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神籍 > 第十一章异变
  为求路上节省时间,又要防止家人伙伴中暑,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商队便整装出发。

  驮着货物的马匹在黄沙大道上摇摇晃晃,脖子上挂着的铃铛时不时发出声响。大道上的温度随着时间逐渐升高,驮着重物的骏马鼻息滚烫,呼吸急促。

  白飞应商队首领的请求,与他们一道同行,卫玠和伍子胥走在后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而伍子胥则一路冷着脸,似乎对这个娘娘腔的人妖颇为不爽。白飞也是不想惨和进去,打扰他们联络感情,便走在前面与为首的老头并肩。

  白飞环视着这黄沙大道,人迹罕至,毒辣的日头让人们都不愿挪动半步,更别说是迁徙途行,但这商队的首领却在这个时候带着一家子出行,岂不是好没道理,“为什么挑着这个炎炎夏日赶路,这不是活受罪吗?”

  老头捋着胡须,笑道:“小兄弟有所不知,我们商队也是半路结起,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老头子我突发奇想,都活了大半辈子,却只见了自己的那一片土地,想着诸神大陆多少奇景我都未曾见过,死后必定是件憾事,为自己一生无憾,便轻装上阵,拎着一个包裹就此离家。老头子我本来就是一个人,走了也是无牵挂。”老者回首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十余人的阵仗,大家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看的老者满眼的欣慰,“也是缘分呐,半路上结识了这些家人,骑士乞丐什么的等级,在我这边都是屁话,愿意叫我一声大哥的,我就愿意带着他一道走,不愿意不喜欢的,那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好了。”

  白飞听着老者的叙述,心中杂然,竟不曾想这老头心中竟如此想法,要知道诸神大陆上对等级分位看的尤其重要,生在新野的白飞更是深有体会,等级低的不敢高攀,等级高的自然会眼高于顶,谁都放不下。

  顿了片刻,老者回头一撇,说道:“小兄弟,你真的是命好啊?”

  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的白飞一头雾水,“为什么这么说?”

  “与你结拜的那两个小兄弟,其中一个生的是器宇轩昂,绝对的人中龙凤,与这样的人结拜三生有幸啊!你说你的命能不好吗?”

  “有什么好的,一副死人脸!”白飞也回头看去自己的两个义弟,说器宇轩昂,那肯定不是卫玠,但是看着伍子胥那一脸冷傲孤僻的神情,心中实在是没办法生出好感。

  “那你们是从哪边过来的?”

  “西边!”老者回答道:“老头子我从家开始,一路向东,路上遇见了他们,但是方向不改,愿意跟上的就来,不愿意的那就是无缘了。”老者笑道:“现在在这荒无人烟的黄沙大道上遇见了小兄弟你们三人,那也算是缘分了,我们商队资金还算是充足,若是不介意,进入阙诺后,小兄弟不如还与我们一道吧!”

  白飞心中对这个老者本无厌恶,再这一番交谈过后,更是敬意油然而生,也不忙拒绝,便摆摆手笑道:“这个不急,到时候再说吧!”

  一阵狂风刮来,卷起大片黄沙,眯的人睁不开眼,“老头,你说这黄沙大道上会有危险,但是到现在了,除了这黄沙什么都没见着啊?”

  老者叹口气,沉着嗓音说道:“这黄沙大道历来是出了名的土匪窝,这又荒郊野外的,士卫队即使抓住了情报那也是山高皇帝远,这才使得这帮土匪这般猖狂。而且他们来去迅速,席卷过后,往往是人财尽空,即使城邦得知,那远水也难救近火,等他们赶来,早已不知道逃哪里去了。”老者又是一声叹息,既是对着城邦士兵无能的悲叹,也是对受难商队的怜悯,“所以但凡商队途径这死亡大道的,必定会找些侠士相伴同行,花钱买命啊!”

  “但是我们都走了一天了啊,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劫匪到底长什么模样?”

  “没见到自然是好的,算我们洪福齐天吧!即使是见到了,那也无碍,我们还有三位侠士,定会保全我一家子的。”

  老者对白飞一行人是无比信任,白飞心中了然,当下便决意誓死要保护好这支商队。但造物主安排的事情若是一尘不变的依照常理,那实在是不能叫人感叹他的神奇。

  就在老者话音未落,众人便听见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响,寻声看去只见远处黄沙翻腾,白飞一时间不知这是什么情况,但在马蹄声响起的刹那。商队所有人的表情都凝滞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马蹄声代表的意义。无不闻风丧胆。

  老者赶紧回头,对大家大吼一声:“马匪来了!”

  商队中的其他人在听到马蹄声的刹那,早已打起警觉。在听了老者一声令下,都四散奔逃开去,但饶是如此,还是一个都没有逃过马贼的手掌。

  黄沙漫天飞舞,十多匹骏马上面坐着的都是一些彪莽大汉,这些大汉坐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商队的人吓得噤若寒蝉。

  商队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能逃的出去,都被逼回原处,蜷缩在中间。马贼逐渐逼近。十多匹骏马,以环形的方式,踏步在人群周边。马匪脸上绕着黑布,看不清真面容,在众人身边游走,间或一拉缰绳,骏马发出一声嘶鸣,刺激着众人紧绷的神经。

  白飞左顾右盼,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看见卫玠与伍子胥,偏偏又是这么紧要的关头,着实叫他心急。

  老者对着四面的劫匪一个作揖,缓声道:“各位大爷,小的我们一家子路经此地,若是所要财物,您大可拿去,我们绝不抵抗。”

  策马走在人群周边的土匪们,看着商队人马被吓得惨无人色,手忙脚乱的丑态让他们哈哈大笑,见着老头是如此的配合,土匪的首领得意的一声狂笑,道:“我们虽是匪贼,但也不是那蛮不讲理的人,你们既如此配合,那我们也不愿意为难,将你们身上的财物尽数交上来,便可安然离去!”

  老者避身让开一条路,伸手示意劫匪,聊表诚心。

  一劫匪手下收到头头的指示,翻身下马往老头那边走去,走过老头身边时,好似扬威一般,伸手猛地一推,大声呵斥道:“躲开些,老头!”

  “是是是,碍了大爷的路,实在是对不起!”老头说的低三下四,毕恭毕敬,只想着等这场风波快速缓解,不要再生事端,但是他这样想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想。

  商队十余人,里面不乏一些血性男儿,看着那个劫匪随意的翻弄他们的东西,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家人,虽然首领不说什么,但是他已然是火冒三丈,心中自不愿委曲求全。

  劫匪蹲在地上认真的翻过每一个包裹,后背一大片毫无防备,手中的长弯刀也就随意的放在身侧,更是坚定了商队中人冒险一试的想法。

  离着匪贼最近的一人,在猝不及防之时,一脚将匪贼踹翻,迅速弯腰捡起脚边的弯刀,不等匪贼及其同伙反应,踏步上前一刀直刺匪贼胸膛,那个匪贼闷哼一声,当场断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