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 > 325.第325章 心计
  “园子里一直很安静,若不是您一行过来,这会儿还是半点动静都无的。”婆子不敢撒谎,便是有一说一。连话里不恭敬,也顾及不上。

  这会儿明知中计,赶回去也是晚了。

  赫连敏敏身子晃了晃,心火难消,懊恼不甘。人被冯嬷嬷急急扶住,好在还知需两头兼顾。“再叫人去探探,总得知晓这边的的确确是稳妥的。”捏了捏眉心,语气疲惫,“回吧。禅若苑那边儿,还不知乱成如何模样。”

  朱檀侧躺在地上,眼眸圆睁死不瞑目。整个人蜷缩着,双手死死扣住颈脖。不远处门外,廊柱下亦躺着个头破血流的丫头,脑门儿上破了好大个洞,身子底下光洁石板上已然侵染出一滩血红。却是那给柳青报信的丫头……

  这番惨烈一幕,直直映入赫连敏敏眼底,只叫她脚步一顿,定定立在台阶下面,久久不发一语。

  诡异的是,绛紫轩中,万靖雯也是一脸恨毒,不见丝毫得手的欣喜。

  “主子,珠儿送了朱檀上路。自个儿,也跟着去了。”朱锦垂着头,大气不敢出,连回话都是小心翼翼。珠儿这丫头不一般,是主子历来亲厚之人。虽不知缘由,却明白这会儿主子心里定然也是不好过的。

  “那女人将她如何了?”血债,自此再添一笔。上辈子唯一的牵绊,也这么被人从心里一把拽了出来,带着骨血,丝丝痛进肉里。

  “交给了大管事,说是要扔乱葬岗上,叫豺狼叼了去给畜生饱腹。”朱锦话里带了哆嗦,这是真的怕了。赫连正妃,也不是个宽厚大度的。人都死了,也下得去狠手,这是非得要叫那两人当了孤魂野鬼才能消气。

  心里剧痛,万靖雯压着心窝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出去。”她这会儿不耐烦见任何人。那个上辈子唯一全心护着她母子的丫头,竟是落得如此下场。被赫连敏敏逼迫至此,她只能为求自保,推了那丫头出去抵命。

  “呵呵呵呵,”沉沉扶案而笑,万靖雯眼里隐隐有泪。这一世,过得竟比上辈子还不如了。连个丫鬟也没能保住。这还没有入宫,放在赫连敏敏身畔棋子已是一个不剩,被全部拔除了去。那恶毒女人,凭的什么如此这般三番四次侥幸得保!

  碧兰死了,朱檀死了,连珠儿,她特意没叫她露头,本是隐藏得极好,也不得不先送她下去。除了赫连敏敏,丹若苑那女人,最是尤其可恨!

  若不是宗政霖怜惜那贱人,怎会一心保全赫连氏与她寻医问药。倘若没有这一遭,赫连敏敏又怎会知晓身子状况,私下里瞒着人服药。她也不用遣人去探看,败露了行迹!

  是极,碧兰那回也是因她生事!万靖雯脑子里只疯狂浮现“慕夕瑶”三字,不过刹那,已将赫连敏敏压了下去。没这个天杀的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女人,就凭赫连敏敏,她早已大仇得报。

  只能先除慕氏,才能叫赫连敏敏那毒妇生不如死。不过一瞬间,万靖雯自觉拨云见日,终于抓住事情要害。有那贱女人在的一日,她的敌人,就得多上宗政霖这个无论如何,万靖雯也没本事算计得过的。

  皇子府里一夜两条人命,在盛京,不过水花都未溅起一滴,便迅速被各处暗流扑打得消散湮灭。唯有一人,紧紧抓住这事儿,已是在房里琢磨了整整一个晌午。

  自打从宗政涵那儿听了那男人不放在眼中,只认定是女人家寻常争斗的这出热闹,赫连葳蕤便如当头一棒被人敲醒,大喜过望瞧出了另一番可能。

  六皇子府后宅,极不安稳,有人欲置赫连敏敏于死地,且是狠她入骨!

  本就好使的脑袋这么一转,前后梳理,赫连葳蕤终于摸清了这诸多事情中隐隐存在的牵连。这般一提溜,先前还搅成麻团儿似的线头,便犹如遇上抹了头油的梳篦,轻轻一划拉,根根分明,件件喜人。

  真是没想到啊,六殿下后院之中,竟深埋了这么个女人。除了慕氏,这女人比之赫连敏敏却是胜出太多。上一回被赫连敏敏带累,赫连家已查处此人跟两晋有勾连。亦即使说,这么个人,可用之处大矣!

  同样是呵呵低沉浅笑,赫连葳蕤比万靖雯,竟是天壤之别。

  赫连家重金悬赏此人,可惜换了她这处,却是如获至宝,怎么也不换的。正愁没法子下手,老天开眼,送了个与赫连敏敏不对头的,恐怕,与那慕氏,也不怎么“亲厚”得起来。

  她曾经因为此人失了入宗政霖府邸的大好机会,如今,便叫那人连本带利偿还了才好。至于事成之后……看在她出力的份上,赫连葳蕤不吝给她个体面些的下场。

  盛京城里聪明女人不少。北地锡城,还有个最是狡诈奸猾,恨不能兴风作浪的主。

  慕夕瑶眸子黝黑晶亮,像是嵌在上好玉冠上的宝珠,光华璀璨,明明夺目。

  这摊子水真是浑得好啊,搅得她都蠢蠢欲动。若不是boss看得紧,她人又不在盛京,这会儿,不正是下饵的最好时机。可惜呀,离得太远,够不上呀……

  “又想生事?”歪主意才冒头,已被身后男人掐了苗头,胎死腹中。

  “殿下,您瞧,这贼人啊,就跟老鼠似的在妾眼前滴溜溜打转,还吱吱叫唤。看着就想一锅子给烩了。再说了,那几人可没一个省心的,说不得哪天就来寻妾麻烦,妾得当心着些,免得惹来跳蚤,徒叫人烦扰。”

  翘着食指上下左右的比划,小脑袋微微扬起,一双眼眸精光流转,真就跟嗅到老鼠味儿的猫似的。

  “娇娇可别忘了。本殿侧妃,这会儿当在静心祈福。”不敲打着,这女人难免莫名冒头。

  “莫要贪图玩闹。赫连氏那边,娇娇自看顾些。那女人,尚还得用。”被人算计至此,赫连氏,实不堪与他比肩。若是有怀里这个一半狡诈,他也不吝再施些恩惠。

  Boss您还真说得出口。您听说哪房里宠妾,是一心一意为正室打算的?便是留她有用,妾也非是闲着没事儿干的。

  “不乐意?”看她撅嘴儿眨眼摆脸色,宗政霖好笑。明知此事于她有益,这女人偏偏逆着来。她要如何,六殿下自不用问,了然于心。

  “想去围场,嗯?”

  哟,您还知道呢。妾求了这许久,也不见您松口的。为了家里大老婆,这会儿倒是舍得。

  抽了绢帕,抹抹眼角,酸溜溜问了句,“不是说妻不如妾的,怎地殿下这头,就不灵验?”

  小东西精怪……宗政霖眯了眯眼。

  不听话的小嘴儿被赌上,男人提了个好主意。

  “宠爱与否,床上自见分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