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3嘉年华
  晚间,派斯英,却繁华如午夜后的贝奇。

  “如果你要到我这里来,那就到我这里来!”丝贝拉带着个尖帽子,挥舞着手里的扫把,然后被一帮人拉住,绑到了火刑架上。但这并没有阻止丝贝拉说话,盯着自己身边不断被正在绑缚自己的人穿透、镶嵌的青色身影,“现在我像个疯子一样的对着空气说话!”

  “你就是个疯子。”青色的身影绕着火刑台走了一圈,“所以要被绑在柱子上被烧死。”

  噼里啪啦,廉价的彩灯一边开始从火刑台下闪亮,一边被人缠绕上了丝贝拉的身体。被束缚住的丝贝拉翻了个白眼,提气,然后“啊!”尖锐的跟要死了一样,“你们会付出代价的!我诅咒你们!诅咒这片土地!你们都会死亡!!”瞪着一双眼,看着台下茫然的观众,“你!你!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们的死亡!在我的眼睛里!!”脑袋一偏,不动了。

  台下的人么,相互看着,“呃,这是什么表演来着?”

  “塞勒姆的女巫审判……”

  “哦……好怪,我们走吧,听说那边在演殖民战争……”

  “呃……我不知道……好像都是印安人被外来人‘欺负’的表演……我们去打游戏吧。”

  “赞成!”

  丝贝拉耷拉着的头抬起来,嘴角一扯,扭着身体甩掉了缠在自己身上的彩灯和绳索,从火刑台上跳下,看了眼青色的身影,“我不是疯子,我在表演被烧死的黑女巫。”懒得多说什么的往火刑台后走了。

  “我在派斯英绕了大半天,你跑哪里去了?呃,在你跑来这里演,啧,黑女巫之前。”

  “实验室。”火刑台后是烧烤摊,丝贝拉站在了自己丈夫柯登的身旁,指着差不多了的烤肉,意思很明显。

  “呃,你的实验室在哪里?”青色的身影啊,自然就是斯隆了,也当然的,鬼知道他本体在哪里。不过看他青色的脸上的不耐烦,又四处张望着的样子,应该是在示意丝贝拉去个隐蔽的地方说话。比如,实验室。

  “哼。”丝贝拉接过大盘的烤肉,“好像我会告诉你似的。”上下打量着斯隆,意思么,灵魂行者啊,不好防——

  还记得斯隆的特别技能么,被青色的斯隆拿到的东西,可以瞬间跨越空间、甚至世界(斯隆救利普的时候就干过,把在梦境里的利普拉回来)的回到斯隆的本体那边呢~

  丝贝拉都干脆的把自己的实验室建在地下了,怎么可能让这种东西进自己的实验室。

  青色的斯隆扯了扯嘴角,“如果我要偷你的东西,我早就偷了。但我没有不是么,隐藏自己的呆在疗养院……”说着说着就来气了,“要不是格兰德的吸血鬼……”

  丝贝拉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烤肉丢回给柯登,“没寿!”转身就走,“你有事情么,灵魂行者?”也不是去干什么,回到火刑台上了,重新抓起了之前被绑缚时丢掉的破扫把,颇有气势的站在火刑台边缘,瞪着远处涌过来的一帮人。

  “呃……你在干什么?”

  丝贝拉没看斯隆,继续颇有气势的看着涌过来的一帮人,呃,一帮背着塑料盾牌,挥着泡沫刀剑的家伙。

  “通关密言!”丝贝拉对着这帮人喊。

  “如果黑夜掩盖了人的双眼,那刺客手中的利刃,就是开启宝藏的钥匙!找到刺客的勇士,会被奖赏!”为首的人,呃,菲兹,这么喊了。(扎克的角色是刺客)

  “恭喜!勇士们!你们通关了地下城!”丝贝拉取下了头上的尖帽子,在里面掏了半天,掏了张纸条出来,照着练,“作为第一支通关的队伍,你们获得由新月(麦姬)提供的私人订制香水套餐一份,请前往东会场领取。”塞回纸条,带回帽子,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还站着干什么,去领奖啊!”

