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重生记 > 启佑番外(109)
  听到儿子贴身丫鬟怀孕三个月,陈二夫人惊得差点跌倒在地。还是丫鬟眼疾手快,将她扶住了。

  半响后,陈二夫人赤红着眼问道:“这事,二老爷跟焕胜知道吗?”

  舒氏摇头道:“他们都不知道。”若知道,哪能那般顺利将人送走。

  听到这话,陈二夫人松了一口气。丈夫知道也不怕,他不仅不会往外说还会捂得紧紧,因为丢不起这个脸。儿子不知道,也就不怕会闹起来了。

  陈二夫人一脸感激地看着舒氏,说道:“大嫂,谢谢你。”若这事闹出去,哪怕儿子以后考中举人进士,在京城也说不到称心如意的婚事了。

  舒氏说道:“人在我的陪嫁庄子上,过两天我将人交给你。”要如何处理,那是陈二夫人的事。

  陈二夫人摇头说道:“大嫂,等他们去了江南,你再将人交给我吧!”作为儿子,陈中宣肯定也要扶灵回老家去的。等二老爷离开她再来处理此事,也没有后顾之忧。

  舒氏嗯了一声道:“好。”

  回到自己院子里,陈二夫人屁股都还没坐热就看见陈中宣闯进来。

  陈中宣一脸怒火地盯着她问道:“你去找大嫂做什么?”

  “我找大嫂做什么,没必要告诉你。”既撕破脸,陈二夫人也不给他留面子了。

  看着陈中宣靠近,陈二夫人恶狠狠地说道:“你若是再敢碰我一根手指头,我就去衙门告你宠妾灭妻。”

  陈中宣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敢?”

  “你试一试,看看我敢不敢。”

  当今圣上最厌宠妾灭妻的官员,一旦确定就得摘了乌纱帽。陈中宣不敢动手,只是呵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非要将这个家搅和得不成样你才高兴?”

  陈二夫人冷笑道:“你有将我当妻子吗?怕是在你心里,那贱人才是你妻子,而我不过是个摆设。”

  “你胡说八道什么。程氏不过是一个妾,哪能跟你比。”这话是真是假,就只有陈中宣自己知道了。

  陈二夫人如今再不相信陈中宣的话了:“以前是我傻,才会相信你的话。陈中宣,你要如何宠程氏我不管。不过若是来招惹我,别怪我拼个鱼死网破。”

  看着一脸狠厉的陈二夫人,陈中宣还真有些怕了:“我看你真是病得不轻。”

  陈中和睡到中午还没醒来,陈焕章去叫他起来用膳,结果发现他脸色红通通的。陈焕章摸了下他的额头,发现滚烫滚烫的。

  舒氏在外面听到陈焕章大声叫着去请大夫,忙走进去问道:“怎么了?”

  陈焕章一脸急色地说道:“娘,爹发烧了,额头好烫。”

  舒氏让珍珠去打了水来,然后将蘸了水的湿毛巾放他额头上。

  看到陈焕章眼眶都红了,舒氏忙安慰他说道:“章儿别着急,你爹估计是最近太累没休息好,所以才会生病。”这些日子陈中和忙里忙外一个好觉都没睡,如今又遭此打击,铁人也受不住。

  陈焕章见陈夫人半点不担心,忍不住说道:“娘,我知道爹有诸多的不是。但他以前对你好,也很疼我跟大姐。娘,你给爹一次机会好不好?”他就希望一家人,能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欢欢喜喜的。

  舒氏将后面那句话给忽略,当没听到:“嗯,以后你们姐弟好好孝顺他。”

  陈焕章闻言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也没再多说了。

  大夫很快过来了,所说的与陈夫人所想的基本是一样的。陈中和疲惫过度,加上又受刺激这才受不住病倒了。

  开了方子,大夫就走了。

  陈中和一直到半夜才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守在床边的陈焕章。

  陈焕章见他醒来,惊喜不已:“爹,你醒了。”

  陈中和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娘呢?”

  听到舒氏去休息,陈中和眼神瞬间黯下去了。想以前生病,妻子都会守在身边的。可现在,他昏迷这么长时间都丢开不管。

  陈焕章关切地问道:“爹,你饿了吧?我让人给你端小米粥来。”

  吃了一碗小米粥,陈中和感觉人舒服了许多:“章儿,你也去睡吧!有事,我会叫丫鬟的。”

  陈焕章哪放心走开:“爹,我就睡在旁边,有事你叫我吧!”

