮和配合着站起来,缓缓的伸懒腰,说,“老郑这家伙也不容易,千里万里跑这来都还没休息呢!我让他先歇会儿吧,反正叙旧也不急于一时,等到他歇过来了,咱哥儿几个再聊吧。”

  郑源连连点头:“你也缓缓情绪。”

  楚铮又不傻,自然清楚沈亮和这么说的意思,他瞧着郑源也是这意思,便笑纳了他们这份好意:“那行,你就跟老沈住好啦,反正里面空间很大,还有备用床铺,肯定能让你休息好的。等你睡醒了,我请你俩好好儿大吃一顿啊!”

  “那可好!”郑源和沈亮和笑应着。

  于是,他们仨人就在友好气氛中挥手再见。

  ……

  “这么快就进来啦?”听到脚步声渐渐靠近,韩子禾不用抬起头就知是楚铮进来了。

  “嗯,我来啦。”楚铮快步走到媳妇儿跟前儿坐下,也不顾自己所坐之处不是沙发凳子或者床而是地面。

  韩子禾斜睨他片刻,提醒说:“等会儿不要直接跑上来。”

  楚铮闷闷的嗯出声来。

  他这蔫蔫的样子让韩子禾有些吃惊:“我以为老郑过来你会很高兴呢!”

  “他来我当然高兴啊!”这样也能尽快归国。

  韩子禾眼角微微挑起,嘴也微微撇撇:“这可真没有看出来呢!”

  楚铮:“……”

  他现在是一肚子心事,可是却不知怎么宣之于口。

  毕竟之前还跟郑源和沈亮和打过招呼,让他们不要跟韩子禾说的,这会儿要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好像有些别扭。

  韩子禾多有智慧啊!楚铮虽然什么都不说,可是只要她认真琢磨,不需要太久就能将楚铮那份心思猜的差不离。

  现在她需要考虑的是,要不要直接将话说清楚呢?

  其实她不介意看他多别扭会儿的。

  “我有些受伤。”楚铮捧着胸口,小声说。

  韩子禾:“……”

  好吧,她准备修改之前计划——不提这件事啦!

  楚铮想要不说,那就不说好啦,成人之美这样优秀的美德,她向来都具备。

  打定主意的韩子禾,本来还想看看楚铮笑话,结果这厮自己扭扭捏捏半晌,给说出来了。

  他说出来之后还真痛快很多,但是,韩子禾不爽啦!

  只是那份心思说出来,楚铮还不得更借机跟她装委屈要价?

  “我记得展羽耳力特别好?”楚铮这厮他还特别狡猾,说句话还喜欢试探一下啊。

  “所以呢?!”韩子禾虽然之前不打算主动说,但是真要是楚铮自己提出来,韩子禾也不会有意蒙骗他的。

  “所以,媳妇儿,你其实都清楚……是不是?”楚铮这话问的特别小心翼翼。

  好像是做好她因此迁怒他暴打他一样。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呢?”韩子禾翻翻眼,认为他说的很不痛快,“你该不会真想让我哥嫂他们帮着俩孩子屏蔽你父母吧?”

  楚铮吞吞吐吐好久,也都没说出“是”。

  不是他不想说,也不是他还惦记他爹,主要是他觉得自己媳妇儿可能不想他这么做。

  “楚铮,你有考虑过你岳父母和你大舅哥他们的难处不?”韩子禾也知道楚铮是没有其他意思的,可是正是因为他想法儿很单纯,所以她才想叹气啊!

  要是真有利用岳家的想法儿,她也好动手揍他不是?

  “你认为他们是用怎样的立场,来帮孩子屏蔽、甚至是拒绝你这边儿的至亲呢?”韩子禾跟他说,“这样的事情,对于不讲理的人家的确不是难事,可是对于明事理知情分的人家,就很困难。楚铮,你不可以强人所难的。”

  跟楚铮说话,韩子禾除了有意逗闷子、欺负他以外,其他很多时候都会主动告诉楚铮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让楚铮清楚知道,关键的事情上,想要蒙混过关那是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呢。

  也是这般以来,逐渐就养成楚铮在她面前说实话的习惯。

  可以,就是可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很多事情可以商量着来,很多事情就不可以。

  就想现在,楚铮听到韩子禾清楚的表明态度以后,果然就不再强求达成之前想法儿啦。

  “可是那俩孩子……”楚铮对每个孩子都有特别的温柔,只是他作为父亲这样的角色,很多时候都要沉稳内忍,不能表现出来太多温情脉脉,要不然小崽儿恐怕会蹬鼻子上脸的折腾。

  孩子要想不熊,还是要有个可以能够制得住他们的人才可以。

  很显然,在湛湛等孩子面前,楚铮是这样的形象。

  “孩子自然有孩子自己的成长轨迹,既然当初选择这样一条路走,孩子虽然小,可是也要为自己选择负责,而你我……哦,不,更正确的说,应该是我既然做出找你的这个选择,自然也要接受这样选择之后可能产生的各样影响,这里面自然有孩子们成长中可能遇到的各样问题啊!”

  说到这儿,韩子禾的声调依然平静淡漠,甚至有些飘渺:“我想,要是真有一天,孩子们出现了原本不应该出现的问题,像是性格上的、像是前程上的,他们应该有理由、有立场去怪我……这当然也包括你啊,毕竟你是不赞成我出来找你的。”

  韩子禾说到这,微微下调视线,然后……正好和楚铮的眸光对上。

  登时,楚铮感觉……自己的那良心,好像在呐喊啊。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