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时空主播 > 第441章 暖脚
  一门之隔,所有喧嚣与烦躁都被拒之门外,小小的庭院里静谧清幽的像是在深山之中。

  修竹茂林,乱石假山,小桥流水,凉风徐来,心神都为之一净。

  时近傍晚,敖琴小姑娘又来打秋风,用钥匙开了锁,转过假山,沿着石板路穿越一片竹林,踩着石阶蹦蹦跳跳的前进,口中哼唱着不知名的童谣,同竹林随风呼啸的声音合在一起,仿佛竹海也随之摇曳。

  隐隐约约听到有声音传来:

  “符篆一道,博大精深,包罗万象……不是道爷我吹牛,若是给我摆下符阵的机会,就算那条千年蛇妖出手,也能够轻易镇压。”

  “少说废话。”肖宇瞪眼,“你就说该怎么画吧。”

  这符篆大全是散订的总纲类书籍,不是修道法门,肖宇没法直接学习,因此他打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蛤蟆道人赔笑道:

  “首先得有朱砂与符纸,档次越高越好……”

  所以说符篆其实是一门烧钱的玩意,普通人根本就负担不起。

  古代的朱砂因为产量的原因,价格颇为昂贵,多在药铺中出售,黄纸也不用说,要经过多道工序、添加各种材料,才能制成,最上等的黄纸那可是能与黄金等重的物件,只有这样才能显出诚心——

  否则你拿一张厕纸画符请神试试,先不说别人不搭理你,就算真请来了,兴许第一个就先把你斩了……

  蛤蟆道人满脸肉痛的将收藏的朱砂与黄纸贡献了出来,眼见着肖宇大大咧咧接过,啪的一声砸在桌子上,顿时心疼的满身肥肉都在哆嗦:

  “轻点儿,您轻点儿!可不能浪费了……”

  斋戒沐浴、焚香祈祷的过程可以略过,人家是神仙,不是偷窥狂,谁有时间整天盯着你的小九九,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安慰而已。

  只是很快肖宇才知道原来符箓之术居然如此难学,那些复杂无比的图文,竟然必须在一笔之内画完,而且轻不得,重不得,急不得,却也缓不得,简直比爱抚女朋友还要费事。

  于是肖宇悲剧了。

  记得他小时候很喜欢看猫和老鼠,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画了一张猫和老鼠的画,然后兴冲冲地拿去向姥姥邀功。

  姥姥大声赞扬了肖宇的动手能力与绘画天份,就是最后说了一句:

  地瓜与茄子画的不错,如果再画一根辣椒,就能炒一盘地三鲜了。

  等敖琴过来的时候,恰好见到肖宇满头大汗,如临大敌地握着毛笔,歪歪扭扭地画着鬼画符,身边许多张废符散乱扔在一边。

  旁边的蛤蟆道人心疼的脸都绿了,却不敢多说,浑身的肥肉都在哆嗦。

  “噗嗤——”小琴儿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咦,画的好丑!便是三岁小孩儿也远胜于你。”

  肖宇瞪眼,“要不你来试试?”

  他现在练的是基础的六丁六甲符,但其中几个转折就像是秋名山的五连发卡弯,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不是老司机根本就驾驭不来。平常拿着一把剑都能在豆腐上雕出一朵菊花来的右手,仿佛绑着万钧巨石似得,总是不得劲儿,短短片刻就浪费了七八张黄符。

  “我来就我来!”敖琴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走到肖宇身边,抓过毛笔,润了润朱砂,就是笔走龙蛇,一笔落下。最后收尾之后,整张黄符光芒一闪,直接成功。

  小丫头扔下毛笔,扬起脑袋,云淡风轻的表情并不到位,显露出一副你快来夸我啊,赶紧夸我啊的可爱模样。

  肖宇自然不会吝惜赞美,“没想到小琴儿这么厉害。”

  “那是!”小丫头得了赞美,心情大好,“画符讲究熟能生巧,手感最为重要,来,我带你画一张。”

  肖宇拿起笔,而后小琴儿抓住他的手道:

  “别像一块石头似得僵着胳膊,跟着我画。”

  她的手不大,却晶莹洁白,细腻如上好的瓷器,放在肖宇的手上,恰好能盖下半个手掌。

  由敖琴带着,果然一试即成,虽然不可能让肖宇立刻学会,但也摸到不少门道。这就是有老师和没老师的差别,在关窍处稍加点拨,就省了无穷的心力。

  只是他没回头,所以没见到小琴儿脸上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她虽然是龙族,但这段日子以来做西湖龙君,也学了许多道德礼法,此刻握着除却父兄之外的陌生男子的手,心中难免有些羞怯。

  于是一次之后就不肯再握,撇嘴道:“笨死了,你自己练习去吧。”

  说着又瞪了肖宇一眼,蹦蹦跳跳寻小师姐去了。

  肖宇的心神被吸引在奇妙的道法上,自然不以为意,之后又练了四五张,终于将笔锋一笔勾勒到底,符文圆满,隐隐有华光闪烁。

  旁边的蛤蟆道人赶忙大拍马屁:

  “公子天纵奇才,佩服佩服……”

  “怎么,我真是奇才?”

