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主他功德无量 > 96.chapter 96
  空气里有种逼仄的沉默,村民们的表情有些颓然,但是韩旭却也注意到有些人眼里却出现了几分凶狠,死死的盯着他们。

  人要是狠下心来,比怪物还要可怕。

  同学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现在的气氛有些不大妙,让他们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越溪目光动了一下,对赵璐道:“赵璐,你先带其他人下去休息,时间不早了。”

  “那你呢?”赵璐感觉到了什么,紧张的看了那些村民一样。

  越溪微微抬起头来,道:“不过是被几丝怨念所缠住的普通人,他们能对我做出什么?你先带其他人离开这里。”

  “不行,不能放他们走!”人鱼村那边有人大喊,目光凶狠的盯着越溪他们,道:“我们村子的秘密被发现了,不能放他们离开。”

  “不放我们走,难不成你们还想杀了我们不成?”越溪轻笑,神色轻松而自然,似是丝毫没感受到气氛中的紧迫。

  听到她的话,其他学生身子都忍不住抖了抖,注意到村民们眼底的凶狠,学生们眼里露出几分惊恐来,有几个胆子小的女孩子忍不住低声哭泣起来。

  “我们一行人旅游到这里,路线什么的全是透明化的,警察稍微一查就知道。到那时候,你们的秘密也还是会暴露……而且,你们觉得,你们伤得到我们?”越溪眯眼,伸手抓住了空中的几丝怨念。

  怨念无形,却像是丝线一般死死的缠住人鱼村的村民们,怨念一动,他们就忍不住尖叫起来。

  “啊!”

  有人承受不住痛苦,忍不住跌倒在地上,他们抱住自己的双臂痛苦的尖叫起来,就像是被煮熟的虾子,整个身体缩成一团。

  “嗬嗬嗬!”

  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只听一道惨叫,村民们的脸上手上出现了灰白色的鳞片,鳞片迅速的覆盖在他们的身体上,看上去可怖而狰狞。

  有人尖叫:“鱼鳞,鱼鳞!”

  他们伸手扯着身上的鳞片,刚长出来的鱼鳞柔软,被他们生生的从身上扯了一下,鲜血和着鳞片一些被扔在地上,空气里血腥味不断的蔓延开来。

  “吃了鲛人的人会受到诅咒,这个诅咒会伴随着他们一辈子,甚至延续到下一代,生生世世,他们的后代都会被这个诅咒所缠绕……”韩旭走到一个挣扎不已的村民面前,他眯着眼,表情温和而慈悲,但是举止上却是无动于衷,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是极为平静的,平静到让人们心里产生一种诡异的恐惧感。

  他道:“每次鱼鳞长出来了,你们都把它撕扯下来,这样的确能制止你们变成怪物的趋势……可是,这个办法治标不治本,还会缩短你们的寿命。”

  他顿了顿,低下头去,看着因为痛苦而剧烈挣扎的村民们,问道:“你们村的人,不,应该是你们的祖辈,吃了鲛人……对不对?”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但是很快的又响起了痛苦的尖叫声。鳞片的生长,同时伴随的还有巨大的痛苦,

  一个小女孩抱着长满鳞片的手臂,哭喊道:“妈妈,好痛,我的手好痛。”

  见状,越溪神色一动,将手上纠缠住的怨念弹开。霎时间,陷入痛苦的村民们一瞬间像是濒死的鱼又回到了海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越溪和普通人不同,她身上阴气重,只要站在这里,这些怨念就会不由自主的缠在她身上。当然,对她是没有什么影响的,这些怨念的目标,是村子里的这些人,他们的血脉里就带着罪恶,这些怨念会死死的缠住他们。

  这时候,虽然身上鱼鳞的长势停了下来,但是村民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出现了那种灰白色的鱼鳞,密密麻麻的覆盖在他们的身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根本难以相信,这些鳞片是从他们体内长出来的。

  明明是人,可是身上却长出了鱼鳞,这就是鲛人的诅咒!

