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格里的秘密 > 27|第二十六章(二更)
  这天中午,丁羡跟孔莎迪一起在食堂吃饭,尤可可端着餐盘过来,刚把盘子放下,孔莎迪看着她嚷嚷道:“那么多空位你不坐,非得坐这儿?”

  尤可可毫不在意一笑,一歪头:“我乐意。”

  孔莎迪一摔筷子:“哎,你这人……”

  尤可可无视她,夹了一只小鸡翅放在丁羡碗里,笑:“多吃点,你怎么总吃些素菜,难怪这么瘦。”

  丁羡还没反应呢,孔莎迪已经不乐意了,也从自己碗里夹了一只小鸡腿放进丁羡碗里,讽她:“那鸡翅有什么影响,吃鸡腿。”

  尤可可又夹。

  孔莎迪不服输,一鼓作气夹了好几块。

  你来我往,没一会儿,丁羡面前已经堆满了小山。

  “……”

  身后宋子琪跟周斯越端着餐盘过来。

  他们来得晚,食堂人满,宋子琪索性端着自己特制的饭盒在孔莎迪身边坐下了,周斯越扫了眼位置,端着餐盘在丁羡旁边坐下了,一言不发开始扒饭。

  孔莎迪拎着宋子琪耳朵:“今天怎么不跟蒋沉一起吃?”

  宋子琪疼地抽了口气,“轻点儿,蒋沉没来,请假了。”

  丁羡忽然想到那颗倭瓜,猛地看向周斯越,脱口而出:“……他不是……那啥了吧?”

  周斯越这才从饭里抬头去看她,不解:“哪啥?”

  “他不是头发剃了?”

  周斯越一笑:“你也把男人想的太脆弱了,就这点儿事,能做什么,他家里出了点儿事,请假了。”

  青春期时的男孩都喜欢把自己称为男人,让人倍有安全感。

  宋子琪忽然看向一直都没说话的尤可可,“这美女谁啊,怎么也没人给介绍一下。”

  刚说完,宋子琪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朝孔莎迪吼:“你有病啊!踩我干嘛?”

  接着又是一脚。

  宋子琪炸毛,拽了一把孔莎迪脑后的马尾,“你是不是有病?”

  孔莎迪又一脚踩过去,“你才有病呢!”

  “你是不是没跟我同桌儿,想我了?孔莎迪?”

  “想你妈。”

  丁羡看了眼尤可可,轻轻拽了拽周斯越的衣角。

  正在扒饭的少年头也不抬,“干嘛?”

  丁羡往后仰了仰,空出一块位置,刚好露出尤可可的脸,“这是尤可可,十班的。”

  周斯越看着丁羡,嘴里的饭慢慢嚼了两口,目光往尤可可身上扫了两秒,礼貌:“哦,你好。”

  周斯越身上这股劲儿确实挺拿人的,不过尤可可这姑娘也是个人精,一顿饭就瞧出了端倪。

  “你好。久仰大名啊,周斯越。”

  周斯越笑了下,吐出嘴里的鱼刺,没搭腔,三两筷子就把饭扒完,端着餐盘站起来走了,也没等宋子琪,直接丢下一句:“我先回教室了。”

  吃完午饭。

  三个姑娘绕着校园走了一圈当消食了,孔莎迪一如既往地烦尤可可,“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啊,走哪你都跟着。”

  尤可可毫不在意:“我跟丁羡,又不是跟你,你要觉得烦你走啊。”

  凭什么我走啊,这话可把孔莎迪气着了。

  “你!”

  尤可可双手背在身后,反过来走,弯腰挑衅地说:“孔莎迪,你这么讨厌我,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比你漂亮啊?怕我抢走你男朋友啊?”

  “屁!”

  有句话叫一物降一物,孔莎迪能克宋子琪,尤可可就能克孔莎迪,这姑娘常常被她怼得一句话都接不上,平时在丁羡面前战斗力爆棚的孔莎迪,在尤可可面前能发挥出来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都不到。

  “反正你以后别来找我们了。”

  孔莎迪尖着嗓子说。

  尤可可:“我就找,略略略……”说完,故意气她,“我不光找你们,我还找周斯越,还找那个什么棋的。”

  孔莎迪疯了,撸着袖子要冲过去干架,被沉默许久的丁羡拉住,“行了,你别闹了,你先回教室吧。”

  午间的校园,阳光正好,肆意洒在这斑驳的小路上。

  丁羡的头发略偏黄,在金灿灿的阳光下闪着金光,瘦小的个子,心下做了个决定,“可可,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尤可可笑得清淡:“好。”

  ……

  刚在路上,丁羡就一直在想,如果尤可可知道她也喜欢周斯越,会怎样?

  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还是两人会彻底撕破脸,还是风轻云淡地告诉她,公平竞争。

  但她没想到是眼前这场景。

  孔莎迪被她支回教室,两人来到足球场。

  场上空旷,连个跑步的人都没有,足球场绿油油,草叶被太阳晒的发软,蔫蔫地耷着。

  丁羡忽然觉得。

  这真是个告白的好地方。

  风大,泛黄的秋叶被刮下来几片,尤可可走在前面,忽然转身对她说:“没人了,就在这儿说吧。”

  于是,就在这篇金秋的泛黄之地中,她伴着风,说了那些不该有的想法。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尤可可眯着眼看她,双手环在胸前:“喜欢他,你对不起谁了?”

