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后妃保命准则 > 56.第 56 章
  看着她们离开之后,沈玉珺坐在榻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人有的时候真的会很无奈,她明知道丽妃是个什么心思,但她却不能宣之于口。她也很想直接对上丽妃,但就是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她心里吃不准,也就一时拿不定主意了,不过她总这样躲着也不是个法子。

  “娘娘,您也别担心,冯嫔小主这样做是对的,至少暂时她可以光明正大的避着,别人也说不出个什么不好来,”竹雨说到。

  沈玉珺点了点头:“这次只能委屈她了,毕竟她也是受了无妄之灾。”要不是冯嫣然跟她交好,丽妃又怎么会把心思动到她身上:“现在咱们也不用再猜了,丽妃要拉的那个垫背就是本宫,不会错了。”

  竹雨有些气恼地说:“丽妃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她觉得是本宫沾着她了,”沈玉珺真的是觉得自己非常无辜,这怀孕的事儿也不是她能控制的,怎么就能怪到她头上了?再说真要怪谁,那估计只能怪皇上。

  竹雨翻着小白眼,嘴里嘀咕了一句:“她简直就是疯狗,逮谁咬谁。”

  “你说本宫是不是要去见见德妃娘娘?”沈玉珺已经不打算再坐以待毙了:“当初德妃娘娘跟丽妃是一同进的王府,想必德妃娘娘对咱们这位丽妃也会有些兴趣。”不管皇上对丽妃抱着什么想法,单论丽妃怀的胎有异这一点,想必他也不会过多的护着丽妃。

  “娘娘您不躲了?”竹雨笑着说,实在是这段日子太憋屈了。

  沈玉珺一手托着腮帮子,嗤笑了一声:“还躲什么呀?与其被丽妃逼着跨出昭阳宫,还不如本宫主动出去。她不是想要拉本宫做垫背吗?那本宫就给她机会,接下来就各凭本事吧。”她也是时候让丽妃知道知道这宫里她说了不算,也好叫她懂得什么是收敛。

  沈玉珺到重华宫的时候,德妃正躺在贵妃椅上,拿着本游记在看。婉依看是熙修仪就急急忙忙地进去回禀了:“娘娘,熙修仪来了。”

  德妃闻言,就放下了手里的书:“请进来吧,”说着人也跟着起身了,伺候在一边的宫女赶忙上前去想给德妃整理妆容,不过被德妃抬手给阻止了。

  沈玉珺进来的时候,德妃披散着一头乌发正站在殿内等她。她赶忙上前行礼:“臣妾给德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德妃知道她规矩,淡笑着上前扶着她起来:“就你规矩多,有了身孕也不松懈,”说完便拉着沈玉珺来到榻边坐下:“你有身孕不能喝这浓茶,本宫让婉依给你泡杯枸杞红枣茶。”

  沈玉珺淡笑着说:“多谢娘娘费心了。”

  “你今天怎么想到来本宫这里走走了?”德妃可是知道沈玉珺的,她一向就不爱走动,怀了身孕之后,更是不见人影。

  沈玉珺眼神扫了一下散在四周的宫人,德妃自然是把她这举动看在眼里了,笑了一声,就摆摆手示意伺候在一旁的宫人都下去,只留下婉依在一边服侍着。

  沈玉珺看着殿门关上才扭过头看向德妃,无奈地笑了:“这样神秘兮兮的,搞得臣妾自己都不自在。”

  德妃见她脸上带着些许自嘲,就端起了炕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在宫里,小心谨慎是对的。本宫也不能保证本宫这重华宫就是密不透风的。”以前她还敢说,但自从知道菀瑕是丽妃的人,她就不敢再这么夸口了。

  “今天来,臣妾也是有些私心的,”沈玉珺既然来了重华宫,有些事情就不打算瞒着德妃了,但不该讲的她也一句都不会讲。至于德妃自己猜出来,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德妃放下手里的杯子,抬头看向沈玉珺:“你说说看,看本宫乐不乐意允了你这份私心?”她倒是不介意沈玉珺有私心,毕竟是人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就说她跟沈玉珺交好也未必没有私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古以来的道理,她懂的。

  沈玉珺看向了德妃,也不打算再啰嗦,就直接奔主题了:“姐姐应该知道我这段日子未踏出昭阳宫半步。”

  德妃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她见沈玉珺都自称了,那她也就不再端着架子了,带着打趣的意味说:“你平日里也不爱到处走动,我还以为你这是有喜了之后,人也变得更懒了。”

  “噗……”沈玉珺忍不住笑出了口:“就算是再懒散也没有半个多月不出门的,”她倒没有不好意思,也不嫌丢脸,脸上的笑也有了些自嘲:“妹妹这是被人给盯上了,”说着还抬眼看向德妃,故意皱了皱眉头,显得很无奈的样子。

  她不说,德妃还真没想到这一点,稍微一思虑,就开口道:“这宫里能盯上你的,你又怕的,丽妃啊?”

  沈玉珺憋着嘴,无力地点点头:“跟姐姐说话,就是舒畅。”

  “哈哈……”德妃看沈玉珺垂头丧气的样子笑了:“你这是夸我?你都那样说了,不是丽妃,难道还是杨氏不成?”说着她脸上的笑也歇了些:“说吧,你是怎么惹上她的?”

  “还能是什么?”沈玉珺端起红枣茶喝了一口:“还不就是那点子鸡毛蒜皮的事儿。”说着低下头朝自己的肚子扫了一眼,意味就分明了。

  德妃也想到了,就忍不住白了她一眼:“那你说的私心呢,就是来我这扯虎皮?那我可要跟你明说了,丽妃可不怕我。我虽说是四妃之一,但丽妃一向张狂,她连皇后都不怕,还会怕我这个小小的妃子。”

  沈玉珺顿了顿,看向对面的德妃:“姐姐,你说丽妃这胎生的下来吗?”

  德妃原本打算伸手端杯子的,听了沈玉珺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手就搁在了炕几上,握成了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作为过来人,我可告诉你有些事情不能沾,沾了你这辈子就到头了。”

  “姐姐想哪里去了,我活得好好的,还不想找死,”说完,沈玉珺的那双桃花眼就直直地看进德妃的双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