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脉 > 第四十章隐藏实力
  全场的目光,皆是落在吴齐掌心处,那里,璀璨的灵力不断跳动,居然变幻出各种形态,犹如具备了生命力。

  聚灵化形,这才炼体九重才拥有的标志。

  当炼体达到极致,诞生的灵力也是锤炼了千百遍后,一种真正的掌控力,足以将它们任意的操纵,与之对应的,灵力飞威力也会大弧度上涨。

  整个七星城小辈中,目前也就白慕吴殇二人达到了炼体九重,这两族,也正是七星城最强的两大家族,而现在,吴家又多了一人,这如何不让人吃惊。

  从某个角度而言,吴家在小辈的比拼上,占据了绝对上风。

  “吴啸兄,你们吴家倒是藏得深啊!”白元淡淡一笑,显然这吴齐一向不显山不露水,实属难得。

  “哪里,好戏还在后面。”吴啸也是别有深意的笑道。

  全场的惊愕反应,也是被白墨尽收眼底,不过他倒没有任何的吃惊,看得出来,这吴齐突破到炼体九重时间不久,起码根基略显虚浮。但话说回来,炼体九重毕竟是对灵力掌控最强的阶段,远非林岩等人可比。

  “白墨,我倒是要看看,这你区区炼体八重的实力,究竟能有几斤几两。”吴齐一步踏出,浑身灵力吞吐不定,气势凌人。

  白墨微微一笑,同样是不畏不惧的缓步走出,他冲着吴齐扬了扬手,道:“既然这样,你的玉牌我就收下了。”

  “找死。”

  吴齐眼神一寒,当即一跺脚,灵力呼啸间,身形直接对着白墨怒冲而去,凌厉掌风,宛如刀锋一般,连绵不绝。

  面对着吴齐的主动来袭,白墨没有丝毫要退避的意思,一步上前,五指悄然紧握成拳,闪电般的砸在前者的掌风上。

  砰!

  霎那间的对碰,气浪咆哮,出沉闷之声。

  硬憾了吴齐的攻势,白墨巧妙地转守为攻,拳风腿影,毫不客气的对着吴齐笼罩而下。

  见白墨不但轻易的抵御住自己的攻势,而且还得寸进尺,吴齐低喝一声,浓郁的灵力光泽闪烁着,同时他的力量瞬间暴涨,竟然猛地爆出灵力光华。

  嘭!

  强猛的灵力,犹如万斤巨锤,居然生生将白墨震退开来,旋即吴齐犹如附骨之疽,迅跟上。

  “哈哈,痛快。”

  白墨脚尖一点地面,强行稳住身形,旋即弹了弹手指,望着那迅而来的吴齐,单掌对着地面拍下:“地炎柱。”

  拔地而起的黑色火柱,犹如咆哮的怒龙,对着吴齐猛然冲去。

  地炎诀的特点,就是能够借助地面,从任何位置起攻势。

  白墨这一招,显然是有些攻其不备的意思,不过吴齐仍旧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以他的实力,没有选择躲避,反而是催动炼体九重的强大灵力,狠狠的一拳轰下。

  “给我破!”

  轰!

  灵力炸裂,那火柱也是承受不住那股力量而彻底崩溃开来。

  在吴齐震散火柱后,还没等他冷笑出声,白墨的身形快袭来,身子诡异的弯曲成弓形,在吴齐吃惊之际,猛然一拳轰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八重拳劲!”

  没想到之前的火焰攻势只是虚晃一枪,这一拳才是真正的杀招,白墨的时机拿捏以及那迅猛的度,都令得吴齐心头微微一凛,旋即他催动浑身灵力,一拳迎着白墨的拳风,迅猛出拳。

  “青松手!”

  吴齐的五指,变得犹如青色树干,干枯苍劲,充斥着强大的破坏力,显然是一种品阶不低的灵诀。

  轰!

  拳掌对碰,可怕的气浪,犹如水波般荡漾开来,二人的身形,皆是猛然一颤,然后各自退开。

  吴齐退后十三步,白墨退后八步。

  正面对撞的局面,竟然是白墨占据着上风!

  “什么!”

  “那吴齐使出了吴家的青松手,居然还落了下风!”

  不少与吴家交好的家族,自然明白这青松手有多强悍,因为这一招,便是源自货真价实的地阶下品灵诀,青苍诀。

  在七星城,藏有地阶灵诀的家族,可不止白家一家。

  尽管只是地阶下品,却不影响它的强大。

  而白墨能够在炼体八重的时候,硬憾施展了地阶灵诀的吴齐而占据上风,不说其它原因,他必然也是施展了地阶灵诀,方能办到,甚至比起《青苍诀》来,还稍胜一筹。

  “炼体九重,不过如此。”白墨揉了揉拳头,先前的对碰,非但没有令得他有所忌惮,反而是激起了他的战斗**。

  吴齐眼神阴沉,白墨的强悍,不得不说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那种连他都惊叹的力量与战斗经验,真不知这家伙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有本事再接我一招试试!”

