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第794章 你果然,贪了不少啊!
  扬州出大事了!

  一听到这句话,我的呼吸都顿住,惊讶的看着那个官员——原来他是扬州的官员,不过他刚刚那句话,扬州出大事了?什么大事,让他这样慌慌张张的来禀报?

  这一回,裴元修的神情也凝重了起来,他皱紧了眉头坐直身子,看着那个官员:“出了什么事,说!”

  “扬……扬州城,被朝廷,被朝廷的人控制了!”

  “什么?!”

  他虽然没有惊得跳起来,但目光一凌,其中寒意却已经将他的震惊暴露无遗。而我在旁边也听得大吃一惊,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下意识的又转身走回了屋子,看着那个官员,还有些不敢置信——扬州,被朝廷的人控制了?

  怎么会?!

  不过,裴元修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初时的惊讶之后,他还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脸上恢复了往日的清静,只是也许牵动了胸口的伤,他的脸色比刚刚苍白了几分,伸手捂着胸口喘了两下,他才又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官员,平静的说道:“朝廷的人?朝廷派大军南下了?”

  他虽然很平静,口气甚至也恢复了几分温和,但那官员几乎跪着趴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颤抖着道:“没……没有。”

  裴元修的面色又是一沉。

  连我也听得大惊失色,刚刚这个官员一说扬州被朝廷控制了,我也第一时间想到必然是朝廷派军南下,入城平叛,然后才能控制扬州城,怎么现在他居然说,并没有朝廷的军队南下?

  那扬州,是怎么被朝廷的人控制的?!

  裴元修沉默了下来。

  屋子里一时间也没了声音,只剩下每个人的心跳,而我的心跳几乎如擂鼓一般,震得耳朵都在嗡嗡作响。不知过了多久,裴元修终于开口,比起刚刚的震惊,这一回他反倒静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到底在扬州城出了什么事,给我说清楚,任何一点都不要遗漏。”

  “……是。”

  。

  事情,是在除夕那天晚上发生的。(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提供Txt免费下载)

  除夕当天,一过酉时,扬州府的知州卢光承便下令关闭扬州城门,我想这也一定是事先南岸那边跟他们支会过,过年的时间特殊,城外的防护自然也会比平时减少一些,为了防止有人混入扬州城趁机作乱,所以他们提前关闭了城门不再通行。

  可是,就在城门关了之后,出事了。

  大概是到了酉时三刻左右,卢知州正在跟几位同知、通判和守备交代事务,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名侍从进来禀报,说府衙门口来了几个人,竟然自称是代天巡狩的钦差大臣及其随从,要卢知州立刻出府相迎。当时卢知州只当是有人捣乱,便命人出去把他们打发了,结果侍从一出去,再回来了的时候,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他们手里拿着的,是皇帝御赐的金牌。

  几个同知和通判都吓了一跳,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还不敢相信,居然会真的有朝廷的官员,不带兵卒就直接进扬州城的。

  只是,看到金牌,大家的心里都多少有些忐忑,卢知州想了想,还是起身走出了府衙。

  就在府衙门口站着几个人,几乎都是布衣打扮,看起来并无品级,只有一位大人,衣着气度与别不同。

  那,就是代天巡狩的钦差。

  卢知州一看到他,顿时就惊了一下,我并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但现在想来,也许是因为事先裴元修和韩氏姐妹就早已经对扬州府有过交代,扬州府不能公开的叛离天朝,必须作为南岸刺进天朝的一根钉子,所以,只要是文官进城,在未动刀兵的情况下,都不能先与朝廷的人起冲突,加上钦差大臣带来的随从还不到十个人,如此零星的人数,连强龙都算不上,更妄论去压这样的地头蛇了。【超多好看小说】

  所以,卢知州反倒笑脸相迎,将钦差大臣客客气气的接进了府衙,又吩咐人立刻设宴,为钦差大臣及其随从洗尘。

  这位钦差人倒是随和,一直笑呵呵的,当卢知州将他请进了府衙之后,他只看了看这两年府内的卷宗,又跟几位同知、通判大人见了礼,便坐下来闲话。是时有婢女上前奉茶,他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立刻赞道:“这茶——好甘味!”

  卢知州立刻笑道:“不瞒钦差大人,此茶名为银钩,味浓鲜醇,回味甘甜,乃极品滴水香一芽二叶初展而折,炮制功法极其精密,整个扬州一年所产,不过担余。”

  “哦?”钦差大臣闻言,又喝了一口,慢慢的点头,道:“果然是好茶。”

  说着,看了看碗中碧绿的茶汤,和一根根如月牙般的钩叶,叹道:“只可惜这样的好茶,在京城却喝不到。”

  卢光承笑道:“钦差大人若喜欢,下官为大人备上一盒,让大人带回京城?”