  蛤蟆道人擦了把冷汗,小心翼翼道:

  “那啥,相对普通人来说,公子学习的速度已经相当迅速了……”

  肖宇懒得理他,将黄符一抖,其中的灵气震动,立即就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意志传达下来。

  砰的一声响,一名六甲神将凭空出现,身穿铁甲,手持一把红缨长枪,只是目光茫然,显然只保留着基本的灵智。

  肖宇心中微动:

  “走两步。”

  六甲神将依言向前走了两步。

  “出枪!”

  六甲神将长枪一挥,卷起一道劲风,向肖宇杀来。

  叮!

  肖宇屈指一弹,将长枪弹开,又试了片刻,心中已是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神将的实力只相当于江湖一流高手的水准,而且因为没有灵智,动作难免木讷僵硬,也没什么章法可言,所倚仗的不过是力大无穷与刀枪不入而已,此外虽说会受持符之人的心神控制,但诸如“凌空翻滚七百二十度”之类的命令,就无法理解了。

  约莫过了盏茶功夫,这个六甲神将就化作一道黄光,消散不见,只余下那张符篆,飘飘荡荡落了下来,上面丝毫灵气也无,显然是成了废纸。

  “恩,还不错,虽然持续时间不会太长,但确实成功了。”

  毕竟第一次画符成功,肖宇也没有要求太多。

  抬头看天边,红霞若烧,寒鸦归巢,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当下也懒得继续画下去,将毛笔一扔,留下蛤蟆道人泪流满面的收拾整理。

  他走到后院,就见到小师姐和敖琴正在准备晚饭,不时有嬉笑之声随着暖暖的灯光从房屋的缝隙中流淌出来。

  虽说这时候大部分修道者讲究的都是清心寡欲,更有甚者,为了追求天地至理,还跑到深山老林中客串野人,但肖宇本质上还是个凡人,对口舌之欲更是不怎么在意,而且偶尔自己做饭,看着食材在手下变成精美佳肴,无疑也是一种享受。

  进了厨房,一股腾腾的水蒸气扑面而来,锅里面咕嘟嘟的响,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桌上已经摆了一道竹笋炒肉,敖琴正在旁边拨弄着炉火,小脸上有一抹灰尘,小师姐回过头,嗔怪地看他一眼,道:

  “赶紧过来搭把手呀。”

  “来了!今儿让我做一顿大餐,好好犒劳两位大小美女。”

  肖宇的姥姥是农村人,曾经大锅饭的掌勺,后来也是村里的大厨,谁家有个红白事都少不了她,那些年的寒暑假他总会跟着姥姥过,没少学到手艺。

  只是穿越以后,很少能静得下心做菜烧饭,肚子饿了自然是用银子搞定,这门手艺也就没了展示的地方,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处,颇有些吾心甚慰。

  “诶?大坏人居然会做饭?”敖琴瞪大眼睛,满脸不信。

  “今儿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艺。”肖宇瞪眼还回去。

  小师姐本来想要让他离开,不过见他兴致高昂,也就没有多说,只是在旁边看着,打算他出糗的时候接手。

  谁知道肖宇翻炒煎炸游刃有余,看得两个姑娘目瞪口呆。

  等菜烧好,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外面只有一轮弯月,洒下淡淡的银辉。

  一道道菜被端上了石桌,小院里顿时香气扑鼻。直到桌上再放不下一个盘子,肖宇才略有叹息的说了一声:“也就只能这么多了。”

  敖琴敲着碗,迫不及待开始动筷,直接夹起一块酱汁浓郁的红烧肉一口吞下,大眼睛顿时眯成了两弯月牙儿:

  “好吃!”

  这姑娘对美食的评价很简单,“好吃”与“不好吃”就足以概括。

  小师姐也是眼睛一亮,嘻嘻笑道:

  “味道不错呢,那么以后做饭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啊?”肖宇脸色一垮。

  “怎么,你有意见?”小师姐瞥他一眼。

  “没有,娘子吩咐的事,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完成!”

  小师姐脸上一红,在桌子下轻轻踢了他一脚,“吃饭呢!”

  结果腿还没收回去,就被肖宇夹住,然后捞在手中。

  小师姐咬牙,脸上红晕更甚。

  肖宇轻咳一声,只觉得小脚丫在手中只堪盈盈一握,即使隔着绸裤,也依旧能感受到那股牛奶般的细滑,小腿肚丰润而饱满,让人爱不释手。

  小师姐咬着嘴唇,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感受着小腿上酥酥麻麻的感觉,眼神几乎能滴出水来。

  两人暗地里打情骂俏,却没发现时间过得飞快,直到敖琴放下饭碗,叫了声“我吃饱了”,才回过神来。

  之后两人望着空空荡荡的菜盘,齐齐陷入沉默。

  小丫头心虚地抬起头向两人笑了笑,腮帮子鼓起来,嘴边还粘着几粒饭粒,吐了吐舌头,抱头就跑:

  “哎呀,我要回去修炼了!你们慢慢暖脚去吧。”

  “……”(未完待续。)

  (https://.biqugex./book_38925/2121299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