  丁羡看着她,目光迷瞪。

  尤可可放下手,往后摆,笑了下:“行啦,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之前也骗了你,其实一开始是真的想靠着你接近他,但后来发现,你比他好玩,而且,今天中午吃了饭,我也看出来了,虽然这小子身上那股劲儿很拿人,但是我真的不喜欢这么高冷无趣的人。”

  丁羡解释:“他其实挺有趣的,你多接触就知道了——”

  “……算了吧,我可能更喜欢宋子琪那种咋咋唬唬的男生。”

  “……不不不,宋子琪也不行。”

  尤可可双眼冒精光,吓他:“我不抢你的人,我可没说不抢孔莎迪的人。”

  “……你别啊。”

  丁羡要急哭了。

  尤可可哈哈大笑,“行了,不逗你了。”揽住她的肩说:“你自信点,其实你很漂亮啊,剪个刘海就行了。脑门太大。”

  “……”

  这话似乎有点耳熟?

  “你跟孔莎迪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丁羡说。

  尤可可不屑地切了声。

  回到教室。

  丁羡刚要坐下,耳边传来一声京片儿,“你等会儿。”

  啊?

  周斯越转过来,拉开她的椅子,给她踢到墙边上,自己则跟个二大爷似的靠在椅子上,冲她一扬下巴,示意她坐。

  这是一堂会审的架势?

  丁羡坐下,想偷偷把凳子拖回桌边上。

  被他伸脚拦住,长腿大喇喇地摆在她的桌下,眉梢一挑,表情冷漠,示意她拖回去。

  你腿长,你说话。

  丁羡又老实拖回去,手放到膝盖上,乖巧地听课姿势。

  周斯越:“那个尤可可怎么回事?”

  “……她是我朋友。”

  他冷讽:“帮人送封情书就成朋友了?”

  哎这其中的九曲回折,你又怎么会知道。

  食堂那种情况其实以前也发生过一次,在初三的时候,那会儿他刚在全国数学联赛上拿了奖,对方是个什么人他已经记不住了,名字长相都没印象,蒋沉跟那女生关系好,说特崇拜周斯越,想认识他。

  蒋沉又仗着自己跟他关系好,就一口应下,还约了第二天食堂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蒋沉就千方百计将注意力引到那女生身上,那女生说自己也喜欢数学,周斯越随便问了两个问题,就把人问懵了,他也就笑笑,低下头不再说话,快速吃了饭离开。

  其实放在平时,他不是这样,他懂的多人又低调,别人喜欢跟他聊天,他更喜欢听别人说些他不知道的事儿,当补充知识库了,天南地北的,聊得来的都能说两句。

  只是很讨厌这种硬凑的方式,更不喜欢有人给他当媒婆。

  特别这人还是丁羡,他以为这姑娘蠢,脑子缺根筋儿,不至于缺心眼儿。

  周斯越毫不客气直接一个爆栗赏过去。

  “以前没发现,你还挺热衷于媒婆事业的。我对那尤可可没兴趣,你别再给我乱七八糟搭桥牵线了,听见了没?”

  丁羡点头如捣蒜。

  见他表情缓和了些,又拖着凳子,追过去问:“为什么呀,尤可可那么漂亮?”

  周斯越侧头看她,“漂亮的人那么多,我要漂亮就喜欢,我喜欢的过来?见一个爱一个?”

  丁羡佯装鼓掌:“看不出来啊,你还挺专一的。”

  周斯越哼一声,表示不屑,低头去写题了,身旁的丁羡看着窗外的盛放的桂花,忽然想,他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呢?

  会很宠吧。

  接下去的日子就是备战期中考。

  丁羡测了几张卷子,效果都不理想,最近这半个学期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发现好多习题都漏了,她又看看在一旁跟宋子琪商量期中考完去哪儿玩的周斯越,悲悯丛生,怎么他就一点儿都不受影响。

  孔莎迪从边上蹦出来,“一起啊,期中考完,我们去打台球吧?”

  宋子琪赞许地点点头,“可以哎!让你们见识见识燕三斯诺克之王。”

  周斯越:“随便。”

  孔莎迪跑到趴在桌上的丁羡身边,挂在她肩上:“一起去吧,好不好?”

  丁羡叹口气,把她的手拿下来,“我不会打。”

  孔莎迪:“我也不会啊,反正你到时候看到球就捅呗。怕什么。”

  宋子琪尖叫:“你这样不行,我不跟你打。”

  “切,说的我想跟你打似的。”孔莎迪反唇相讥。

  丁羡还欲再说什么。

  “去吧,我教你打。”

  丁羡闻声回头。

  周斯越正闲散地靠在椅子上,一只手环在胸前,垫着另一只手的肘部,指尖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