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新任冥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北方港的夜风
  当看到北方港稍许显得陈旧的城门时,已是四月底了。安里翻下马来,望着城门出入口如织的人流,心中颇为感触,这趟旅行在五个月的漫长行程之后,终于到达了这处终点。五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途中发生的事情可不少,若是整理出来,也是能讲上几天几夜了。

  放在大陆其他地方,四月底早已是春天最盛的时候,但在这位于北方行省北部地区的北方港,却还依旧能够看到冰雪的痕迹。北方行省的冬天长达五个月,此时正是冬天最后的阶段,路边的树上逐渐抽出新枝,海港那里也渐渐有了别出来的船舶,但道路两旁依旧还有厚实的积雪,居民家中的屋顶依旧被白色覆盖。

  “想什么呢,进去啊。”杰森忍不住催促道。“我可是受够了这风餐露宿的糟糕生活,这一次总得找张软点的床好好睡上一宿,谁也别拦我。”要在冬天从陆路到达北方港,其难度只有这城市周边的人明白,那滋味绝对不好受。除去刺骨的寒风外,一路上还得与那难行的道路,只有寒冬才显得活跃的冬季魔兽,经常性会遇到的糟糕气候作斗争,能够在冬天来到这北方港的人,都会被称之为勇士。

  这不城门边上的那些附近村落的人们此时都在注视着这风尘仆仆,看打扮绝对不是这一带的三人,议论纷纷。安里被盯了一阵,心里也有些不舒服,挤开挡着的人群将通行证明交到了卫兵手中。在这世道,四处走动的行为并不会受到约束,但在每个城市的出入口都会有人查验通行证明,以确定来人的具体身份。几人的通行证明都是杰森托人办的,每张才十五银币,一路之下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从南方过来的?这种时候才到,你们不会是在路上耽搁久了吧。”那穿着厚实棉钢甲的卫兵打量着手中的通行证明,随即点点头,将东西交还给三人。“欢迎你们来到北方港,希望你们不要惹事,这里的人们可不是那么友好的。”

  三人进入了这座城市,这里的建筑造型与其他地区完全不同,无论大小,都是尖顶,他们还看到一些人正用长杆子弄断那屋檐边垂下的冰棱,拖着鼻涕的半大小子一个个穿的厚实,在道路两旁的积雪处玩耍。女人穿着款式独特的冬装,脸上都有着健康的红润。

  他们还见到了不少斯尔勒人,这种人种特征明显,高鼻梁,深眼廓,体毛旺盛,说话的嗓门也高出不少,其中的女性倒是别有风情,一路之上,杰森被迷得晕晕转转,寻思着要找机会试试。

  “那么就这家吧。”安里指了指前方的一间旅馆,那三层建筑有着十分夸张的招牌,上面用显得圆润的字体写着“玫瑰旅店”。安里可不觉得这冰天雪地的地方会长着玫瑰,选择这里的原因无非是这地方位于城北的居住区域,对于之后的信息打探有着帮助。

  三人将马牵进后院,立刻有人殷勤的接过,并将三人领到旅馆中,旅馆的老板是个精瘦的中年男人,穿着看起来廉价的毛皮大衣,最显眼的是他那双黑眼圈深重的双眼,一看便知道是位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家伙,简单的登记之后便将三把钥匙交给了三人。

  进到烧着炭火的房间,安里长舒了一口气,将身上厚实显得格外笨重的衣物褪去,正要给自己倒杯水喝,便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

  “进来吧,门没锁。”

  门开了,探出了奥露菲带着俏皮表情的脸。

  “怎么了?”

  “安里安里,你身上不难受吗,我想洗澡,热水澡!~”奥露菲关上门,脚步轻快的凑到安里身边,摇着对方的胳膊。

  热水澡嘛……依稀记得上一次洗热水澡时已是大半月前,在寒冷的冬日中洗上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那滋味确实够美,之前在野外没有条件,现在也该享受享受了。

  “嗯,我叫他们准备准备,对了,要不要让杰森给我们买些东西回来。”

  “别提他了,刚才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偷偷摸摸溜出去。”奥露菲撅着嘴抱怨道,压低声音说:“那个坏东西,肯定又是做坏事去了。”

  安里轻声的笑了笑,对此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那家伙毕竟土匪出身,你总不能让他永远扮绅士吧,再说这段时间也够辛苦的,他放松放松也是正常。“不管他,我去安排。”

  要在旅馆中洗一次热水澡,这要求不过分,但在这里便有些奢侈了,在将二十枚银币放在那瘦老板面前时,这个态度冷淡的家伙终于满口答应。

  但他所提供的东西也是有限的很,甚至很多器具都算不得整洁,两人倒是不介意这么多,仔细清理一番以后,终于美美的泡了顿澡,等到出浴完毕,天都快黑了。

  一身香喷喷的安里打开房门正要叫旅馆的伙计将东西拿回去,便看到杰森眉眼带笑脚步轻快的走上楼,还十分反常的哼着南方人独有的曲调。

  “回来了?”

