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没有谱 > 31|独发
  大雨之后,天气放晴。

  洛水的大街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路旁小贩的叫卖声也不绝于耳。经过一家卖糖人的小摊时,沈若光脚步微顿,他记得流萤喜欢吃这个。

  他走上去,对老板道:“老板,我要一个糖人,可以帮我画只兔子吗?”

  “好勒,公子稍等。”老板拿勺子勾了点糖,熟练的开始作画。

  糖人摊隔壁就是个馄饨摊,坐在小板凳上吃着馄饨的段小三,忽然鼻尖动了动。他抬起头朝左前方看过去,见一个做江湖人打扮的年轻男子,正从摊主手里接过一只糖人兔子。

  他付了钱之后便离开了,段小三吞下嘴里的馄饨,对馄饨摊老板问道:“老板,刚才那边那个买糖人的公子,可是神梦山庄的弟子?”

  馄饨摊老板朝沈若光的背影看去一眼,便认出了他:“可不是嘛,那是沈庄主的义子,沈若光。哦对了,听说他还是江湖中‘四美’之首呢。”

  段小三嗤笑道:“呵,评这个‘四美’的人怕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人吧。”

  老板听他这么一说,也来了兴致:“我原先以为沈公子长得很好看了,可是最近谢凉谢大侠来了洛水,我一见谢大侠才知道,什么叫惊为天人呀!”

  段小三:“……”

  晟朝百姓的整体审美还有待提高啊。

  他放下几文铜钱在桌上,追着沈若光离开的方向而去。

  这沈若光在洛水似乎还挺有名气,一路上有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只不过有时他走着走着便会盯着手里的糖人笑两下,要不就是盯着自己腰间的荷包笑,段小三心想,这沈若光,怕不是个傻子吧。

  他加快脚下的步伐,从后面追上他,状若无意的在他身上一撞。手刚要碰到他腰间的荷包,便被人一把抓住了:“哪里来的小贼,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行窃。”

  段小三心中微讶,这个沈若光看上去好像武功平平,但竟然能逮住自己?他很快反应过来,皱着眉头对他道:“我不过是不小心撞了你一下,你便栽赃我是贼,光天化日之下就想讹人?”

  沈若光看着他,略微沉默了一下:“哼,你这小贼倒是能说会道,看你样子不是洛水人,来洛水做什么的?”

  “关你什么事?”段小三甩开他的手,朝着周围往来的人嚷嚷起来:“大家快来看一看啊,神梦山庄的弟子欺负人啦!外乡人来你洛水,就是来做贼的?你们也太霸道了吧!”

  他的叫喊声很快吸引来了不少人,沈若光眉头微蹙,心道刚才抓他还是抓早了,应该等他偷到自己的荷包,再将他人赃并获的。“好,今日我且放过你,若是再有下一次,你便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呵,硬拉着我说我是贼,你还如此理直气壮?”

  沈若光抿了抿唇未再答话,这人一看就是江湖油子,他懒得再同他做什么口舌之争,直接转身走了。

  段小三也没有再追上,他看了他的背影一阵,对围观的百姓道:“都散了吧散了吧,误会误会。”

  神梦山庄外,几个弟子正拿着扫帚在打扫门口。昨夜的一场暴风雨肆虐过后,山庄外一片狼藉,院里甚至还有一颗树被雷劈成了两半。拿着扫帚的弟子见有人走过来,便抬起头来看了看,瞧见迎面而来的沈若光后,他高兴地迎了上去:“若光师兄,你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呢!”

  沈若光跟他寒暄了两句,问道:“光明门孙门主和谢凉谢大侠,是否来了庄里?”

  “是呀,来了有一阵了。”

  “行,我知道了。”沈若光点了点头,跨进了神梦山庄的大门。

  今天孙满满颇有兴致地跑去练武场看神梦山庄的弟子练武,谢凉和空智也跟着她一起去了。现在日头大,练武场上的弟子打了没一会儿,便满头大汗。沈流萤带着几个小丫鬟,来给他们送水,她本是每日都会来,但没料到今日谢凉也在,顿时有些尴尬。

  谢凉看了她一眼,倒是面色如常地跟她打了声招呼。

  沈流萤本想借故先离开,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有一个弟子小跑着过来道:“若光师兄回来了!”