  钦差一听,立刻微笑着说道:“卢大人如此割爱,本官多谢了。”

  “哎,钦差大人与下官同袍之谊,何必如此客气。”

  说着,两人相识而笑,一直陪在一旁的几个同知通判互相递了个眼神,都赔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钦差大人又喝了一口茶,笑道:“说起来,本官十年前也在扬州,那一年也是过年的时候,扬州城内热闹非凡啊,遍街花灯,漫天焰火,就是在京城,也没有如此的盛景。只是一别多年,不知今年的扬州,是否还——”

  卢光承一听,立刻笑道:“没想到钦差大人还记得扬州的焰火,说起来,扬州城每一年的年夜,都是火树银花不夜天。既然钦差大人想看——来人。”

  立刻有侍从上前听命,卢光承道:“传我的话,今晚给钦差大人的接风宴就摆在城上,让大人与民同乐,也能更好的欣赏我扬州的焰火之夜。”

  钦差大人一听,立刻笑道:“多谢卢大人了。”

  “哪里哪里。”

  接下来,他们又闲话了一会儿,不一会儿刚过戌时,酒宴就已经齐备了,卢光承便请了钦差,加上两位同知、一位通判,两位扬州守备,一同在城楼上入席。那几位大人都是陪客,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容中也多了几分深意。

  这个时候,他们原本紧张的心情都放松了些,之前以为朝廷的命官来到扬州,必然是有一番明争暗斗,甚至于腥风血雨,谁知这个钦差根本只想来揩油水,怕是个出头愣鸟,被皇帝派来送死还一无所知。

  所以,席间更是各种山珍海味,各种珍馐佳肴摆满了桌案。

  卢光承为主人,钦差为主客,都坐上了主座,而几位陪客的同知等人分别按照品级坐在两边,

  等到他们入席之后,乐声未起,倒是城楼下各种喧闹的声音传来,因为是除夕之夜,扬州城的百姓都纷纷出来游灯会,此时街头人头攒动,商铺林立,商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加上街头卖艺杂耍,来往嬉闹,嘈声喧扰,钦差大人听着,也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卢光承一见,便使了个眼色,门外的侍从便立刻过来,将周围的门窗都关上了。

  厅堂之内这时才安静下来。

  一开席,卢光承便举起酒杯,陪笑着道:“钦差大人千里迢迢远赴扬州,我等未曾远迎,实在有罪。今夜酒薄菜稀,还望大人不要怪罪。下官借水酒一杯,为钦差大人接风洗尘。”

  钦差大人一听,也站起身来,举杯笑道:“卢大人何出此言?你我皆是同殿为臣,有同袍之谊,今日一会,实乃三生有幸。”

  说着,大家都满饮了一杯,这才笑着坐了下来。

  席间自然是觥筹交错,官场上的阿谀奉承也少不了,今夜原本就是钦差的主宾,其他的几位同知、通判都一个个上前来敬酒奉承,等到酒过三巡,便听见偏厅传来一阵铜鼓之声,须臾,一队穿红着绿的舞女走到了厅堂之上,随着鼓乐翩翩起舞。这些舞姬一个个娇媚动人,虽是深冬寒夜,却穿着薄如蝉翼的舞裙,香肩斜露,柳腰玲珑,美艳不可方物。

  钦差大人看得不由眼睛都发直了,等到一曲终了,这些舞姬便立刻散去了。

  那钦差原本意犹未尽,这些舞姬却很快就退下,他露出了一丝不满的神情,而这一切又都落入了旁边卢光承的眼中,他暗暗一笑,对着旁边的乐师做了个手势。

  这个时候,就听见一阵清雅歌声传来,那歌声灵动而清甜,仿佛出谷黄莺一般,在这样的寒冬之夜,让人闻之如迎面一阵春风吹来,带着阵阵温润的气息和花草的芳香,定睛一看,是一个身着绿罗裙的女子莲步姗姗行到堂上,她载歌载舞,歌声清越,舞姿轻盈,一曲歌舞如同春光临世,让人迷醉。

  钦差举着酒杯的手都不知何时倾斜,里面的酒洒了一地。

  等到一曲终了,那歌姬走上前来,盈盈拜倒在地,口称钦差大人,卢光承一直小心的注意着钦差,见他盯着那名歌姬眼睛都不眨一下,便凑上前去,笑道:“钦差大人?”

  钦差像是猛地惊醒一般,回过头来:“啊?”

  卢光承笑了笑,一招手,那名歌姬便款款走上前来,跪坐在钦差的身边,柔声道:“大人。”

  钦差大人正了正脸色,道:“卢大人,这是何意?”

  卢光承笑道:“大人,下官是看天寒地冻,大人的酒杯拿不稳了,所以让这名歌姬过来帮大人斟酒的。大人若嫌弃,只用她这一夜便罢了。”

  “哦……”

  钦差挑了挑眉毛,低头看着那温柔妍媚的歌姬,笑而不语,卢光承又笑道:“大人若不嫌弃,就让她跟随大人回京。京城的冬夜更是天寒地冻,也可以让她帮大人斟酒之余,暖床叠被,也是好的。”

  钦差大人听着,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举起酒杯对着卢光承道:“卢大人。”

  “钦差大人。”

  “卢大人不愧为扬州知州,价值千金的银钩,与本官初识,一出手便是一盒,再看看这席间的珍馐佳肴,也是世间少有;而这歌姬不仅歌声美妙,余音绕梁,舞姿优美更是如天龙之女,如此绝代佳人,竟然也赠与本官——”

  卢光承呵呵的陪笑着。

  钦差笑着道:“你果然,贪了不少啊!”

  (https://.biqugex./book_7272/415443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