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独尊 > 309.第309章 白衣剑圣(上)
  “轰隆!”

  远处的一座山峰上,黄金神光滔天,那艘黄金战船冲天而起,朝着这边驶来。帝焚天一跃来到了黄金战船上,黄金战船光芒万丈,杀光席卷天地。帝焚天再次化作了高不可攀的战神,黄金战船朝着季默撞了过来。

  “轰!”

  这黄金战船上一股可怕的力量传来,季默脸色大变,迅速的后退,不敢正面迎敌。

  “把我的战神套装还来,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帝焚天站在船头上,黄金战船再次朝着季默撞了过来,力量可怕。

  “这艘战船不凡,乃是五岳神宗的镇教法宝,同样是自古代流传下来的。”众人纷纷出言说道。

  季默头疼无比,没想到帝焚天手中的好东西这么多,不但有战神套装护体,更有这尊杀伐大器,这艘黄金战船之上流动着可以击碎苍穹的力量,就算是神虚境的高手来了恐怕也会被撞得骨断筋折。

  “该死!”季默咬牙,眼看着胜券在握,不料帝焚天又唤来了一件杀戮大器,这样打下去,说不定自己真的会被帝焚天斩杀,季默脸色难看,咬牙切齿,暗道:“难道真的要用那危险的一招吗?”

  “轰!”

  黄金战船再次撞了过来,帝焚天高高站在船头上,俯视着季默,杀意果断,想要一口气把季默给撞死,口中大喝:“我承认你有些手段,但你的命依旧是我的,神魔血也是我的!!”

  “帝焚天!不要跟我得瑟,信不信我把你的战船也抢过来!”季默放声大喝。

  这一刻,不少人都无语了,神魔体的强盗本性真的不该,竟然还要抢夺帝焚天的黄金战船,不过这一次没有人再敢说神魔体嚣张。因为之前季默放出言论,要扒光帝焚天,结果真的把他身上的真身套装给扒下来了,现在又说要抢夺黄金战船,会不会最后也应验呢。

  “轰轰轰!”

  黄金战船撞塌了苍穹,季默不敢和黄金战船硬碰硬,只能狼狈的逃窜。

  “哈哈哈哈哈!你的嚣张只能到这里了,神魔体的存在就是为了今日被我斩杀!”帝焚天信心大增,哈哈大笑。

  季默冲到到了高空中,脸色黢黑,咬牙切齿,被帝焚天追打了这么久,季默心中一股狠劲儿也逼上来,大声喝道:“帝焚天,你真以为我对付不了你吗?”说完,季默双手交织,一缕缕玄奥的符文从他的掌指间绽放,勾动天地,每一缕符文都像是一口神剑在嗡鸣。

  “他……决定动用那一招了。”远处,苏沫兮见到这一幕也是脸色一变。

  高空中,季默猛地长啸一声,符文交织,飞向了剑砀山内。紧接着,剑砀山内,一声惊天动地的剑鸣响彻云霄,从剑砀山的方向,一股强大的剑意逼来,剑光滔天,撕裂了剑砀山外的护山大阵,一口巨大的天剑从剑砀山内飞了出来。

  “什么!”黄金战船上,帝焚天大惊失色,望着那口巨大的天剑飞来,难以置信。

  “那是……天地一剑窟的镇教天剑,是当年一代剑圣留下的剑意所化,这小子为何能唤出这口天剑来,这不符合常理啊!”

  众人失声。

  而此刻,就连天地一剑窟的三位长老都露出了震惊之色,他们转头望着苏沫兮,骇然道:“掌门,难道是……”

  “嗯,正如你们所看到的。”苏沫兮苦涩的笑道。

  “他……他疯了吗?竟然敢召唤天剑,这是极度危险的一件事情。”一位天地一剑窟的长老惶恐道。

  高空中,剑意惊天,那口巨大的天剑悬浮在季默的头顶上方,无量剑光绽放,剑气逼人。虽然这股剑意内蕴在天剑中没有被释放出来,但依旧压迫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帝焚天也是脸上色变,之前他之所以不敢再天地一剑窟发威,就是因为惧怕这口天剑,毕竟这是一代剑圣留下的剑意所化,当年甚至这口天剑斩杀过数名圣人。

  此刻,这口天剑被季默唤出来,这不得不说让帝焚天惶恐不安。

  “帝焚天,保护好你身上的战神套装,不要被斩碎了,我还要呐。”季默笑着说道。

  不过这句话却让帝焚天吐血,远处观战的人也是一阵汗颜,这神魔体实在是太无耻了,他还真的想把帝焚天彻底扒光了啊。

  “嗡!”

  黄金战船抖动,金光滔天,帝焚天杀意决绝,再次催动黄金战船朝着季默撞了过来。

  “来吧!”

  季默大吼一声,手臂垂直落下,悬挂在他头顶上方的那口巨大的天剑剑光滔天,下一刻,天剑的形态大变,天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手持长剑的白衣身影,这白衣身影完全是剑光所化,却极为真实,手持长剑,威风凛凛,高大的身躯像是俯瞰天地的仙灵。

  “剑圣虚影!这是当年那位剑圣的影子,原来天剑之内里面有剑圣遗留下来的真元!不仅仅是剑意所化!”

  此刻,众人骇然,目光崇敬的望着那高耸天地的白衣身影,手持长剑,他站在那里不动,仿佛化作了一口绝世神剑一般。

  “轰!”

  黄金战船撞了过来,帝焚天沉声怒吼,即使心中同样震撼,但此刻箭在弦上,他不得不催动黄金战船的全部力量朝着天剑所化的白衣剑圣撞去。

  “嗡!”

  白衣剑圣斜睨,眸子犹如神剑逼人,这一刻,白衣剑圣手中的长剑猛地扫了出去,不见任何的霞光,也不见任何的剑气,就是平淡无奇的一剑,白衣剑圣手中的长剑披在了黄金战船上。

  “嗤啦!”

  黄金战船上迸发出来的杀光被白衣剑圣一件破碎,黄金战船旋转着飞了出去,撞在了一座山峦上,将这片山脉都给压塌。

  “好强的威力,这就是剑圣的实力吗?仅仅是一缕剑意,便惊人到这份地步!”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骇然之色,震惊的望着这一幕。

  黄金战船压塌了一方废墟,帝焚天站在船头上,目光灼灼的望着高空中的白衣剑圣,这口天剑竟然可以化作剑圣的影子,连黄金战船都被扫飞出去了。

  季默立在虚空中,白衣剑圣里在他的身后,高大耸立,白衣飘诀,如同仙灵,俯瞰大地,一口长剑单手背负在身后,仿佛一剑在手,敢挑战天地规则一般。

  “杀!!”

  帝焚天发怒,驾驭着黄金战船冲天而起,再次朝着季默撞了过来,心高气傲的他无法承认这一次的失败。

  季默抬手一指,站在他身后的白衣剑圣再次出剑,依然是古朴无华的一剑,这一剑,再次把黄金战船扫飞出去,黄金战船“轰隆”一声坠落在一片山脉的上方,压塌了四方,那黄金浇筑一般的船体上,竟然被白衣剑圣一剑斩出了缺口,光泽暗淡,道纹流逝。

  “糟糕,再这样下去,这艘黄金战船会被毁掉的!”众人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