  人鱼村的村长被其他人扶着站起身来,他脸色灰败,看上去一瞬间老了十几岁。

  踉跄着走到越溪和韩旭面前,村长开口道:“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两位不要计较……两位是有本事的人,竟然能一口说出,我们身上中了诅咒。”

  说着,他叹息了一声,道:“几百年来,我们村子里的人只能困守在村子里,不能出去,因为一旦离开村子,我们身上就会长出鱼鳞来,所以我们只能困死在这里。”

  一开始他们的村子也是很繁华热闹的,可是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他们村子就逐渐萧索起来。如今时移世易,外边发展很快,可是他们村子里的人,却半步都踏不出去。

  “两位,我知道,你们两个很有本事,求求你们,救救我们村子吧!”村长老泪纵横,直接就在越溪他们面前跪了下来。

  他心里有种预感,这两人,一定能解决他们村子的难题的,解开他们身上的诅咒的。

  越溪却是不为所动,问:“你们先跟我们说说,你们村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就像韩旭所说的,你们村的人,不,应该说是你们的祖先,他们吃了鲛人,所以你们身上才会背负着这样的诅咒,对吗?”

  闻言,人鱼村的人神色都是一变,村长深深的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很是颓然。

  *

  “你们都听说过g省的美人鱼的故事吧……”

  祠堂里,村长看着最前面的人鱼神像,叹息道:“那是真的,在以前,g省的确有条美人鱼,她和人类相爱了,所以变成了人类,从海上来到了陆地上……”

  但是,这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事情的真相并没有故事里的那么圆满,反而是极为惨烈的。

  那时候的人鱼村还不叫人鱼村,而是叫鱼家村,因为村子里的人大多数都姓鱼。而在那时候,有一个姓安的青年,叫安流,安流是从外地逃难来的,然后在鱼家村安了家。

  有一次出海回来,安流带回来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长得特别好看,鱼家村的人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她的皮肤比白珍珠还要白,眼睛动人,容貌更是耀眼美丽。

  这个女人,她说她叫珍珠,当初在海上遇了难,被安流所救,然后她成为了安流的妻子。

  这两人男的俊女的美,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幅画一样,而且他们夫妻两个的感情特别好,日子过得十分幸福。

  可是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道人,那个道人跟村里人说,珍珠不是人类,而是一条鲛人,是会害人的鲛人,鲛人甚至以人类为食。

  “吃了鲛人的肉就能够长生不老,永生不死了……”道人这么跟村里人说,在道人的蛊惑下,村民们也忍不住心动起来。

  长生不老,永生不死,哪个人不想这样?

  道人给了村民们一种药,这种药能够限制鲛人的力量,让她失去法力。没有什么防备的珍珠被人类抓了起来,在药力的作用下,她变成了鲛人,人身鱼尾,和人类完全不同。这也证明了道人的话是真的,也就是说,吃了鲛人的肉真的能长生不老。

  村民们告诉安流,她的妻子不是人类,而是妖怪,是怪物,他们不知道,安流一直知道自己的妻子不是人。

  安流妄想去救自己的妻子,可是他人单力薄,他的举动反倒是把其他人给激怒了,村民们将他给打死了,打死在了珍珠的面前。

  “他们把他……把安流打死了?”赵璐说着,忍不住伸手抱着自己的双臂,只觉得毛骨悚然。

  村长苦笑,作为后代,他无法去评价祖先们的所作所为,虽然他也觉得不齿。

  “失去了丈夫的鲛人变得疯狂,可是那位道人道行高深,她又中了药,最后……”

  最后她还是被杀死了!