  人群又涌走了。

  丝贝拉又跳下火刑台了,还是回烤肉摊,“现在熟了没!”丝贝拉好忙的样子。

  “焦了。”

  “随便了。”丝贝拉接过了焦黑的烤肉,开始‘享用’。

  本就是青色的斯隆,脸上似乎罩了一层纱,“利普死了。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亲自。”

  塑料餐叉在试图刺破焦黑的肉质时,把一次性纸盘也戳穿了。丝贝拉看了斯隆一眼,嘴角抽动着,“哼,别说笑了,梦魔死不了。”

  “是,但他和死了没什么两样,他在一个没有梦的地方,没有现实,没有虚幻,时间也不存在,和一切都没联系的孤立世界里。他出不来了。”

  “是么,那你是怎么知道还有那种世界的?”丝贝拉应该是觉得问了个有力的问题,“你去过?哼。”

  “一部分我,也回不来了。”

  丝贝拉皱了眉,也不知道因为漏洞的餐盘让她手上沾了肉汁,还是其他是么,“那你是怎么去的?”

  “重点不是我是怎么去的,而是那种世界是怎么产生的……”

  被打断了,丝贝拉甩着沾染着肉汁的手,“如果你要和我讨论严肃的问题,我说了,亲自过来。我没兴趣跟,哼,一部分,讨论东西。”

  “我不能。”青色的斯隆撇了嘴,“我现在离不开我在的地方。”

  “离不开的地方是……”等补完。

  “诺·瑞佩特的家。他的状态非常差,因为他没保管好的第三把‘柯尔特’,扎克死了。而且同时,‘柯尔特’也失踪了,没人知道拿着‘柯尔特’的艾伦跑到哪里去了。”脸色阴沉起来了,“最糟糕的情况,是跑到纽顿去了……”

  “呵,你又关心什么纽顿。”丝贝拉侧歪了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对巴顿发生了什么有一点概念么?”

  “诺告诉我了。扎克本要面对魔宴的托瑞多,而他们就在巴顿。”不知道想表达什么的啧了一声,“啧。知道扎克在干什么,对巴顿情况也就补全了吧。啧。”再啧一声。

  丝贝拉的脸色发生一次转折——斯隆的话音刚落时,仿佛本能的张嘴,但瞬间就闭上了,阴沉着,继续在餐盘上戳洞。沉默了好一会儿,“你想要什么!”

  “原本只是想亲自通知你利普的‘死’,至少他曾经作为巴顿的灵魂也异族,也把你当做朋友。现在么,在诺那边差不多补全了巴顿中的事情,我想要你的帮忙,帮我回收第三把‘柯尔特’。”

  丝贝拉没回应,看了眼时间,“你有十分钟,下一场塞勒姆女巫审判还有十分钟。”

  “呃,好吧。”斯隆只能顺着丝贝拉,“从诺那里知道,巴顿里所有人,已经都知道第三把‘柯尔特’了对么。”莫名的又是一声“啧。四个世纪生命的吸血鬼,在自己家里,被个人类杀了……”

  “你还有五分钟。”被报时了。

  斯隆愣了一下,时间什么时候真的飞逝的?“呃。”也该意识到丝贝拉不想听任何评论扎克死亡的话了吧,除了顺从还能如何,斯隆整理着自己要说话的,“诺也告诉我,他保留了对我的承诺,没有告诉其他人,第三把‘柯尔特’是怎么出现的。”

  丝贝拉这时抬头看了眼斯隆,“所以你本体要在诺家里盯着他?担心他被异族找上?”

  斯隆摆了摆手,“不是担心,已经有人去找过他了,炼狱的守门人,里欧,被我赶走了。还有一些在暗中窥探着。谁都想知道第三把‘柯尔特’是怎么出现的。还有一部分,是为了追问格兰德中……”

  “三分钟。”

  “呃,你什么毛病!如果我没记错,你讨厌扎克!”斯隆不耐烦了。

  “一分钟。”

  “你不可理喻!”

  丝贝拉放弃烤肉了,随便在帽子上抹着手,回到火刑台上了,打了个手势,“开始!”

  “呃!”青色的斯隆跟在丝贝拉身边,指着台下空无一人的座位,“人都没有!”

  谁管这个根本就不在这里的青色虚影,一帮人已经围住了挥舞着扫把的丝贝拉。

  斯隆无语的退后两步,不是他介意被人窗过自己,而是介意这种莫名的排斥。

  “你挡住我了。”火刑台的边角,一个声音出现了。

  斯隆有些惊讶的回头,他以为这里能看到他的只有丝贝拉和柯登。

  说话的人是艾克,对,死过一次,现在是圣徒的天使——卡米尔的容器。虽然语气有些冷淡,但脸上带着笑容,很怪异。

  “你又是谁??”