  杰森显然没想到同伴这时候开了门,一哆嗦,连忙打着哈哈道:“我,我去打探消息了。”

  “行了,你脑子里有多少坏脑筋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们还不知道,这事我们又不会拦着你,别惹出事就好。”安里白了他一眼,伸手招呼楼下的伙计。

  “是是,绝对不惹出事,就是去消消火,正经买卖,正经买卖。”杰森好似偷了鸡般笑着,打开门笑盈盈的回了自己房间,即使关了门安里还能听到里头他得意的哼唱声。

  “这家伙……”她嘀咕了一句,转身回屋,这趟旅行路上辛苦,也该好好放松几天,冥王布置的任务是来这里寻找幸运的伊森,但拥有神弓的伊森又怎么会那样容易寻找,安里可是做好长期寻找的准备,自然不会在意同伴的一次胡闹。

  “安里安里,你快过来,我腰酸,你给我捏捏。”奥露菲趴在床上,身上只穿着薄薄的单衣,一双曲线美好的大白腿坦坦荡荡的露在外头,十分惹眼。

  “你呀,不是有自己房间吗,怎么打算留在我这边了?”嘴上抱怨着,安里还是走了过去,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早已无话不谈。

  “嘻嘻,一个人太冷清,还是有你在边上来得好,对,就是那里,啊,对对,好舒服啊。”享受着背后的按压感,奥露菲舒服的闭上眼,惬意的笑着。

  安里变换了一种手法,触碰到奥露菲柔滑的肌肤,她忍不住有些感叹,相比奥露菲那身令人羡慕的皮肤,她身上的皮肤便显得有些粗糙,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人。北方刺骨的寒风并未在战斗女仆长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倒是她自己,一双手上还有冻裂的地方,到现在还没彻底恢复。

  “安里啊安里,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啊?”趴在床上的奥露菲闭着眼睛,声音软软的问道。

  “怎么,又在想陛下了?”

  “是啊,好久没看到,好想他。”女仆长并未听出安里话语中的打趣味道,老老实实的给出了回答。

  这种坦率让安里有些羡慕,她停下手上的动作,伸手撩起女仆长散乱的长发,仔细的为她打理着那依旧还带着些许潮湿的长发。“或许很快,或许很久吧,我也说不准,你要是实在想的话,可以先回去啊,你会飞,要不了多久就能赶回陛下身边。”

  “那不行。”奥露菲转动身子,看向正为她梳理头发的安里,眸子里星星亮亮的:“陛下布置的任务没完成,我要是就这么回去,陛下肯定会生气的,奥露菲不想让陛下生气。”

  “那你就得祈祷了,祈祷我们的任务早些完成。”安里拍了拍奥露菲柔滑的背部,正要起身,却是眉头一皱,望向了窗子。

  “你也听到了?”奥露菲轻快的爬起,两人迅速来到了窗边,打开了窗户,外头天已黑了,前方的建筑中亮起灯的并不多,整个街道都黑乎乎的。

  “有人在打斗。”奥露菲捕捉着北风中那薄弱的声音,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恩,距离不远,在两条街外,走,我们去看看。”安里转身回屋,两人迅速的穿上外衣,从窗户处跃了出去。

  下坠的安里伸手抓住了上方奥露菲递来的手,女仆长稍稍用力,安里便干脆利落的落在了对面的屋顶上,两人配合默契,无声的行进在低矮建筑的屋顶上。

  随着两人的靠近,打斗的动静更加清晰。安里躲在一处尖顶屋顶的阴影处,探头观察着下方的情景。

  并不宽敞的街道中此时一个路人都没有,一群黑衣人正在围攻一个女人,那群黑衣人都是差不多打扮,脸上带着相似的面具,手中的武器也是差不多,明显是来自同一个组织。

  至于那个女人却有些特殊,那女人手中挥舞着一把与她模样十分不符合的战锤,她纤细的身段在每一次挥舞战锤时,看上去都会被战锤的力道带偏,动作十分的抓眼。她身着白色的法袍,看那样式竟是教廷法袍,只是这原本纯白的法袍已是一片污秽,看得出这位女士最近这段日子很不好过。

  是追捕教廷余孽,眼前的情势很容易判断。自从教廷本部在冬幕节被整个端掉后,大陆各处都发起了对教廷残余势力的清剿。每个城市的关卡显眼位置都贴着清剿令,到了现在每抓到一个教廷中人都可以换来两个金币的丰厚赏金,这笔钱还是现场直接付清,在大陆各处,赏金猎人,冒险者们都自发的对教廷中人发起了围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还能逃出生天的教廷中人已是凤毛麟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