  众人都朝他那边看去,果然沈若光远远地走了过来。很多弟子见他回来,都热情地迎上去跟他问东问西,沈若光和他们聊了几句,就走到沈流萤身边,把手上的糖人兔子递给她:“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卖糖人的,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就买了个回来给你。”

  沈流萤接过他手里的兔子,跟他道了声谢:“谢谢。”

  沈若光对她笑了笑,道:“你我之间,何必如此客气。”

  沈流萤没有答话,却是稍稍避开了目光,沈若光的眸色暗了暗,又打开挂在腰间的荷包,从里面拿了颗珠子出来给沈流萤:“这是我这次在京城里寻到的珠子,对着太阳看,可以变换五颜六色的光,到了晚上,还能像夜明珠一样发亮。我见着稀奇,便带了一颗回来给你。”

  沈流萤本不想再收他的礼物,但见他手上那珠子着实好看,还是忍不住收了下来:“谢谢若光师兄。”

  孙满满一直观察着他们那边,见沈若光对沈流萤如此殷勤,心想原来沈若光喜欢沈流萤呀,只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这个时候一个弟子走过来,对沈若光道:“若光师兄,师父听说你回来了,请你和孙门主、谢大侠去一趟议事厅。”

  沈若光像是现在才发现孙满满和谢凉一般,对他们笑了笑道:“请。”

  他们三人一起朝议事厅的方向走去,空智没跟过去凑热闹,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沈流萤,见她正盯着谢凉的背影出神。

  “阿弥陀佛。”他走到沈流萤身边,对她道,“沈姑娘,贫僧不懂儿女私情,但每个人都有自己姻缘,你也不用太过伤心。”

  沈流萤知道他所指何事,脸颊微微一红:“大师所言甚是,只是人的感情又哪是能轻易控制的呢?”

  如果她想不难过,就能不难过,那这世间的事情便也简单了。

  空智和沈流萤谈心的功夫,孙满满等人也到了议事厅。沈元武先询问了一下沈若光最近的情况,才对他道:“这次孙门主和谢大侠过来,想必你也知道原因,希望你能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们。”

  沈若光道:“孩儿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孙满满朝他笑了笑,走上前问他:“沈公子,那日在光明门,你一口咬定是我偷看你洗澡,当日也没来得及和你细说,不知现在你可否能把当时的情况详细说一说?”

  沈若光想了一阵,道:“事情过去也有一段时间了,有些细节我可能记得不是很清楚,当时我正在屋里沐浴,忽然觉得窗外传来一些声音,便披上衣服想过去看一眼看,结果刚转过身,一个黑衣人就站在我身后。”

  孙满满被他这番描述渗了一下:“你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不知道,但应该是趁我穿衣服的时候,从窗口进来的。我回过身时,窗户是打开的。”

  “你当时没有叫人?”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像女子那样叫人。”

  孙满满“啧”了一声,又问:“然后呢?她做了些什么?”

  沈若光道:“因为我一直防备着她,她倒也没有做什么,就是夸我身材好。”

  孙满满:“……”

  她消化了一下,问他:“是她告诉你她是孙满满的?”

  沈若光道:“当时已有光明门门主调戏林宇尘的流言传出,我看她的样子和描述中的很像,便问她是不是孙满满。”

  “她承认了?”

  “她很惊讶地反问我,我蒙着脸你也认出来了?”

  孙满满:“……”

  这么蠢一定不是她好么。

  “她最后是怎么离开的呢?”

  “应该是察觉到有巡夜的弟子朝这边走来,便夺窗而出。”

  “你没有追?”

  “我当时只穿了一件单衣,不便追出去。”

  孙满满沉吟了片刻,没有再继续追问,又过了会儿,她看向沈若光:“那名女子,可有外族口音?”

  沈若光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讶,他微微张了张嘴,回答道:“没有。”

  “你确定?”

  “确定。”

  孙满满忽然笑了笑:“刚刚你说,细节你可能记不清楚,但这么细节的东西,你倒是记得很清楚。”

  沈若光抿了下嘴角:“如果她有外族口音,我一定会有印象。”

  孙满满看着他,眼神让人捉摸不透:“我听说,那晚只有你一人见过那个黑衣人,对吗?”

  “嗯。”

  “那我怎么知道,那个黑衣人是不是真的出现过?”

  沈若光的眉头皱了起来:“孙门主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故意陷害你?”

  孙满满笑盈盈地道:“沈公子莫要动气,我也不过是提出一种可能嘛。”

  沈若光一甩衣袖,脸色不是很好看:“既然孙门主不相信我说的话,又何必再问呢?”

  “沈公子不要误会,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她对着沈若光和沈元武抱了抱拳,朝他们道,“叨扰了。”

  从议事厅出来,孙满满还在想着刚才沈若光说的话。谢凉看了看她,问:“满满可是对沈若光说的有疑虑?”

  孙满满停下脚步,看着他道:“其实今天一早,我收到了一封喜地写的飞鸽传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