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后妃保命准则 > 32.第 32 章
  “啪”

  重华宫侧殿,钱洛惜刚刚听闻皇上点了冯嫣然侍寝,就砸了手中的茶盏:“你说什么,皇上点了那个女人侍寝?”

  吉祥知道主子要动怒,但还是不敢有所隐瞒:“是。”

  “闭嘴……”钱洛惜抚着头,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打她的脸吗?钱洛惜原还想着等她地位稳固了,再来收拾冯嫣然那个祸端,没想到皇上竟然会点了她侍寝,那就不好办了。

  正殿里,钱德妃坐在榻上倚着软枕,拿着本史记在看,大宫女婉依端着膳食进来了:“娘娘,偏殿里又开始闹腾了,茶碗器具估计又要换一批了。”

  “是应该要闹了,这冯贵人侍寝,明眼人都知道皇上这是在给咱们重华宫上眼药,可是就是有人活不明白。”德妃也没想到皇上下手的这么快,连一点脸面都不给她重华宫。

  “奴婢说句越距的话,您昨晚不应该派人去请皇上。”菀瑕有些看不懂她家娘娘,但还是把自己的担忧给说出来了。

  “本宫知道,但本宫就是忍不住想要试探下,皇上到底对那沈氏是个什么心思?现在本宫倒是有些知道了,不过也惹得皇上不痛快了。”德妃一直自认是最懂皇上的女人,不过那是在昨晚之前,现在就没那么多确定了。毕竟当今圣上心思敏捷多疑,不似凡人。

  “熙德容虽说现在得意些,但到底位份低,娘娘何必为了她,犯了皇上的忌讳呢?”婉依想到娘娘这么些年的隐忍,就觉得娘娘昨晚有些冲动了。

  “位份低?那还不是皇上一句话的事儿。可笑丽妃那个女人还在打熙德容肚子的主意,真是愚蠢!”

  “娘娘的意思是熙德容会……”婉依手指向天。

  “到底熙德容出自沈家,大概这宫里也没有几个人还记得曾经的沈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齐阳侯府,那是圣祖亲封的,世袭罔替,非谋逆不可夺。虽说当年先帝生了大怒,一气之下夺了沈家爵位。金口玉言,先帝是个要脸面的,不过应该也留了一手。沈氏为什么进宫就能获封良媛,镇国公府的嫡女也才得了个姬位,这一切还不够清楚吗?”

  “娘娘是说,沈家会起复?”菀瑕有些惊到了,那这意思是熙德容迟早会位列妃位。

  “起复?只怕还不止啊。咱们这位皇上恐怕是一直盯着齐阳侯府呢?沈霖人虽已经废了,但本事可不会就那么没了。更何况沈家男儿善战……”德妃说到这,就想到沈玉珺的封号,不禁心中一抽,不由捏紧手里的史记。‘熙’,圣祖的继后——文渊皇后,在没承继后位之前,可不就是“曦贵妃”吗?虽说不同字,但同义!

  “那咱们该拿钱良娣怎么办?奴婢眼瞧着那位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婉依见自家主子有些出神,终还是出言转换了话题。

  “由着她吧,原还以为是个能用的,现在看来,她是忘了之前的不得意了,还真以为怀了龙嗣就能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到底是本宫高看她了。”德妃想着钱洛惜的做作样,就倒尽了胃口,要不是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她会顾念她,真是做梦!

  “娘娘,您说皇上明儿会给冯贵人什么位份?”菀瑕勾着嘴角问道。

  “你说呢?”德妃有些意味深长地笑着。

  次日一早沈玉珺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就去了景仁宫给皇后请安。等她到景仁宫的时候,没想到冯嫣然已经到了。

  沈玉珺也有些日子没见冯嫣然了,今日一见她变化还真是不小。人没了以前的那股子傲气,看着倒是顺眼多了。

  冯嫣然早早就侯在景仁宫了,虽说她昨日承了宠,但想到曾经沈玉珺的态度,也就学了来,恭恭敬敬没有丝毫怠慢。说来冯嫣然是有些佩服沈玉珺的,得宠但却从不恃宠而骄,规规矩矩的,也不惹事儿。要不是沈玉珺入了皇上的眼,她在这宫里还真是透明得很!

  沈玉珺刚进入景仁宫。冯嫣然就上前来很是知礼的给沈玉珺请安:“熙德容吉祥!”

  “冯贵人不必多礼,”沈玉珺从来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但今儿看到冯嫣然还是有些惊讶,后又觉得是该如此。宫里最是会磨练人了,现在的冯嫣然,沈玉珺表示看着还不错,至少是明白些事理了。

  “坐吧,”沈玉珺也不欲多言,就直接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安安静静的,没有过多的举动。

  皇后还是像往常一样辰时到,接受了冯贵人的叩拜,喝了冯贵人奉的茶。也就预示着这一届的新人全部都上场了。倒是有那么一两位拿眼瞧了沈玉珺几次,见她不动如山,依旧淡定自如,也就不再注意她了。

  沈玉珺是个明白人,知道她们在看什么。她们这一届的新人,除了随太后去了慈恩寺的叶贵嫔,就数她位份最高了,还有封号。她们想看热闹,她知道,不过她怕是要让她们失望了。

  沈玉珺请完安,也不多留,就一如以往的直接回了添禧楼,刚用完早膳,小邓子就回了话,冯贵人晋位良媛。

  沈玉珺闻言,有些发笑。皇上这是老毛病又犯了,昨儿才晋了钱洛惜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