  而她的尸体,被已经变得和恶鬼一般的鱼家村的村民们给分食了。吃了鲛人的人就能够长生不老,甚至是永生不死,他们这么坚信着。

  可是,事情并没有如他们所料,吃了鲛人肉的他们,身体的确变得强壮有力了。但是很快的,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他们的身上开始长出了灰白色的鳞片,那是鱼鳞。

  鱼鳞的生长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痛苦,就像是身上每寸肌肤都受到了刀割一样,一刀一刀,堪比凌迟。

  到这时候,村里的人似乎才意识到他们做了什么。村子里的人变得恐慌不已,可是他们毫无办法。不仅如此,村里的人发现他们出海再也捕不到任何东西,而他们的村子,也时常经受海浪的侵袭。

  伴随着悲伤的歌声,大海会掀起海浪,覆灭他们的村子。村里的人身上长出灰白的鳞片,他们躲在屋子里,承受着鳞片生长的痛苦,更不敢出门去。

  鱼家村,就像是已经被大海所抛弃了一样。

  就在此时,村里来了一个和尚,那个和尚叫玄生。和尚玄生告诉他们,他们村子里充满着怨气,而他们身上也受到了诅咒,这个诅咒会世世代代的传下去,只要是他们村里的人,都会受到诅咒,就算是新生儿也不例外。

  鲛人的诅咒!

  而玄生交给了他们一个法子,那就是建造神庙,为死去的鲛人塑造神像,然后他们日夜祭拜供奉她,企图平息她的怨气,也能减少他们身上诅咒的痛苦。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身上长出鳞片的时候,将鳞片及时拔下来,他们就不会完全变成怪物。

  可是,对于这个诅咒,玄生也毫无办法。也许他们一直祭拜这个神像,过了几百年,几千年,鲛人的怨气得到安抚,他们身上的诅咒也会不解而破。

  “……可是已经过去三百年了,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快死光了,鲛人的怨气,还是没有平息下来。我们村里的人,祖祖辈辈都受到这个诅咒侵蚀。出生的孩子,在五岁的时候身上的诅咒也会生效……我们被困在这里,不能离开,也不许离开,老天要让我们鱼家村的人,世世代代都陷在后悔与恐惧之中。”

  村长老泪纵横,他看上去已经六七十岁的样子,可是实际上,他才五十岁左右。

  他这一番话,越溪心里却没有任何动容,睨了他一眼,道:“天道轮回,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们觉得你们是哪个。你们村子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是你们活该,谁让你们的祖先贪婪而丑陋?”

  村民们脸上露出愁苦的表情,村长唉声叹气的道:“我们也知道我们的祖先做错了,他们也很后悔的,一辈子都在悔恨中度过。”

  “……悔恨?如果没有受到诅咒,他们会有这种感觉吗?”越溪表示很不屑。

  “我知道两位是有本事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办法解决我们身上的诅咒?我这一把老骨头也就算了,可是这些孩子们,他们还有大把的未来,我不想他们一辈子都像我们一样,龟缩在这个小小的渔村里。外边的世界这么大,他们应该出去看看的!”

  被村长提名的孩子们表情懵懂,脸上的鱼鳞在灯光下反射着银光,他们还什么都不懂。

  “鲛人的诅咒,那只有鲛人的血才能破开,或者鲛人主动解开……”韩旭笑眯眯的看着他们,道:“这世上没有鲛人的血,而那头鲛人,也已经死了……”

  换句话说,人鱼村的人身上的诅咒,永远都解不开了。

  闻言,村民们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

  这个诅咒从他们生下来的时候,就如蛆附骨一般的跟着他们,每隔半年,他们就会感受一次割肉般的痛苦,一辈子都会在这种痛苦之中度过。

  越溪突然问:“那个珍珠和安流的尸骨呢,你们的祖先,把他们的尸骨弄到哪了……我想想啊,是东边的那片海域是不是?”

  这话一落,其他人立刻惊讶的看着她。

  “那天你们带我们出海,我就察觉到了那片海域的不对劲,那里怨气太重……你们的祖先,是将他们的尸骨抛到了那片海域里吧。”越溪问。

  村长沉默了一会儿道:“是的,他们的尸骨,就被埋葬在那里。”

  埋葬在那片,深不见底的海域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