  吴齐脚掌一跺,灵力不断浮现,然后疯狂对着他的右臂涌去。

  青色灵力,充斥着生机,然后将吴齐的右臂包裹,这一刻,他的双臂犹如焕生机的枯木,一道奇异的木纹,浮现掌心。

  白墨眉头微微一挑,吴齐这一招,显然也带给了他一些压力。

  想到这里,白墨也是双手结印,在那眼花缭乱的印法变幻间,一道漆黑如墨的黑色光印,悄然浮现而出。黑印方正,宽约五寸,精致的宛如艺术品,却散着霸道之极的波动。

  “青苍之手。”吴齐手掌犹如枯木,不断放大,震爆空气,对着白墨怒抓而去。

  望着那凶悍的青色巨掌,白墨眼神冷冽,手臂之上,青筋暴起,那一方黑印如同不安分的野兽,欲冲破手掌的束缚。

  “生死印!”

  全场的目光,均是带着震撼看着这一幕。

  有着木纹的青色巨掌,在半空划过,与那一尊黑色光印,猛然相遇。

  轰!

  青芒黑光,在这一霎那弥漫了全场,与此同时,一道有些恐怖的能量风暴,以二人为中心席卷开来,坚硬的地面上,有着细密的裂缝悄然出现。

  青色巨掌崩碎,黑色光印也是不断开裂。

  嘭!

  两道身影,也是承受不住冲击而倒退。

  白墨喉间一甜,双腿擦着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单臂撑地,方才稳住身子。而吴齐更惨,直接右臂经脉尽断,倒飞出场外,再也无力起身。

  这种最为疯狂的正面对碰,直接是分出了高下,最终还是白墨笑到了最后。

  死寂,足足持续了好一会,方才有那震天般的喧哗声传开。

  “好厉害的小子。”

  “真不愧是白贤的儿子,看来白家这次出了个不得了的家伙。”

  炼体八重的实力,别说是四大家族,就算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也能倾尽资源培养出来,但以炼体八重的实力击败炼体九重的情况,当真有些骇人听闻。

  白家所在处,一片欢腾。

  而吴家方位,则是显得有些死寂。

  啪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轻轻的自那广场上传来,顿时令得不少目光看了过去。

  “不错不错!”只见吴殇轻轻的拍着巴掌,那一贯淡漠的脸庞上,却是浮现出一抹难以理解的狂热。

  当初他视为对手的白慕,已经让他失望了一次,希望白墨能带来一点惊喜吧。

  说话间,吴殇身上有着极度寒冷的气息弥漫开来,青石地板上,更是直接蒙上了一层冰霜,他那澎湃的战意,直指白墨。

  “呵呵,白墨堂弟刚历经一场大战,想打的话,就由我来奉陪吧。”白慕身形一动,鬼魅般的挡于白墨身前,吴殇此时出手,无疑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

  见状,不待吴殇说点什么,场边的男子顿时出面制止。

  “白慕少爷,这不符合规矩,请你……”

  然而,男子的话还没说完,白慕直接上前,做出一个擒住白墨的动作,随即笑道:“现在我打败了第一名,想要继续的话,就挑战我吧。”

  白慕很清楚,接下来才是最危急的关头,白墨刚才虽然赢了吴齐,但本身的消耗却不算小,如果直接对战吴殇,那必然是凶多吉少,到时候他可就孤立无援,白家也就失去了竞争资格。

  “白慕堂哥,小心点。”白墨压下体内翻滚的气息,也是冲着前方那道身影轻声道。跟白慕所想的一样,白墨也没有去逞强,场上除了白慕,都算得上敌对之人,他必须要保持最佳状态。

  拥有着不死火的白墨,恢复状态只需要一些时间罢了。

  当然,如果白慕能拿下选拔赛第一名,他也打心底高兴。

  见白慕居然巧妙的钻了规则的空子,主持的男子也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退开。

  吴殇舔了舔嘴唇,他讥讽的盯着白慕,沉沉一笑:“白慕,没想到你居然自甘堕落,想着替别人做嫁衣,这样的你已经不配做我的对手了。”

  对此,白慕倒也不生气,只是含笑道:“有没有资格做你的对手,较量一番不就知道了。”

  “呵呵……”

  吴殇淡淡一笑,旋即他大手一指,那令得场上惊呼的声音,轻轻响起。

  “对付你,何须我亲自动手。”

  话音落下,那一旁的周权,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前。

  在白慕皱眉间,周权抬起头,咧嘴一笑,抱拳道:“白慕兄,请指教!”

  一股丝毫不弱于吴齐的磅礴灵力,犹如山洪喷般,陡然自周权体内席卷而出。

  又是一位炼体九重,这些家伙,居然都隐藏了实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