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十九章 憋屈的段正明
  段延庆面无表情,心中极为气恼,但形势比人强,当下也只有默默点头。

  慕容复望向段延庆身后的甘宝宝,心中也是奇怪,钟灵被段延庆牺牲来陷害段氏,钟万仇会同意也就算了,怎么甘宝宝也无所作为。

  一时间对这个容貌甜美清秀的女子有些厌恶。

  但仔细一看才发现,此时的甘宝宝头发略微散乱,眼眶发红,眼中尽是担忧之色,身体却一动不动,似乎是被人点了穴。

  上前伸手一探,果然,甘宝宝是被人制住了。

  慕容复将甘宝宝穴道解开,但她双腿发麻,就要瘫软倒地,旁边立时蹿出一长脸汉子,扶住甘宝宝,口中叫着:“宝宝小心!”正是钟万仇。

  看到钟万仇那丑陋的马脸,慕容复愈发的厌恶,都说虎毒不食子,这钟万仇为了报复段正淳,竟是愿意牺牲自己的女儿。

  甘宝宝一把甩开钟万仇的手,恨恨看了他一眼,随后走到慕容复身前,看到女儿安详的躺在慕容复怀里,似乎没受到什么伤害,这才放下心来。

  抬头微微打量慕容复,甘宝宝心中好奇,女儿什么时候认识武功如此高强的青年了,似乎关系还不浅的样子。

  被“丈母娘”这样盯着,慕容复也有些不自在,开口说道:“灵儿春毒未解,你可知道解药在谁手里?”

  甘宝宝一惊,这才注意到女儿只是被点了穴昏睡过去,脸上还有不正常的潮红。

  转头看向钟万仇,钟万仇脸上颇有悔意,讪讪说道:“药是云中鹤提供的。”

  慕容复凌厉的目光落在云中鹤身上,云中鹤自听慕容复说为救女人而来,便知道不妙,目光闪躲,吞吞吐吐的说道:

  “这……这阴阳和合散……没有解药,只有与人交合,否则必会血管破裂而死。”

  顿了顿又急忙补充道:“慕容公子,我是真的不知道这钟灵是你的女人,否则就算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给她吃这种药!”

  慕容复懒得看他,转身将玄难大师穴道解开,

  “玄难大师,贵寺玄悲大师之死与我慕容家无关,还望贵寺明察,在下还有要事缠身,实在不能陪同大师上少林寺去解释。”

  玄难这会已经冷静下来,知道自己拿慕容复没办法,但他仍然坚信玄悲之死与慕容家脱不了干系,只好先回禀玄慈方丈再作定夺,

  “多谢慕容施主手下留情,玄悲师弟之死,敝寺必会查个清楚明白,他日再前往参合庄拜访。”

  “哼,还怕你不成!”慕容复心中暗暗生气,但他曾受过少林寺恩惠,也不想跟少林寺闹的不愉快,嘴上说道:“参合庄恭候大驾!”

  玄难双手合十一礼,“阿弥陀佛!”说完转身又对段正明道:“此次没帮上皇爷,贫僧惭愧,事关玄悲师弟死因,贫僧要先行返回少林寺,还望恕罪。”

  段正明道,“大师能来助拳,段氏上下感激不尽,何来惭愧之说,既然大师有要事在身,我就不多留大师了,若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段氏必定全力以赴!”

  玄难躬身一礼,“就此告辞。”

  慕容复看向段氏兄弟背后的猥琐老头,“你是谁,刚才可是你偷袭我?”

  猥琐老头往后缩了缩,段正明上前来抱拳一礼说道:“多谢慕容公子相救……”

  段正明话还未说完,慕容复一摆手打断了他,“你先等会,让那老头儿跟我说话。”

  段正明脸色微微涨红,多年来的养成的好脾气几欲爆发,却被他强行忍了下来,毕竟他也知道,自己身为一国之主,打输了是很丢脸的。

  猥琐老头见慕容复脸段正明的面子也不给,便知逃不过了,干脆豁出去上前说道:“不错,是老夫偷袭的你,老夫崔百泉!”

  “你就是‘金算盘’崔百泉?那你为什么要偷袭我。”慕容复有些印象,这崔百泉似乎是曾经得罪过慕容家,这才被迫隐姓埋名躲到大理。

  崔百泉点点头,“老夫师弟柯百岁,你说老夫为什么偷袭你!”

  慕容复脸色闪过一丝不愉,随手一挥,段氏兄弟还未反应过来,一道气劲打在崔百泉身上,崔百泉登时吐血倒地,朱丹臣急忙将崔百泉扶起。

  慕容复淡淡说道:“跟我说话客气点,现在我再问一遍,为什么偷袭我!”

  崔百泉眼中闪过丝丝惧意,“老……老朽师弟柯百岁死于本门绝技百胜神鞭之下,弟子都说是慕容家所为。”

  “哼!此事并非我慕容家所为,若是不信,尽管到燕子坞来找我报仇。”

  崔百泉脸色一滞,随即黯然不语。

  慕容复看向段正明,“段皇爷还有事吗?”

  “多谢慕容公子相救誉儿之恩!”段正明脸色有些僵硬,虽然跟慕容复闹得十分不愉快,但毕竟救了段誉是真的,必须感谢。

  随后段正淳和刀白凤也上前齐声说道:“多谢公子。”

  段正淳一张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颇有王者之相。

  而刀白凤之前却是没怎么注意,此时仔细一看,肌肤雪白,容貌脱俗,一身道袍颇有几分别样风韵。

  慕容复看着段正淳和刀白凤,心中也是百感交集,这段正淳十分风流好色,最后结局却是凄惨无比。

  其实可以说他一生都十分悲剧,整个头上绿油油的浑不自知,他的女人除了秦红棉外,都嫁给了其他男人。

  这也就算了,明媒正娶的刀白凤,竟是给他戴了一顶最大的绿帽子,还帮别人养了十几年的儿子。

  慕容复看段正淳是同情,看向刀白凤则是有些心寒。

  就他所熟知的女人中,雪儿吃醋是用眼神灭杀情敌,木婉清吃醋顶多也就去杀其他女人,王语嫣吃醋则闷在心里,灵儿估计不知道什么叫吃醋。

  这刀白凤却是极品中的极品,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想到这不由瞅了段延庆一眼,竟是连段延庆那样的人都能接受。

  慕容复不禁想到自己似乎也是风流好色,那自己将来又会是一个什么下场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