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后妃保命准则 > 33.第 33 章
  临近新年,又下了两场雪。这日天也开晴了,一早上小邓子就领着宫里的几个太监把院子里的雪都扫尽了。

  沈玉珺见外面阳光明媚的,看着就有一股暖融融的感觉。她在屋子里也就待不住了,领着竹雨竹云准备出去走动走动。

  萱若阁里的安惜轩,柳慧这又送走了一批前来探视她的妃嫔后,坐在榻上出神,不时的嘴角还有些许笑意,但那笑意看着却没有丝毫暖意。

  “小主,那几位奴婢都已经送出去了。”柳慧的陪嫁大宫女白梅进了屋里回话。

  “辛苦你了,”柳慧伸手握住白梅搁在腰边的手:“这次做得不错!”

  “奴婢的命是小主给的,也就是小主的,小主不用说这些外道的话。”

  “现在我已经是婉仪了,以后的日子咱也会好过些。”柳慧这次虽说没了孩子,但每每想到自己的位份就觉得舒心不少。今后在这宫里,她也可以少跪几个人了,而且经了这件事,皇上应该对她也有了稍许愧疚吧,毕竟她的孩子没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小主,奴婢扶您进去里屋躺着休息会吧,您这次身子伤得有些厉害,还是要用心将养的。”

  “也好。”柳慧低下头,轻抚着已经平坦了的小腹,心里想着那个孩子,“你不要怪我,我也是不得已。”

  乾元殿里,景帝坐在御案前看着折子。不一会,路公公就进来了:“皇上,已经查清楚了。”

  “查出什么来了?”景帝漫不经心地问着,并没有放下手里的事。

  “钱良娣的坐凳、桌子,包括脚踩的地面都被漆了一层桐油。至于是谁下的手……”路公公抬眼看向景帝。

  “朕知道了,柳婉仪是怎么回事?”景帝连头都不抬一下的接着问。

  “这……说了皇上您可能不信,”路公公想到查到的线索,就有些冷了脸:“暗卫在萱若阁安凝轩的墙角发现了一些食物残渣,已经证实里面含有药性极强的藏红花,还是极品藏红花。”

  “安凝轩,杨良媛的地方,她动的手?”

  “是,但也不全是,”路公公还想卖些关子,但看着景帝终于抬眼瞟了他一眼,就不敢再转弯子了:“柳婉仪有孕,一开始是她自己个察觉的,后来她无意中透露了些许给了一个宫里的杨良媛。再加上她三不五时地去杨良媛屋里做做态,就引得杨良媛红眼了。”

  “药哪来的?”景帝觉得小路子的话怎么就切不进重点呢,直接点了关键,他真的很忙,没空听小路子废话。

  “药是柳婉仪的,也不全是。一开始杨良媛是准备给她汤里下些牡丹皮活血的,但药量很轻,估计也只是打算让柳婉仪消停一点。没想到柳婉仪是个狠的,买通了杨良媛身边的人,直接给换了药。那宫女也是个蠢的,以为柳婉仪知道了杨良媛的算计,想着柳婉仪不会对她自己下狠手,才换药的。”路公公想想都觉得相比于杨良媛,柳婉仪才是真的心狠手辣,虎毒还不食子呢。

  “那药是谁给的?”宫里的药可不是那么好得的,更何况还是极品藏红花。她一个宫妃进宫时都是要被查检的,基本没可能把这东西带进来。

  “太医院的黄敏,奴才审过了,柳婉仪为了这一剂药足足花了一万两银子。”小路子当时就把银子给剥了出来,这钱在黄敏那反正也用不了了,还不如给他:“奴才还从黄敏那得了一本小册子。”

  “呈上来。”景帝闻言终于舍得放下手里的折子了。

  “诺。”

  “哼……都是能人!”景帝看完黄敏记录的小册子,不禁嗤笑一声,后正视小路子:“既然她不想要孩子,那以后就不用再要了。吩咐给她诊治的太医,废了她。”声音平稳,但说出的话,却让人遍体生寒。

  “诺”路公公并不同情柳婉仪,皇上能留着她的命,已经算是开恩了,真以为有点小聪明就可以在宫里随意耍着玩了,无知愚蠢!这宫里就没有皇上想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

  “交给你一件好差事。”景帝看着小路子戏谑道:“领着几个暗卫,去黄敏家里,你知道的朕现在缺什么?”

  “皇上,这……这不太好吧?”路公公当然知道皇上的意思,这不是让他去做君子吗?还是梁上君子。

  “不好,哪里不好,你不是昨晚刚做过?”

  “皇上……诺……”路公公垮着脸有些不情愿的应了。

  “柳婉仪一剂药就花了一万两银子,你这御前首领太监攒了几年才得了那么点,看来柳如源家底不浅。小路子,派人去蕲州查查柳如源,朕要知道他那银子是怎么来的,”景帝微微眯着眼,最好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

  “诺。”

  景帝看着小路子一脸便秘的样子,心情到底好了些,不过想到某些人,眼神就不禁锐利起来,不急,慢慢来!

  沈玉珺的添禧楼也来了一位客人。冯嫣然打量着添禧楼里的布置,以前她只会觉得有些素淡寒酸,但现在再看倒觉得温馨适意得很,真真合了主子的性子。

  “熙德容不怪我不请自来吧?”冯嫣然来的时候,沈玉珺正拿着一副鞋垫在做。

  “怎么会呢?你能来,刚好陪我打发打发晨光。”沈玉珺不知道冯嫣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