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烈火军校 > 第三十九章 互相试探
  谢襄抬起头,盯着她的目光稍显锐利,“显蓉小姐怎么手上有茧子?是练过功夫吗?”

  金显蓉急忙缩回手,脸上的笑容是挂不住了,声音仍是努力的保持温和,“我哪里练过什么功夫,小时候家里弟妹多,干活磨的。”

  “哦?”谢襄眉梢一挑,不依不饶,“可是这看起来倒像是我们练刀磨出的茧子。”

  “你看错了。”金显蓉立刻否定。

  她的语气坚定,两人对视,似是有火花交错,良久,谢襄把香蕉扒开,咬了一小口,“可能吧,毕竟现在都用枪了,也很少有人练刀了,我们学校每个月也只有一堂刀术课。”

  金显蓉笑得云淡风轻,审视的目光在谢襄的脸上不断扫过。谢襄又吃了一口香蕉,似是随口问道:“认识这么久了,还没问过显蓉小姐在哪里留学?”

  金显蓉也随口说:“英国利物浦。”

  谢襄说:“哦,艺术之都,难怪你看起来这么有气质。显蓉小姐在国内有亲人吗?”

  金显蓉微微扬起下巴,“有的。”

  有问有答,问的别有目的,答得简明扼要。

  谢襄瞅了她一眼,“是吗?真可惜,一直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有机会应该上门拜访的。”

  金显蓉弯下腰,双手扶在谢襄轮椅的两侧,目光灼灼,她的声音一向甜,这会儿带了腻,“君山也没去过我家呢,甚至问都没问过,谢同学今天问我这么多,我是不是可以自恋的认为,谢同学是喜欢上我了?”

  因为身上有伤,坐在轮椅上被迫矮了人家一头,可被金显蓉这样看着,谢襄的气势却丝毫不弱,“显蓉小姐真会开玩笑。”手抚上轮椅,她慢悠悠的向后退了一点,目光幽幽,缓缓道,“这样,我出去转转,就不打扰你们了。”

  谢襄收了兵,金显蓉的防备滴水不露,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线索,不过今日的试探得到的信息已经够多了。

  利落的身手,握刀的手,那双修长的手挥着日本武士刀一定很惊艳吧!

  可惜这也只是猜测而已,要找到证据,还需要一些时间。

  谢襄并没有立刻回自己的病房,而是躲在楼梯旁等着,直到看着金显蓉步履匆匆的下了楼……

  唉,跟踪失败。

  懊恼的锤了捶腿,要是自己能灵活走路,就可以跟着去看看了,没准还会有更加有用的消息。

  接下去便是老老实实在床上半个多月的休养时间,好不容易熬了这么久,谢襄终于如愿下了床,这段日子多亏了小珺的照顾,还有黄松、纪瑾他们也常来看望自己。

  倒是顾燕帧,那个傻子,每次买完水果都会让小珺带进来,自己趴在门缝偷偷的看,偏偏还以为隐藏的极好,没有被谢襄发现。

  一想到这里,谢襄就觉得心里酸酸麻麻,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

  病房里再一次空空荡荡,“良辰,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黄松拎着两个行李箱站在门前。

  谭小珺将最后一块苹果塞进嘴里,擦了擦手也走了过来,她看着谢襄问道:“沈君山说今天来接你,你真的不等他了吗?”

  “不用他接了,我们自己回去就好。”

  谢襄说着,抬脚走出了门,一个星期前她就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只是医生不让她出院,说是要留院观察,可是谢襄又闲不住,因此整日在医院里转悠。医院的楼梯道路她都了然于心,更何况有黄松在自己又不需要拎东西,脚步更加轻快了起来。

  走到门口,用力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谢襄格外舒心,可是目光放在车窗旁那张精致的脸上时,顿时就由暖转冷,神色也跟着变了。

  她想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好好的计划被身后的傻大个出声破坏。

  “显蓉小姐?”黄松认出人,也很诧异会在医院门前见到她。

  金显蓉微微探出车厢笑,“君山的手伤了,不方便开车,让我来接你们,上车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金显蓉既然来了,谢襄当然没有放过她的道理。

  主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虽然腿脚还有些不利索,但谢襄没理会金显蓉伸过来的手掌。她坐好了,才笑着问道:“显蓉小姐还会开车?

  金显蓉笑笑,没有回答,却自己起了个话头:“谢同学和谭小姐的感情真好,我看这几天都是谭小姐在照顾你。”

  谢襄回头看了一眼小珺,与她对视一眼,“我们是好朋友。”

  谭小珺吐了吐舌头。

  谢襄忽然想起之前沈君山也问过谭小珺和自己的关系,暗叹一声,转头看着道路两旁残留的一些积雪。她就解释了这一句,路旁有出来扫雪的人,拿着大扫把,在视线中一扫而过。

  金显蓉没吱声。

  车子开了一阵子,她才忽然问道:“我听沈君山说,谢同学还有个妹妹,也在顺远读书。”

  谢襄心里一惊,面上不动声色,“是。”

  “叫什么?”

  “谢……香。”

  “在哪所学校?”

  “显蓉小姐突然关心起我来了,按照你的说法,我是不是可以怀疑显蓉小姐喜欢上我了?”

