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四十八章 修表
  一晚上,两人相安无事地共床而眠,许是一份出人意料的“新年礼物”作祟,她们安安分分地各睡一边,中间的空隙前所未有的大。好在房内空调温度够高,不至于风灌入空隙中让她们瑟瑟发抖。

  单清澄侧过身子背对着温文躺好,紧了紧脖下夹着的棉被,轻轻地叹息一声。

  如此微小的声音还是一丝不差地落到温文耳中,漆黑的房间中她睁开眼眸,侧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黑影,一时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翌日清晨,温文的生物钟准时将她唤醒,眼眸缓缓地睁开,怀内的温热让她身子僵硬不少,遂又立刻放松下来。她低眸,浅浅的笑意在眼角化开,借着从窗帘缝里溜进来的光线用手指隔空勾勒单清澄脸上的轮廓。灵动的双眸已转为幕后,坚挺的鼻梁似是吸引她的目光沿着它的方向长驱直下,一抹红唇微微翕动。

  可能单清澄自己不知道,在她真正熟睡的时候,她的嘴巴会微微张开,无意识的张合好几次会让半夜醒来偷看她的温文好一阵失神。她不知道温文每每要花多大的定力才能让自己沉静下来,控制住自己想要一亲芳泽的念想。

  食指俏皮地溜到微起的朱唇间,温文黯眸猛然一沉,牙关紧了紧,正要抽回却感觉指腹一阵温热,毫无预兆地被那两瓣薄唇吮在嘴中。温文惊慌失措地抽回手指,低声斥责一句:“你……”

  再见那人只是砸吧砸吧嘴,不安分地扭了扭,在她怀里寻了一处舒适地位置继续睡觉,丝毫不见一点有醒来的迹象。

  温文见状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重新躺下,抬了食指在眼前细看一番又不禁面红耳赤的放下。原本打算趁早先回家一趟,免得外公再指责她夜不归宿。而今看来……罢了,思远应该能处理好。

  被单清澄当枕头的手揽上她的肩膀,温文轻手轻脚地为她掖好被子将调了静音的手机拿出,给沈思远发起短信来。微弱的光映在温文柔和的面容上,她不时地侧头观察熟睡的单清澄,生怕自己的小动作吵醒了怀中的睡美人儿,昨天闹腾了一番,想必不到日上三竿单清澄不会有苏醒的迹象。

  两人所在酒店的隔壁房间,有一人悄然退房离开。他在瑟瑟的冷风中拦了一辆的士,驾轻就熟地走到一间住宅前,按响门铃。约莫片刻,房内的主人开了门,瞧见来人有一瞬的诧异,“修。”

  “我吵到你睡觉了?”王初修发现李斯年身上仍穿着睡衣,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微微摇头。

  李斯年领了王初修到卧室,见他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便回客厅给他盛了杯热水端进去,还不待他询问王初修怎么突然来t市就听到他说:“没有阿年陪在我身边,我都没有睡好。”说罢,他便一头栽进床上,露在外面的半边脸透着柔和的笑意。

  李斯年听了他亦真亦假的话没往心里去,只是把水递给他,再从衣柜里找了套睡衣给他。对于王初修意喻不明的话,李斯年还没自作多情到真的相信,不过将它归诸到王初修一时心血来潮的胡言乱语中罢了。

  王初修坐起身喝了大半杯水,在李斯年面前没有任何有要回避的意思,径自褪去衣裳,换上了睡衣,“阿年,我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她会变成一道阻碍,就不应该大发善心地让她回去当校长。”

  “她本就是受害者之一,即使你没有帮她,她回c高继续当她的校长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更何况她当时是为了保单小姐。”李斯年一面把他换下的衣服放到洗衣篮里,一面慢条斯理地分析,他眉头微不可察地皱起,看来王初修这次来t市的目的并不简单。

  “话虽这么说,她以后再回归她应有的位置上,总比在我一回来就来给我下绊子好。”王初修脸上的笑容未减少一分,尖尖的小虎牙露在外头,如若不是李斯年知道他以前做的事,根本看不出面前柔和到无害的人居然会是用一个计谋就会让人家破人亡的饕餮。

  当初c高作弊自首的学生王彦,是王初修发现c高副校长有贪污和拉帮结派现象而培养的棋子,为的就是让他下台,再安插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到c高里保单清澄,不至于她的职场道路遇到荆棘。

  可谁料到王彦某些性情上的疯狂会和王初修如此相像,竟下手伤了破坏他计划的单清澄。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王初修没有如李斯年所想的那般暴跳如雷,反而是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盛焰,一通电话把王彦送进了监狱,还连带着拖了帮助单清澄的温文下水……

  本该所有的罪责都应当是副校长背负的,因为单清澄的受伤,王初修将整盘计划全部抛弃,设了一个更大的局让副校长自己跳进去。

  而他事后招温文回去当校长,纯属是为了她救了单清澄的报答罢了。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单清澄经过那一次意外之后,会对温文如此依赖,记忆里从小到大都会黏着自己寻求保护的小女孩会投入他人的臂膀之下,这让王初修有了危机意识。

  关于他对单清澄的感情,王初修一直都不觉得着急,以前是自己还没有能力而且单清澄年纪也还小,身边没有出现其他的莺莺燕燕,他至始至终都认为单清澄会如同以前一般,在他回来之后和他携手共度余生,两人会过上神仙眷侣般的日子。

  “阿年,你动作太慢了。”王初修话里意有所指,他拍拍床示意李斯年躺下,余光扫到床头柜上的相框,他想也没想地拿起来举过头顶,照片上的两个人让他轻声笑笑,“原来这个照片在你这。”

  闻言,李斯年眼眸陡然深邃,看着王初修拿着相框的模样有一丝慌乱从眼皮底下闪过,“修认为我该做到什么地步,才不算慢。”

  王初修似是没听到李斯年的这番话,自顾自地嘀咕:“当年的我们真青涩,阿年有后悔过岁月不饶人带来的成长吗?”

  “没有,”李斯年摇摇头,只开了床头灯再躺下,“成长是人生的必经之路,我们已经过了青涩的阶段了。”

  “过了青涩的阶段……”王初修重复了一番李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