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婿 > 第114章 不能被他征服
  错怪了瞎眼妞。

  就凭高铁的眼力,当然能看出叶家母女没有撒谎,一切都是白玉郎那个臭女人从中作梗。

  不过,高铁也没把错怪星辰当回事。

  毕竟他现在只想追小苏警官,了不起以后找机会,多帮瞎眼妞几次,算作补偿。

  可叶星辰在上楼前,说因为照顾他的感受,在会所没有和男人握手的那番话,却让高铁回想起当时情况,以及他也不喜欢她和男人握手的心思后,心——好像被弱电电了下,情不自禁的轻颤。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

  叶家母女回房后,高铁坐在沙发上,细细品味这种奇妙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傻笑了声,站起来走出了叶家。

  他又改变了主意——

  一,再给叶星辰一个当他未来儿子亲妈的机会。

  二,他要把“内定老婆”苏酥,当朋友处。

  毕竟,瞎眼妞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冷血无情,亲眼看到他和甄妃搂搂抱抱后,还那样的照顾他的感受,那么再一脚踹开人家,就貌似有些没人性了。

  既然决定再给叶星辰一个机会,高铁就要终止追求苏酥的行动。

  脚踩两只船那种事,高铁这种正人君子可做不出来。

  高铁拿定主意后,还离开叶家,除了要去帮苏酥外,主要还是看出叶家母女在演戏了。

  叶家母女,还真是最好的演员。

  她们企图利用这次误会,来折磨高铁的良心,继而牢牢把持随后交往的主动权。

  开玩笑呢是吧?

  高铁是啥人啊?

  他也许不知道有没有外星人,但论起演戏,和揣测女人的心思,他敢说是第二,就没谁敢说是第一。

  将计就计。

  他借着去帮苏酥的机会,假装愧疚之下,在也没脸呆在叶家——让瞎眼妞着慌去吧。

  尤其腹黑丈母娘打来电话后,那温柔的语气,一点不像和女婿说话,倒像是和老情人——高铁就知道他的阴谋得逞了,语气悲痛的说完那番话后,果断关机。

  今晚,瞎眼妞注定无眠。

  嘿嘿,还真以为大爷我看不出,这一切都是腹黑丈母娘,在给你出谋划策呢?

  高铁阴阴的笑了下,开始想象叶星辰此时的反应。

  惊惶。

  害怕。

  手足无措。

  满脸的悔恨不已,外加不住轻跺双足,埋怨她妈这个过来人出的主意,简直是太馊了后,叶星辰换上鞋子就要出门。

  她左脚刚迈出门槛,白若影一把抓住她:“星辰,你要去做什么?”

  “我要去找那个人渣,我要撕烂他的嘴,敢说让我找个男人嫁了。”

  “你给我站住!”

  “站什么呀站?要不是你,事情也不会搞成这样子。我再听你的馊主意,好好的一个老公,就会变成别人——”

  叶星辰脱口说到这儿时,忽然愣住。

  她愣住,不是因为她妈,快要被她气死了。

  而是因为,她蓦然清醒。

  她叶星辰,是怎样的一个人?

  是集年轻、漂亮、睿智、心地善良举止优雅冷傲女王范十足为一体的极品美女。

  就这样一个极品美女,能正眼看某个男人,都是他与生俱来的福气。

  她爱上高铁,绝对是那厮的祖坟诈尸了。

  可现在,她却因为高人渣因误会她,而羞愧的无地自容要滚蛋时,惊惶成这样。

  全天下女性的尊严,何在?

  她宁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能像没人要的小怨妇那样,死皮赖脸的去追他。

  白若影满脸的苦笑,牵起她的手,轻轻叹了口气:“唉。星辰,难道,你就没发现,那个人渣,是故意这样说的?”

  叶星辰眨巴了下眼,满脸无知的纯真:“什么,他故意的?”

  白若影满脸都是大局在握的淡然:“我能保证,他绝不会离开青山,离开你的。”

  “凭你过来人的经验?咳——他为什么要走?”

  叶星辰问出这句话后,才意识到,她这是红果果的讽刺她妈,连忙讪笑了声。

  俩人是亲妈亲闺女,没必要道歉。

  白若影当然不会因此责怪她,却把满腔的怒气,都撒在高铁身上,暗中咬牙骂了个臭人渣,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后,从容的解释:“他走,无非是看出我们是在演戏,立即反将了我们一军。不得不说,这个人渣还是很聪明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

  叶星辰本来就是冰雪聪明之辈,刚才惊惶,只因她太在意高人渣,怕他真离开,而方寸大乱。

  醒悟后,叶星辰立即银牙咬得咔咔响,森声笑道:“好,好你个高人渣。敢玩儿我?行,那咱就对着玩。看看谁能玩得过谁。不把你玩残,我随你姓——妈,快点坐下,咱们好好合计下,该怎么玩残他。”

  搞清楚怎么回事后,高人渣死哪儿去,反倒是一点都不重要了。

  白若影却甩开她的手,懒洋洋的说:“妈累了,要去睡觉。”

  “妈——”

  叶星辰一楞,随即笑颜如花,抱住她妈的胳膊,来回晃着,轻轻跺着脚,撒娇:“妈,你还真生我的气啊?我说你出馊主意,是脑子进水了啦。别生气了啦,快点坐下,给我出主意。何况,你已经参与了进来。如果你半途而废,我肯定会一败涂地。这样,岂不证明咱们母女,都被那个人渣给征服了?”

  “死丫头,什么叫咱们母女,都被他征服——哼。”

  白若影老脸一红,抬手敲了下闺女的脑袋时,心却悸动不已,只感觉睡袍下凉飕飕的。

  哦,原来是起风了。

  一个白色方便袋,被风吹着自车前玻璃上横扫而过时,车子停在了星辰化妆新的一分厂门前。

  高铁得知苏酥连箱货都雇不到后,立即自告奋勇,说清晨四点,会准时开车出现在她家小作坊门口。

  星辰化妆的产品,远销偏僻乡下——当然不能缺少箱货。

  本来,高铁是想和叶星辰借车的。

  可瞎眼妞在解释清楚误会后,就冷傲女王范儿十足的回房了,高铁要是再追上去借车,肯定会被她误以为,他要负荆请罪——

  那可不行。

  有时候,高铁还是很在意面子的。

  不就是借辆箱货?

  就凭高铁当过几天高总的份上,亲自赶来新的一分厂,开辆箱货用用,那就是一句话的事。

  “谁?”

  看到有人出现在铁栅栏外后,传达室内的两名安保,马上就打开窗户,探出了脑袋。

  高铁抬头,笑了下还没说什么,两个安保突然惊叫了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高总,高总,您怎么这时候来了?”

  沃草,两个无名之辈,不但一眼就认出了老子,还满脸看到亲爹般的欣喜,咋回事?

  虽说特自负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只要被人见过,就会终生难忘,但两个安保的真情谄媚,还是让高铁有些懵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