  “你不用知道。谁也不是,但你挡住我了。”说着,还往一旁挪了挪,保持着看着丝贝拉被人绑上火刑架的场面微笑。

  斯隆皱了皱眉,抬手在艾克身上拂过,“你是个容器,天使的。你是圣徒的人?”

  艾克没回答,继续在火刑台的边缘,微笑的看着火刑架上发生的一切。

  斯隆抿了抿嘴,“你也在表演什么角色么?”只能这么想了。

  “恩。”

  “谁?围观的,呵,被黑女巫诅咒的群众么!”

  “不,我扮演扎克。”视线瞟了斯隆一眼,“你不知道么,塞勒姆的审判,是扎克瑞·托瑞多帮黑女巫策划的一场戏。把黑女巫最难生存的塞勒姆,变成了黑女巫的避风港,持续到现在。”艾克收回了视线,继续微笑,“现在,别打扰我扮演的扎克欣赏自己的作品。”

  斯隆阴沉着脸,没阴多长时间,消失了。回归本体了。

  诺的家。

  确认了一下诺还蹲在浴缸里,斯隆烦躁的坐在了沙发上。

  “你需要一些茶吗?先生?”胖女佣缪娜。

  “不用,谢谢。”斯隆开了电视。心情没有变好,因为都在报道巴顿的文化之宴,嘉年华。更糟的是——殖民战争应该是个大型表演,塞勒姆的女巫审判都能表演几个来回了,殖民战争才结束,进入了联邦独立的进程。而斯隆,在画面里看到了在舞台边缘,被某个保持微笑的人来回挑选,最后分裂背离的十三个人。

  “啧!这算什么!巴顿终于有的一次文化活动,都要来纪念那个被给人类弄死的家伙么!”

  自然的,着烦躁的抱怨,是已经从沙发上站起的青色身影。本体么,已经撇着头,继续使劲按遥控器换台。

  “这其实……”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陌生声音,“非常,恩,非常暖心~”

  “谁在说话?!”

  不是斯隆,斯隆做的是瞬间将两个自己拉开距离,警戒让自己的视野发挥到最大。

  “谁在说话?!!”惊慌的声音再次从缪娜嘴里发出。

  第三次没能问出来,缪娜就倒地了。她宽阔的、倒下的身体后,露出的是个陌生人。

  带着铆钉的皮靴,开敞的皮质大衣,带满了难以分辨是凶器的老虎指还是戒指的手抹掉了黑色嘴唇旁边的血迹。红色的眼,在晕染的黑色眼圈中抬起,“有意思,灵魂行者。”

  “你是谁!”这是斯隆了,看了眼地上的缪娜。

  这动作被捕捉到了,“放心,她还活着,我并没有一顿只吃一种食物的习惯,会腻~我喜欢盛宴~”无声无息,已经占到了斯隆的身边,黑色的嘴唇咧开着,“像这样~盛宴~”涂抹着黑色指甲油的小拇指,妖异的勾着电视中的画面,嘉年华,“但好像那里非常不安全~”

  “伊莱!托瑞多!”

  “你认识我?”仿佛是欣喜,指间碰向了斯隆。本体。

  斯隆的本体瞬间软到,伴随着另一个青色的身影已经让到一边,拉开距离,阴沉着盯着这个入侵者!“继续,碰我!吸血鬼!”

  “呜~好冷淡~”伊莱没有碰,而是后退了。必须的,软到的斯隆就是具尸体。“我喜欢你~”伊莱开始往屋内走,浴室的方向,“放松,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呵呵,我对血液的解析能力不如勒森布拉,所以,我需要更多的呵呵,目击者……”

  这话没说完,浴室门开了。湿漉的诺还提着只酒瓶,看着伊莱·托瑞多,平静的,“你想要什么。”

  “事实。扎克瑞·格兰德,真的死了么。”伊莱看着面前的人,表情有点奇特。

  因为诺直接转身回浴室了,这不是无视,是情绪……

  伊莱挑起了眉,往四周看了看。像什么,迷路的家伙又找不到热心的路人帮助,站在十字路口发呆。

  “好吧。我想我确认了。”伊莱走向门了,“哦~对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人在意,艾伦在我手上,被折磨着,为他杀死扎克瑞·托瑞多的罪行付出着代价,永远。传话,给巴顿的异族们,新的托瑞多来了,务必欢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