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魂碑 > 第367章:特案处之变
  东北出马仙这次算得上是倾巢而出了。不但五位老祖宗亲自动身,甚至还带来了数十个出马弟子。

  这些人都是出马弟子中的精锐,在东北地界,跺跺脚都能让妖魔鬼怪们震三震的存在。

  可想而知,玉麒麟到底有多强悍。

  我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好几下,心中迟疑。现如今玉麒麟跟赢天命在那死掐,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而麒麟山上,东北的五位老祖宗和崔三爷又布下天罗地网,试图活捉玉麒麟。以我们跟东北各位仙家的关系,断然不会让赢天命伤到我。

  不管玉麒麟和赢天命谁输谁赢,东北的仙家都有可能是最后的胜利者。

  或许这是打败赢天命的最佳时机。

  我的脸色阴晴不定,颇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却听到旁边的黑脸爷爷低声说:“孩子,听不听我老人家说一句话?”

  黑脸爷爷活的年纪久,身份又特殊,当下我就悚然一惊,说:“前辈,您说。”

  “趁着现在,有多远跑多远!赢天命不可能死在这的!哪怕东北五位老祖宗都在这,赢天命也不可能死在这!”

  我见他神色凝重,不像是在危言耸听,立刻就悚然一惊。

  我看了看散落在周围的出马弟子们,又看了看站在那里负手而立的崔三爷,东北出马仙倾巢而出,难道还收拾不下来一个赢天命?

  要知道赢天命就算赢了玉麒麟,也必定是强弩之末了!

  黑脸爷爷见我迟疑,低声说:“如你所说,赢天命号称掌命人,一身本事并非在打斗上面,而是在于吉凶的预测。像这种人,对危险的预知十分敏感,若是麒麟山真是他的葬身之地,他压根儿就不会来这。”

  “相信我,活了几千年的人,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就死在这!”

  这一番话犹如醍醐灌顶,瞬间我就清醒过来。没错,若是赢天命真的那么容易死,这几千年来岂不是早就死了无数次?

  能活到现在的,谁没点保命的杀手锏?我若留在这,指不定就会给他机会,把我给强行掳走。

  我也算是决断力比较强的人,听到黑脸爷爷这么说,我立刻做出了决定,说:“好!我马上就走,黑脸爷爷,您要不要跟我一块走?”

  黑脸爷爷咧嘴一笑,说:“不用了。那五个老家伙留在这,我若是走了,岂不是说明我比他们还不如?再说了,万一他们有什么疏忽,我也好出一份力!”

  我恭恭敬敬的对黑脸爷爷弯腰鞠躬,说:“黑脸爷爷,大恩不言谢,以后我若是得以脱身,他日定然亲自登门拜谢!还有,若是见到张一道前辈,替我好好感谢他!”

  黑脸爷爷大声说:“姓崔的小家伙,有没有车,给这小子配一辆!”

  崔三爷随手扔过来了一把车钥匙,说:“从这下山,三公里左右,我们的车停在那!”

  我接过钥匙,对崔三爷微微点头:“多谢三爷!”

  崔三爷轻声说:“红霞岛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只不过五位老祖宗不关心驱魔人的死活,不许我离开。等我忙完这里的事,定然会去红霞岛一探究竟!”

  “在这之前,一切就都拜托你了!我会尽全力帮你解决掉赢天命,如果挡不住他,也会帮你拖延时间!”

  我郑重的对崔三爷拱手,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赢天命这家伙实在是太邪门了,纵然东北出马仙都在这,他若想脱身,也未必就是多么难的事。

  这时候天色将亮,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顺着起起伏伏的山路一直往前,很快就找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

  土路上面,七八辆各式各样的车停在一侧,有粗犷的越野车,也有豪华的小轿车,其中还夹杂着几辆专门拉人的七座商务车,应该是一些辈分比较低的出马弟子乘坐的。

  我按下钥匙,发现一辆迈巴赫闪了两下,于是闪身就钻了过去。车灯亮起,划破黎明前的黑暗,犹如两道利剑。

  我熟悉了一下车辆,然后调转车头,朝山下疾驰。这种豪华轿车跑这种山路虽然别扭了一点,但豪车毕竟是豪车,动力十足不说,乘坐的舒适感也远远超过了粗犷的越野车。

  车辆一直往下,十几分钟后,就拐进了一条乡间公路。这次我吸取教训,没有乱跑,而是先打开了车载地图,设定好了京都的方向。

  这次赢天命不死也要脱一层皮,现在才是我逃命的最佳时机。

  因为一路上吃过赢天命的无数次亏,所以我这次不敢有丝毫大意,车辆开起来之后就没敢休息,找到最近的高速入口,马不停蹄的就往前赶。

  我仍然没有选择乘坐高铁或者飞机,一方面是担心赢天命最终脱困而出,在人群密集的地方追到我会引发恐慌,让我投鼠忌器。

  另一方面,我没有特殊的身份,可以乘坐私人飞机,若是等航班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得到我。