  谢襄将那日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金显蓉。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丝得意,反而是想起谢良辰,想起不知是不是在宿舍等着自己的顾燕帧,想着自己身份若是暴露,可能会有的后果。

  金显蓉沉默了一会,终是放弃了,随即说道:“这我可要跟你解释清楚了,我只是对君山身边的朋友都格外关心罢了,没有别的意思。”

  “那真是太遗憾了。”谢襄的语气里并无半分惋惜之情。

  两人的又一次交锋,在难言的沉默中结束。车子停在烈火军校的门前,纪瑾骑着自行车经过,见到谢襄等人从车上下来,也停了了下来,笑着跟金显蓉打了招呼,金显蓉亦笑着回应了他,随后开车离去。

  谢襄看着远去的车子,狠狠心,抢过纪瑾的自行车,不顾他的叫喊,在后面跟上了金显蓉。

  “你的腿!”黄松的大嗓门在身后格外刺耳。

  谢襄只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脚下蹬个不停,激动之下,反而腿脚都跟着利索了。

  转过几条街后,汽车在日本商会门前停了下来,一名男士上前打开了车门,金显蓉下车,身姿袅袅,步伐却是铿锵有力。

  她的声音也变了,由柔媚变得冷硬,“藤原一郎,荣王府过寿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叫做藤原一郎的日本人恭谨的弯下腰,“都准备好了,详细的计划已经放在了您的桌子上。”

  他微微抬头,目光极冷,似是一把钢刀的利刃。

  金显蓉点了点头,大步走了进去,还在维持弯腰行礼的男子起身跟了过去,他的眉骨处,一道长疤横亘,赫然是那日在火车上戴黑色礼帽的男人。

  就是他在追杀拿金印的青年!

  谢襄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吃惊于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

  自从佐藤一夫消失后,日本商会就换了新的会长,这位会长极其神秘,从来不在公众面前露脸,但仍是有记者拍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早饭时,纪瑾曾拿着报纸感叹日本商会的会长竟然是个女人,不过却被朱彦霖驳了回去,那得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当时日本商会的会长?没准膀大腰圆,长了胡子呢。

  当时谢襄直当作笑料一听而过,如今看来,这位会长不仅是个女人,还是个美人。可是金显蓉看起来并不像是日本人,况且又同和沈君山在英国留学,她究竟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被发现呢?

  满怀心思的回到了宿舍,手刚搭在门把手上,门就被人从里面推开,李文忠鼻青脸肿的走了出来,头发乱糟糟的,鼻子还在缓缓流着鲜血,他瞪了谢襄一眼,扯到了眼角的伤口,嗷嗷叫着跑走了。

  宿舍里一片杂乱,东西都被丢在地上,桌子也被撞歪了,是打斗的痕迹,顾燕帧翘着二郎腿坐在屋内正中间的凳子上,一脸怒气,谢襄看了看他身上平整的衣服和他那张白净的脸,得出判断,看来这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打。

  谢襄只顾着打量他,一时呆立在门口。

  走廊里静悄悄的,屋子里也一样安静。卫生间的水龙头没有拧紧,连着落下好几滴水,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顾燕帧从头到脚都是不爽:“你怎么看的家?我才走几天,床都被人占了!”

  谢襄回过神,忍住没有理他,直接走进屋子坐在床上整理被子。

  顾燕帧何时忍得住过,“喂!我跟你说话呢!”

  谢襄仍是不为所动,依旧低着头忙着叠手里的被子,她最近少有这样冷硬的一面,顾燕帧眼珠一转,笑嘻嘻的凑到谢襄耳边大声喊:“谢襄!”

  莫不是疯了!

  谢襄做梦也想不到顾燕帧居然敢在学校喊她的真名,拿起枕头反手就向身后那人砸了过去,顾燕帧一把抓过枕头,紧紧抱在怀里。得了谢襄的枕头,顾燕帧得意洋洋,又重新坐回了那张椅子上:“你倒是继续装死啊!”

  谢襄气的喘粗气,埋怨着:“你有毛病啊,门还没关上呢。”

  顾燕帧看了一眼门的方向,想到隔壁就住着沈君山,心里一股寒气腾地冒了起来。他突然收起了笑容,变得一本正经了起来。

  顾燕帧认真的看着她,一半脸埋在枕头里,语气说不出的怪异,“谢襄,老实说,你是不是和沈君山好上了?”

  他刚才说什么?

  谢襄觉得手痒。

  “我懒得理你!”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压根不应该搭理这个神经病。

  “你默认了!”顾燕帧的黑眼睛都有些发直,突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他何曾如同今日这般患得患失过,很想把谢襄逼到某个角落恶狠狠的逼问,忽然想到之前得罪谢襄的种种后果,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把枕头抱的更紧了一些。

  “别废话了,你把屋子弄得这么乱,赶紧收拾收拾。”谢襄想要转移话题,这么愚蠢的问题,她真的不想回答,顾燕帧的脑子里究竟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顾燕帧跟在谢襄后面,她挪一步,他便跟一步,嘴里还絮叨个不停,“你在我身边居然还能看上别的男人,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他长的有我帅吗?身材有我好吗?有我这么风流倜傥,博学多才吗?家里比我有钱吗?”

  他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问这些,实际上心里都酸的冒泡了,连语气都是极尽全力武装出来的,嗓子干巴巴,胸膛里更是空荡荡。

  “你有完没完啊?”谢襄有些不耐烦,咬着牙,她心里委屈,连声音都打了颤。

  顾燕帧一肚子的邪火没地方撒,“没完!他有什么好的?小鼻子小眼儿的,长成那个样子,一天冷冰冰连个笑纹都没有,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顾燕帧伸出手在谢襄眼前晃了晃,忍得眼睛发红,喉头发哽,“瞎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