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后妃保命准则 > 89.第 89 章
  此为防盗章

  不过皇后这一出也算是杀鸡给猴看,告诉在座嫔妃,后宫之中只有她才是真真的主子,没有人可以越过她去。

  当然也有不以为意的,就比如淑妃,她并不怎么看皇后的脸色过日子,毕竟她膝下养着皇上唯一的皇子。

  不过沈玉珺想着皇后也未必一直这么有底气下去,中宫无子,这是皇后最大的暗伤,其次就要看皇上还能容得周家几时了。毕竟现在这位皇上不是先帝那般境况,怎会容得周、叶两家蛮横专权?迟早周、叶两家是要退出权力核心的。

  沈玉珺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宣之于口的,心里明白就好,对皇后是必须要恭敬的,当然也只是对皇后。

  之后皇后又相继问了些宫里的事儿,就散了。在皇后娘娘离开之后,妃嫔们也按照位份依次离开。

  沈玉珺当然是落到最后才走。就这一会下来,她的膝盖都有些酸涩。走在回添禧楼的路上,她也是由竹云搀扶着。不过外人看着也没什么特别,毕竟宫里人多口杂的,一时不察就能传出千奇百样的话来。

  “沈妹妹慢走,”沈玉珺身后传来娇软女声,光听声音就知是个美人儿。

  她不动声色地收回由竹云搀扶的手臂,转身就见黄贵容款款而来,曳地飞鸟描花长裙随着微风稍稍摆动,飞鸟好似活了一般,好一番生动。

  沈玉珺和黄贵容相互见了礼。沈玉珺也不拘泥,率先开了口:“姐姐刚刚都让我看岔了眼,真是让姐姐见笑了。”

  黄贵容对自己的相貌一向都非常有自信,对于沈玉珺的直接夸赞,她还是有些高兴的,但嘴上还谦虚道:“妹妹说笑了,妹妹才是气质雅致之人,我也是空有一番过得去的相貌罢了。”话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受用的。要不是生对了这张脸,她怎么会以区区四品官家庶女的身份就在三年之中爬到了四品的位份。

  沈玉珺笑道:“姐姐怎么这么谦虚?如若姐姐这般还自认相貌过得去,那我且不是成了无盐之妇了。”沈玉珺说完便掩嘴轻笑。

  “妹妹莫要再打趣我了,”黄贵容好似羞涩地说:“妹妹这是要回宫了?”

  “是的,宫里还有些事要打理,姐姐这是准备去哪啊?”沈玉珺原也只是顺口问道,并未多心。

  黄贵容也不相瞒:“这会空气清新得很,我正准备去御花园逛逛,想必那的空气定然更为清新,顺便也可疏散疏散。”

  “姐姐真是优雅之人,我就是个俗人了,入宫至今还未到御花园逛过,看来真是要找时间好好到御花园走走了,也好去去身上的土气。”沈玉珺并未打算和黄贵容一起逛御花园。

  黄贵容见沈玉珺并不是一个好拉拢的人,也就不急于一时了:“妹妹倒是个风趣之人。”

  沈玉珺闻言也知黄贵容不会过多纠缠,心里倒是对她高看了一眼:“那我就厚颜接受姐姐的赞了。”

  “妹妹果然惹人欢喜,跟你稍稍聊了这么几句话,我倒是乐呵几次了。”黄贵容手执绣帕掩嘴轻笑。

  “真是让姐姐见笑了,”沈玉珺眼瞧着黄贵容,心中想着果然传言误人。这黄贵容哪里是个好对付的,看来很多都看走眼了。之前听说这位三年前被送进宫的主子,是个花瓶。这会就沈玉珺看来,花瓶的确是,但内里却也不空。

  三年前虽说选秀取消了,但还是在京里五品以上的官员家里,选了几位样貌出众的闺秀送进宫,以充实后宫。这位当年被选,说明就不是个没成算的。草包之名,就不知道是哪位有心人传出来的?

  两人就这样一路聊着,很快就到了岔路口,黄贵容看了看通向御花园的青石路,转头对沈玉珺说道:“今儿我跟妹妹一见如故,日后妹妹若想逛御花园要是想找人陪,可要记得打发人到我那知会一声。”

  “那我就先谢过姐姐的好意了,到时只希望姐姐别腻了我才好。”沈玉珺也顺杆回话,毕竟别人都抛出球了,她也不好不接,但至于日后的事儿,谁又能说得清呢?反正在没到一定位份前,她没事是不准备出添禧楼的。

  “好,那我就先走一步了,”黄贵容也不拖沓。

  “姐姐好走,”沈玉珺和黄贵容互别后,就带着丫头们回了添禧楼。

  “小主,您这是在拉拢沈德容吗?”书画扶着黄贵容。

  “是,也不是,”黄贵容脸上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妩媚:“沈氏能在这么短的时日里,就连升三个位份,这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我今儿也只是想要探探她的深浅罢了,至于拉拢现在还早着呢。”

  “小主慧智,”书画笑道。

  “小主,这沈德容表面上看去是个没多大心思的,就不知内里是黑是白?”书旗说道:“小主也不可大意?”

  “你说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事还是防着些好,以免让人算计了去。”黄贵容想着沈玉珺嬉笑嫣嫣的样子:“这后宫怎么会有单纯之人?”

  黄贵容主仆这厢在说道些什么倒是不影响沈玉珺的好心情。

  “小主,您是打算只用罗绸和织锦做衣裳吗?”竹雨问道。

  “嗯,就用这两样吧,”沈玉珺轻抚着手中的罗绸,想着真不愧是进贡的:“那云锦太过名贵,我现在还不能穿,先收着。”

  “是,奴婢知道了,”秋菊福礼道。

  “小主,奴婢回来了,”冬梅从外面快步走进屋内:“小主,奴婢打听到了红菱的身世了。”

  “先喝口水慢慢说,”沈玉珺坐到榻上。

  冬梅急急地喝了两口水,就说道:“奴婢找了当初和红菱一批进宫的宫人们打听过,红菱的家乡在兆远城,当年她爹捐了个小官,她才有机会入宫选宫女的。”

  “小主,奴婢记得孙贵嫔娘家的祖籍就在兆远。”秋菊点到。

  “红菱本名叫什么?”沈玉珺问道。

  “红菱姓赵,但据一个她同乡的宫女说红菱的母亲好像是姓孙。”冬梅不差一毫的把打听到的消息一一汇报给沈玉珺。

  “我知道了,”沈玉珺想了想,扭头吩咐秋菊:“你看看能不能打听到叶婕妤的一些习惯,比如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