  反正这辆车性能不差,开到北京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也不知道东北出马仙是不是真的收拾了赢天命和玉麒麟,反正我这一路狂奔,倒是安稳了很多。我从天亮开到正午,又从正午开到黄昏,十多个小时之后,才总算是顺着京港澳高速进了帝都。

  特案处的总部就在这里。

  一进帝都,我的心就安稳了很多。因为我听张无忍和何中华说过,帝都里面藏龙卧虎,明面上有帝铭上校坐镇京都,又有广济寺和白云观左右辅助。

  暗地里却仍然有驱魔高人隐藏于此。

  据我所知,特案处的第一任处长邓伯川,就一直隐居在北京,平日的时候他深居简出,只有遇到特案处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之后,才会出来解决问题。

  除此之外,卸任的第四任处长胡润之,有退隐的清朝末代国师穆颜,据说还有两个千年老妖,化作人形,常年厮混在京都一带。

  这两个千年老妖虽说活的年纪久了点,但一生中还真没有滥杀无辜。他们住进京都的时候,好像还跟特案处签署了协议。

  千年老妖留在这里帮助世人,而特案处则负责为他们敕封仙号,要知道特案处的处长,基本上就相当于古时候的国师。

  若有国师亲口敕封,就算是千年老妖,也能修成正果,成就仙位,然后就可以建造自己的庙宇,庇护一方,得民众香火。

  只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就会与国家绑定在一起,国家兴旺,它们好处也多,国家若是没了,这两个千年老妖也会一蹶不振。

  我进了北六环之后,一颗心就稍稍放下了些。按照之前的记忆,我顺着六环高速一直往东,直到拐进门头沟一带的时候,才拐了个弯,顺着马路弯弯曲曲的走。

  十几分钟后,我就把车停在了一栋十二层的大厦面前。

  这座大厦就是特案处第一研究院。

  在京都,特案处的总部位于密云一带,镇压密云水库下面的鬼狱。第一研究院却位于门头沟一带。这里名义上是军管部门,平日里进出都会受到管制。

  只不过我来到这栋大厦的时候,却发现大厦里面一片漆黑,毫无生气。

  仔细看去,依稀还有破碎的玻璃碎屑和杂乱的纸张文件掉在地上。偶尔还能发现一些暗红色的血液洒落其中。

  我心中凛然,这是特案处第一研究院!是特案处的重要组成部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拿着手电朝大门里面照,却听到旁边有人喝道:“喂!干什么的?”

  转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一个穿着制服的保安,保安帽子下面的头发已经斑白了,看起来年纪不轻。

  别看年纪大了,但是职业素质不错,他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放在橡胶警棍上面,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可能是察觉到我年纪不大,语气微微变得缓和一点,说:“小伙子,这里被临时封锁了,没事别在这晃悠!”

  我陪着笑脸说:“大叔,我弟弟在这上班,我这是来接他的。那什么,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成这样了?”

  之所以敢说昨天还好好的,是因为我刚才观察的足够仔细,地面上的文件虽然洒落一地,但痕迹还新,一些鲜血的颜色呈现暗红色,应该不超过一天。

  所以我才推测特案处第一研究院出事,绝对是在一天之内。

  那保安见我说的笃定,也没多想,说:“我也不知道。我们都是保安公司,临时接的活,要在这保护现场。”

  我心中凛然,堂堂特案处第一研究院,里面藏着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灵魂研究资料,太古符文的秘密,还有一些见得人或者见不得人的实验进度!

  就我所知,哪怕是出了事,也不该保安公司的人来看守,而是特案处的外勤队来负责。可现在却成了这副模样!

  这一天之内,特案处第一研究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说帝铭上校和徐剑秦的死已经传到了这,整个特案处都乱起来了?

  不应该啊!就算帝铭上校和徐剑秦没了,也应该有官职最大的人来接手工作,而且第一研究院地位超然,余博士更是其中的灵魂人物,有他在,第一研究院就绝对乱不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