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异闻录 > 第2861章 异邦
  整个城堡都是用白色的石头垒起的,过道里插满了火把,让人无从遁形。过道对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和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吉他演奏和舞步的动静。似乎这些人正在聚会。我和阿离放慢了脚步,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随着我的一声走,我们加速冲出了过道。冲出去之后迎面就是一个花园,正当中有一个水池,水池中间矗立着一尊雕像。在水池的一边摆着一长溜桌子,桌上放着酒水,水果,面包,烤鸡之类的食物。男男女女的就那么不.着.寸.缕,在草坪上跳着,叫着!阿离脸色一红,没等我开口就已经一剑扫了出去。剑锋过处,顿时一片安静。再看那些男女,已然被冻成了一座座冰雕。

  “呸!”阿离对着那些男女们啐了一口,然后四处寻找起来。不多会儿,打桌子底下拉出一个胖胖的提琴手来。提琴手身上倒是穿了衣裳,不过尿已经顺着裤腿儿淌了到了脚下。他对着我们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然后双手合十对我们露出了求饶的神情。

  “你来!”阿离将他拉到桌前,伸手沾了一点红酒,就在雪白的桌布上画了起来。她画的是岚姐的肖像,不得不说阿离画的人像要比我画的像得多。一巴掌呼在提琴手的胳膊上,阿离指了指桌面上的画示意他看。低头弯腰仔细看了半天,提琴手站直了耸耸肩示意自己没见过。

  坏就坏在我们之间不能进行交流,这让我们只能通过如此原始的方式去打听岚姐的下落。但是阿离并不愿意相信这个提琴手。她转身走到一个冰雕跟前,一拂袖将对方身上的冰冻给解了。冻住的是个女人,看起来细皮嫩肉的,一看就知道平时基本没怎么从事体力劳动。她的手上半个茧子都没有,甚至于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阿离不管她冻得浑身哆嗦,拉着她的胳膊就把她带到了桌前。提琴手的喉咙里发出了吞咽唾沫的声音,朝后退了几步,眼神开始偷偷朝那女人身上扫动着。

  阿离将女人带到桌前,指了指桌布上的人像。女人看看,然后摇摇头。我觉得这么问下去不是个办法。左右看看,一拳将水池中间的那尊雕像给打了个四分五裂。我在警告这两人,别跟我耍花样。要不然下场就跟这雕像一样。这一招看样子是管用的,女人的身体明显颤了颤。那个提琴手则是又尿了出来。两人这一回没有再说不知道,而是一起抬手朝着花园一角指了去。

  “岚姐果然在这里!”我也不去管这对男女,而是跟阿离一起朝着花园的角落走了去。走近了一看,一扇铁门出现在我们眼前。这边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城堡里的人,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朝着花园这边移动着。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号角声。看样子我跟阿离,还是惊动了城堡甚至是整个城里的守卫。不过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既然找到了岚姐的线索,再多敌人我们也要把她给救出去。一掌震碎了铁门,我示意阿离进去找岚姐,自己则是站在门口准备阻挡着那些闻讯前来的追兵。

  阿离没有犹豫,一手持剑迈步就走了进去。而我则是提着刀,就那么站在了门口。不下二百个重甲护卫在我面前组成了一道钢铁人墙,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身披着黑色斗篷的老人,正半靠在椅子上不停咳嗽着。那个女人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叽里呱啦的对着老人说了一大堆。老人看看她不着寸缕的样子,又看看花园里那些被冻成了冰雕的男男女女,抬手给了这个女人一耳光。打完之后,又对左右护卫说了句什么。两个护卫上来,架住那个女人就朝城墙那边拖去。拖到城墙边上,两人抬起女人,一把将她给扔了下去。

  一阵尖锐的叫声传来,一两秒后,嘭一声闷响传来,接着四周又陷入到了一片安静之中。这个老人把那个女人给杀了!

  一旁有人端来了一个金杯,递到了老人面前。老人接过金杯,将里边的东西给喝了下去。过了几秒钟,他止住了咳嗽开始对我大声说着什么。不管他是在骂我还是在质问我,此时我是一句都听不懂。对着我咆哮了一阵,见我没什么反应。对方也意识到了我是听不懂他的话。一挥手,他示意那二百重甲护卫朝我压迫过来。

  这些重甲护卫不过是体格比一般人要健壮一些罢了,论起实力则很一般。对付一般人,他们自然是厉害的。但是要跟有实力的人为敌,我觉得谢大力一个人就够收拾他们了。他们试图给我造成威压,却没想到我完全是在看猴戏。等他们走到我身前三米左右的时候,我的刀砍了出去。一道灼烧得让人皮肤刺痛的火焰缠绕在刀上,轰然劈在了那二百人当中。刀锋直指那个身穿黑袍的老人,他的脸庞被火光映照着,我能看到他那沟壑纵横的皮肤,还有一脸的错愕。一道电弧从天而降,噼啪一声跟我的刀锋撞击到了一起。电流顺着刀身朝上蔓延,很快窜入了我的体内。

  电能试图搅乱我的经脉,对我的身体造成伤害,可是它才一入体,我体内的三色真力便已经开始转动着朝它迎了上去。终究是以一敌三落了下风,不过几个呼吸,这道电流就已经被我的真力给吞噬掉。虽然电流被吞噬,可是同时也让我心生警觉。对方的阵营里,居然有修士存在?我挥舞着刀锋,一刀横扫了出去。一直陪在老人身边的两个护卫,一人举盾一人挥斧,两人一前一后朝我迎了上来。刀锋砍在那面银光闪闪的盾牌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阵火星飞溅过后再看,那面盾已经被我拦腰一分为二。盾手虽然没有被刀锋直接命中,但是这股力量却震得他口鼻流血。

  一道寒芒,位于盾手身后的斧手纵身跃起,人在半空双手举着那长柄战斧对着我就砍。盾手则是趁机朝后撤,同时拿出一瓶绿色的药剂往嘴里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