  等陈中和在睡着,舒氏就过来了:“章儿,你去休息,这里我来守着。”若不是为儿子,她才不管陈中和。

  陈焕章笑着道:“好。”

  第二天早晨,陈中宣来探望陈中和,不过被舒氏拦在了门外。

  既事情闹开了,舒氏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大夫说你大哥是伤心过度,才会病倒的。二老爷,希望你能让我家老爷安安心心养病。”这话,就差直接说是陈中宣害得陈中和病倒的了。

  陈中宣涨红着脸说道:“大嫂,若是大哥身体好些,请派人告知我一声。”说完,狼狈地离开了。

  陈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中和正值壮年,吃了药躺了一天,人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见他要起来,舒氏冷冷地说道:“大夫说你是劳累过度才病倒,这段时间需要好好休息。”

  陈中和强撑着说道:“我没事。”

  舒氏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若死了,焕章还得再守三年孝。到时候别说科考,媳妇都没法娶。”一般来说,孙子是守一年孝。当然,所谓的一年其实就是九个月。不过陈焕章是嫡长孙是家族的继承人,按照礼法得守三年也就是二十七个月的孝。所以明年的乡试,他事不能参加的。

  陈中和看着舒氏,问道:“凝娘,你就这么恨我吗?连我的死活你都不管了。”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股悲凉。

  舒氏摇头说道:“有爱才有恨,无爱又哪里来的恨。”这意思,她并不恨陈中和。

  陈中和心头一抽抽的疼。夫妻闹到这个地步是他一手造成的,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谁让他总顺着母亲。

  等陈中和痊愈,已经是五天以后的事了。这几天,家里家外的事陈夫人不准陈焕章去做,全都丢给陈中宣。省得陈中宣没事,有琢磨怎么算计他们大房。所以这几日,累得陈中宣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陈族长听到陈中和说要扶灵回江南,有些担心地说道:“你的身体吃得消吗?中和,身体为重。若身体受不住,明年开春再扶灵回去吧!”若明年扶灵回老家,他得先走一步。在江南呆习惯了,这里的气候他已经不大适应了。

  陈中和笑着说道:“大伯你放心,我已经好了。”

  过了两日,陈中和与陈中宣两兄弟就扶灵回江南了。兄弟两人一走,整个陈府瞬间就冷清下来了。

  陈二夫人趁机,将碧玉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掉了。然后,将她配给庄子一个鳏夫。

  没卖到楼子里去只是将其配给个无儿无女的年轻鳏夫,算是手下留情了。

  舒氏知道这事,眉头都没皱下就丢开了,问了心腹:“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因为七七是重孝不能家里不能摆放色彩鲜艳的东西,所以她都没给外孙置办礼物。如今,都得补上。

  珍珠笑着道:“都放好了。”

  第二日,舒氏就带着陈焕章去了佑王府。因为提前打了招呼,这日孩子在家。

  元哥儿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裳,整个人胖嘟嘟的,别提多可爱了。

  舒氏看抱着元哥儿都舍不得撒手。

  陈焕章在一旁等得有些着急,忍不住说道:“娘,你让我抱下吧!”

  舒氏将孩子递给他。原本还怕他抱不好,却没想到抱起来似模似样的。

  陈慕青很诧异地问道:“焕章,你以前抱过孩子?”动作这般熟稔,肯定是抱过孩子的。

  陈焕章嗯了一声笑道:“抱过好几次先生的小孙子……”

  话没说完,就见元哥儿朝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陈焕章仿若捡到金元宝一样,大声叫道:“娘、大姐,元哥儿冲我笑了。”可惜说完,元哥儿又不笑了。

  舒氏好笑道:“这么小的孩子哪会朝你笑。他刚才笑,那都是无意识的。”

  不管舒氏跟陈慕青怎么说,陈焕章认定外甥就是跟自己笑了。

  难得看到陈焕章这么孩子气的一面,陈慕青乐得不行。

  说了一小会话,陈慕青关切地问道:“焕章,您明年不能参加乡试,可有什么打算?”

  陈焕章说道:“先生的意思是让我明年去考白檀书院。”守孝期不能科考,却没限制不能考学。唐大儒的意思让陈焕章靠去白檀书院念几年书,这里面名师多。在里面学几年不仅增长见识,也能多认识一些人扩宽人脉。以后入仕,这些同窗那都是资源了。

  陈慕青觉得唐大儒考虑的很周全:“那你这段时间好好温习,明年争取考个好的名次。”以她弟弟的才学,不出意外肯定能考进白檀书院。就是不知道,能否考进前三名。

  陈焕章笑道:“姐,我不会让你跟娘失望的。”

  陈慕青很欣慰。

  舒氏让陈焕章抱着孩子出去后,问道:“慕青,太医说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陈慕青笑着点头道:“太医说我养得很好。不过我婆婆说孩子若隔得太近不好管教,让我过两年再生二胎。”

  舒氏其实也是想跟陈慕青说一年之内不要再怀孕,听到韩晶晶说隔两年更没话说了。世子妃,真是个宽厚的婆婆了。

  陈慕青笑容满面道:“娘,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不懂不会的,会问婆婆的。倒是焕章守完孝又要准备乡试会试,到时候不得二十多岁才能成亲了。”

  舒氏笑着说道:“牧家又不是不讲理的人家,再者牧家姑娘比你弟弟还大了三个月。两人的婚期,肯定是定在你弟乡试后。”

  如今陈慕青操心的也也就陈焕章这个弟弟了,听到这话她才就放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