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5730章 盛会召开
雷霆院后山,一头紫发的瀚海先尊立身在紧闭的石门前,凝视石门良久,终究忍不住沉声发问。

  “云逸,你可在?”

  洞府深处,已经夺取了庆云逸神躯的巫神战战兢兢躲在开启的闭府禁阵之中,凭此才没有将虚心的表现让瀚海先尊发觉。

  就在今日初选结束之日,巫神早早跟着大量人流从叩心神桥里面出来了。

  然后他听了风绝羽的话,根本不敢在洪流峰逗留,从相反方向的山路回到了雷霆院。

  回来之后,他就直接宣布闭关,不管是谁来问,包括陆震远前来,他都没见。

  不过巫神知道,所有人他都可以躲过去,唯有瀚海先尊不行。

  炼化了庆云逸的毕生记忆,巫神深深知道,瀚海先尊是一个非常称职的恩师,他不是不会对自己不闻不问的。

  好在有了风绝羽的指点,巫神在叩心神桥里面的时候就准备了很多说辞来应对这一刻的难关。

  只是真到了这一刻,巫神还是难免害怕被瀚海瞧出什么端倪,故而不敢现身相见。

  外面传进瀚海先尊的声音,巫神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然后费了半天劲,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弟子在。”他学着庆云逸的口吻。

  瀚海先尊:“既在,便出来一见吧。”

  巫神再次打了个哆嗦,出去,那岂不是自寻死路?我才不出去呢?

  他回道:“弟子无能,无颜面见恩师,望恩师恕罪。”

  瀚海先尊脸上闪过不悦,道:“小小的打击都承受不了,日后如何证位天神?”

  巫神回:“恩师在上,弟子不敢隐瞒,此番神桥一行,弟子确实深受打击。”

  瀚海先尊没说话,静静听着。

  巫神慢慢进入状态了,语气幽怨自责道:“虽然深受打击,但弟子在神桥中亲眼见证了风绝羽那小子的实力,说实在的,原先我不服,大大的不服,总觉得他有什么了不起的,敢打我耳光,当众羞辱我……可这一次,我有些明白了。”

  瀚海先尊眼中闪过诧异之色:“哦,你明白什么了?”

  “差距!还有心境!”

  巫神痛心疾首:“我和他的确存在差距,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我现在不想知道,而心境,我亦不如他,于是弟子便想,可能弟子有很多不足,以往过于骄傲,喜欢听人吹捧、夸赞,竟不知何时,走上了岐路。”

  “这次失败,弟子心中很不甘,可也并非是坏事。”

  “弟子觉得,一个风绝羽算不了什么,修道途中,比弟子厉害的比比皆是,倘若遇到一个便被打击的心境崩坏,那我还有什么资格修道,有什么资格日后证位天神?”

  “所以恩师不必为弟子担心,弟子只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清楚,待想通了,想必会好的。”

  一通苦诉衷肠,瀚海先尊都为之动容了。

  也许是巫神把庆云逸的语调情绪控制的很好。

  又也许是此次打击太大,瀚海先尊本能希望爱徒能有些改变。

  当巫神说完这番话后,非但没有引起他的怀疑,还让瀚海先尊动容很久。

  “痴儿,你能这么想,没枉费为师教导你一场。”

  瀚海先尊感叹:“你说的没错,修道一途千难万阻,一时荣辱代表不了什么,身为神者,求索于道,心境当排首位,只要心境不乱、道基则无可撼动,他日何愁不能一飞冲天,你,还不错。”

  巫神心脏怦怦直跳,但语气极至哀伤:“弟子明白了,恩师恕罪,弟子不想出去,就让我在这静一静吧。”

  “静一静,也好。那为师就不扰你了。”

  瀚海先尊说完,绝尘而去。

  隔了许久,巫神才战战兢兢的从洞府里面蹑手蹑脚地出来,见外面真的没人了,才松了口气,暗道一声好险。

  “还是主人说的对啊,要瞒过瀚海的耳目太难了,短时间内,绝对不能跟他见面了,我就算死,也不能见他。”

  喃喃自语着,巫神径直回到了洞府中,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又在洞中用风绝羽送给他的大量宝物,加了好几十道禁阵结界,这才安心的修炼起来。

  ……

  初选结束,意味着地匣盛会即将到来,这一个夜里,所有人夜不能寐,更有许多人,如似华雪扬、莫问那般悉心准备着。

  而在天罡门的各个角落,有关于风绝羽、叩心神桥的话题,依旧被炒的极热。

  大有风靡全宗的驱使。

  随着初选一战的结果散播出去,如今还有谁敢说不知道风绝羽是谁的?

  那已经不是冉冉新星的问题了,风绝羽的异军突起,正如一个为千古万世所传唱的不朽神话,在每一见证者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