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后妃保命准则 > 2.第 2 章
  盛元九年,刚刚开年,各家秀女就已经齐聚京城。城内银楼绣房更是迎来送往,好不热闹!

  位于京城半月里弄的沈府,今年也不似往年那样沉静了。

  沈玉珺请完安,没有直接回去她的秀诗楼,而是带着丫鬟来到了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俯瞰着这个她出生成长的家,心里是无比的沉静。

  沈家原也是勋贵人家,曾经也有过辉煌时刻,只不过她没见过。二十五年前的边境之战,她的祖父沈霖因遭小人构陷,差点兵败。最后那场战役虽说还是赢了,但损兵折将太多,先帝大怒。沈家虽说在多方博弈之下保全了家人,但却被褫夺了先祖用血汗拼来的爵位。至此原来的齐阳侯府,也就是现在的沈家,一日日的落寞了。

  祖父沈霖更是因为在那场战役中身受重伤,失了一条腿。自此闭门思过不问世事,二十五年来从未踏出家门一步,日日到先祖牌位前忏悔。

  沈家被夺爵之后,可谓是看尽了世态炎凉,尝尽了人情冷暖。虽说父辈兄长还有些在朝为官,但也是战战兢兢,步履艰难。

  她,生于斯长于斯。自小到大早就看尽了沈家爷们为恢复家门昔日荣光,奔波劳累,却全然无功;见惯了沈家女眷咬牙隐忍,却备受奚落;看到了闺中姐妹知书达理,却无人问津。

  她人小力薄,又是个女儿,自懂事了,就不让父母家人操心了。直到六年前,也是个选秀年,家中大姐姐沈诗画落选流泪。她才知道作为沈家女儿,也不是不能为家族门楣尽力的。

  那时候,她九岁,第一次明确的想要做一件事,也是那一年她规划了自己以后的路。

  虽说当时她年纪小小,但世家就是世家,即便没落了,但底蕴还是在的。九岁的她就已经知道什么是‘未雨绸缪’,什么是‘常备不懈’。

  即然明确以后的路,她就私下里让丫鬟收集了很多话本。从话本里她知道,女人只有乖巧懂事才能讨得夫君欢喜,只有温柔美丽才能赢得夫君宠爱。也是从话本里悟出女人身娇体弱不是有碍子嗣,就是生产大多出事。

  记得那是她第一次麻烦父亲,向父亲求了两个懂药食医理的丫鬟。至于强身健体,沈家本就是行武出身,学点拳脚功夫锻炼身体还是很简单的。

  这六年来,她没有一天是松懈惫懒的。膳食调养,外加运动锻炼。强健了身子还不行,还要努力学习才艺。不过她也不是个聪慧的,琴棋书画里也就只专研了书法,习得一手瘦金体,还算上得了台面,其他也都只是泛泛。倒是女红得到家中长辈不住口的夸赞。

  说句让人见笑的话,这几年就连保命的手段,她都学了不少。有次见了家里的丫鬟失足落水。她都能联想道后宫争斗,硬是求了娘亲带她去庄子上学了泅水。

  不过保命的手段再多也是不嫌的。毕竟谁的命都只有一次,任你再高贵,人没了,也只是人走茶凉!后宫更是如此,越富贵越现实!

  她沈玉珺不求一飞冲天,只求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儿,让她好好的活着,熬资历。如若老天垂怜能赐她一子半女,那沈家也算是有个依靠了。不过这一切还都只是她的臆想。能不能成真还要看进不进的了后宫?

  “小姐,虽说是三月里,但天儿还是凉飕飕的。这里风大,奴婢给您披上斗篷吧?”竹雨手里拿着斗篷上去,来到她家小姐身边。自家主子自小就是个爱护身子的,明天就要选秀了,更是不能着了凉。

  “嗯,”沈玉珺眼神平静地看着底面的房屋楼宇,花草树木,这是她的家。先帝还算念情,虽夺了沈家的爵位,但圣祖赐的这所宅子到底是留下了。明天她就要离开了,让她好好再看一看。不管进不进宫,这样的机会,都不会多了!

  想到最近家里的种种,她眼神又暗了些更坚定了些。她天才绝学的三哥再一次放弃了科举,准备出门游学了。

  桐知堂里,大夫人戚氏正坐在炕榻上,倚着软枕闭着眼睛养神。

  苏妈妈端了一碗燕窝粥进来,瞧着夫人靠在软枕上,面色暗黄,人也焉焉的,心里就不住的疼,到底呀,是她奶大的孩子!

  “夫人,您醒醒神,奴婢给您端来一碗燕窝粥,您先用些。”

  戚氏睁开眼睛,嘴角有些无力地抽动下:“先放着吧,这会子也没什么胃口。”

  “夫人您还是看着用些吧,一会儿五姑娘要是知道了您这般,叫她又如何是好啊?”苏妈妈在一边劝着:“您已经好些天没有休息好,眼瞧着您都瘦了一圈了。”

  “妈妈,我就是有些怨自己,为何不早一些给五儿定了亲事,要是……哎……”戚氏每每想到这些,就无力得很。沈家已不是曾经的齐阳侯门了。京里的人啊,更是眼神亮堂得很,捧高踩低的。那些来说合的人家,更是没有一个入眼的。

  “奴婢知道您的心事,老爷不是说了这次秀女众多,才貌双全的,更是比比皆是。虽说咱们家五姑娘也是个拔尖的,但要说能入选的机会还真是不大。”苏妈妈也不是说的虚话,五姑娘虽说出挑,但门第是硬伤。这次选秀真真是争奇斗艳的!

  “我知道,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这宫里虽说是富贵地,但阴暗得很。我家五儿,我真是怕啊!”戚氏想想都胆寒。

  “恕奴婢多句嘴,夫人您现在还不是伤神的时候。五姑娘这里,不管入不入选,您都得先准备着。要是有那个万一,也不至于到时慌了手脚。”

  戚氏闻言,倒是也不倚着了:“妈妈说的是,你不提醒我,我都差点想拧了。”戚氏也不用再劝了,自己个就端起燕窝粥食下了。

  三月八日卯时,沈府就已经灯火通明。今日是大选的日子,虽只是初选,但也是刷人较多的一关。初选主要是检查秀女的年龄、身体状况,看五官是否齐整,看是否清白之身,以及身体是否有异味,疾病等等。

  卯时三刻,沈玉珺就带着竹雨来到了宁寿堂。老夫人见她打扮得体,满意的微笑了,今天只是初选,如若打扮出挑,只会惹人话柄,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沈家已不是以前的齐阳侯府了,能够给孙女儿依仗。这样低调也是明哲保身。

  “嗯……很好,过会内务府的马车便会来接,你大哥、二哥、三哥会随行护送你,一切不必太过强求,顺其自然便好。最重要的是保全自己。”老夫人是说着也有些心酸,要是沈家没败落,也就不会担心这命的事儿了。

  沈玉珺上前跪在老夫人膝下:“珺儿知道,珺儿明白自己的身份,一定会谨言慎行,小心行事,不会做出有损家门的事。”说完就给老夫人磕了头。

  “好……好……是我们沈家的闺女,臣哥儿、玮哥儿和旭哥儿好好护送你们妹妹,去吧。”。

  “是”

  说完,大家便起身送他们出了宁寿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