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门派弃徒叶辰 > 第两千三百五十二章 撑住
  话落,诸天众准帝皆动,祭了帝器,加持了人皇帝仙阵,将幽冥大陆的护天结界,撑到了最高防御,以抗雷劫。https://

  蝼蚁,颤抖吧!

  伴着戮天之幽笑,天劫雷霆降下了,一道道绚丽雷霆交织,聚成银河瀑布,自虚无倾泻而下,每一道雷电,皆融着上苍意志,皆有寂灭神威,将浩宇星天,劈的满目疮痍。

  战!

  不灭的仙体,喝声铿锵,他如一尊仙王,沐浴雷电逆天攻伐,乃一路打上去的,洪荒排名第一的帝子,并未虚谈。

  轰!轰隆隆!

  神罚浩大,雷霆轰隆声,震颤万古仙穹。

  而身在天劫下的幽冥大陆,自不幸免,幽冥大陆上每一个人,无论准帝老辈,亦或凝气小辈,皆被动应劫。

  亿万雷电汇聚成海,遮了那片星空,淹向幽冥大陆。

  这一瞬,诸天人皆仰首,神色苍白,戮天乃货真价实的少年帝级,其天劫神罚,何其霸道,而此刻身在幽冥大陆的人,又是何其多,每一个人都被动应劫,那会是何等规模的雷电,无差别的攻击,纵仙阵护天结界,都未必挡的下。

  轰!砰!轰!

  万众瞩目下,降下的雷电,成片成片的劈在护天结界上,擦出璀璨的火花,饶是护天结界的强悍,也顿的嗡隆震动,整个幽冥大陆,也为之晃荡,其内的人,站都站不稳了。

  正如诸天准帝所想,这所谓的天劫雷霆,比那几十尊帝器更霸道,最主要的是,被动应劫的人太多。

  而戮天,借的便是天劫的威势,渡劫的他,只一人便足比千万军。

  “照这等劈下去,护天结界至多撑半个时辰。”苍龙皇皱眉道。

  “他之天劫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动应劫者太多。”

  “真他娘的尴尬。”圣猿皇怒骂,一双火焰金芒烈焰喷射,此刻的幽冥大陆,阵仗何其大,更兼有几十尊的极道帝兵,准帝数量亦不少,竟被一场天劫,堵的连门都出不去。

  其他众准帝,脸色也极为凝重。

  所有人都知,若幽冥护天结界被破,那幽冥大陆的损失,将是毁灭性的,以天劫来论,上苍还是很公平的。

  被动应劫者,是与修为同等的,除了有限的几人,谁敢硬抗戮天的神罚,少年帝级的天劫,一瞬足抹灭苍生。

  洪荒开战以来,第一场大战,若这般败了,那才是真的憋屈,一场措手不及的天劫,将灭掉诸天三分之一的战力。

  好!

  比起诸天,洪荒的大笑,颇是畅快。

  一眼望去,那是一张张狰狞的脸庞,扭曲不堪,如似恶魔,舔着猩红舌头,眸含暴虐之光,难掩嗜血杀机。

  诸天人被动应劫,而他们,则遁的远远的,只因戮天的神罚,规模太过浩大,一个不留神儿,也会被拉去被动应劫。

  诸天,颤抖吧!

  戮天的笑,多了一抹雷霆之威,震颤世人的心。

  那厮,倒是霸道无匹,顶着凌天雷电,一路攻上了缥缈,亿万的雷电,都难挡他的步伐,他真是一尊神,纵横雷霆中,淬炼着仙躯,磨炼着体魄,此乃他的劫数,亦是他之造化,仙躯上刻下的每一道泪痕,都是大道的印记,助他涅槃。

  他太强了,也太可怕了,毁天灭地的雷霆,都难灭他金躯,好似,这场足崩灭幽冥大陆的天劫,于他而言便是摆设。

  轰!砰!轰!

  轰隆的声响,伴着更多雷霆降下,越发强盛。

  定眸遥望那方,哪还见人影,入眼所见,皆是寂灭的雷电,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的都有,连接了虚无与幽冥大陆,莫说诸天人,连围在四方观战的洪荒人,都触目惊心了。

  此刻,那天劫发范围,俨然已成禁区,死亡禁区,何人敢妄自踏入,无帝兵护佑,纵洪荒族皇禁区,一样魂飞魄散。

  正因天劫霸道,洪荒人才笑的肆无忌惮,有这场毁灭的天劫,何须再用帝器破结界,用不了多久,幽冥大陆的护天结界,便会在天劫之下,轰然崩塌,而其内的人,亦难逃厄难,会在神罚中,会成片成片的化作飞灰,又何须洪荒去攻。

  去看护天结界,嗡隆的颤动,止也止不住,其上流转的帝道仙纹,也因天劫雷电,有了破败迹象,时刻可能炸灭。

  并非护天结界不够强,是它承受的雷电太多。

  与其说是诸天人被动应劫,倒不如说,是它在被动应劫,只因诸天人都在结界内,劈下的天劫雷电,皆被它阻挡了,若非幽冥大陆也有几十尊帝器,不然,一瞬便可轰灭结界。

  撑住!

  诸天人嘶喝,以每一尊帝器为中心,一层又一层的围着,各自灌输法力,极尽催动帝器,以激发神威,稳住阵脚。

  纵如此,每一尊悬浮的帝器,都嗡隆而颤,帝兵的仙芒,在耀眼与暗淡中转变,它们压力也颇大,摇摇欲坠。

  凡极道帝兵,皆有超高神智,可视其为神灵,也会遭天劫,而且是帝兵级天劫,这也是修士渡劫,很少拿帝器的缘故,一个不留神儿,会遭了帝兵级天劫,搞不好瞬间身毁神灭。

  撑住!

  诸天的准帝亦嘶嚎,能得见每一座峰巅上,皆伫立着准帝,或三五尊,或七八尊,皆双手擎天,无封顶的调动法力,祭了本命异象,融入了结界中,以此来加持结界防御。

  “小子,你还需多久。”地老苦苦支撑,咳了几口鲜血,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叶辰分身,知道叶辰本尊听得到。

  “撑住,即刻就到。”叶辰分身张口,但却是本尊在说。

  帝道域门通道,光怪陆离,空间之力交织。

  叶辰如一道璀璨神芒,身法速度快到极致,能通过分身,望见幽冥大陆的场景,已被天劫雷电淹没了,天劫神罚之强,远超他之预料,护天结界被破,也仅时间问题。

  他的脸色,难看的厉害,是太小看戮天了。

  他二人,皆大圣巅峰,所属同级别修为,他是真未想到,短短几月时间,戮天竟寻到机缘,逆天突破,引来了准帝劫,少年帝级的准帝劫,无需去看,便知有多可怕,所谓的护天结界,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就是一个可笑的摆设。

  咔嚓!

  冥冥中,似有这么一道清脆的声响,于叶辰耳畔响彻。

  那声响,传自幽冥大陆,更准确说,传自幽冥大陆的护天结界,已有第一道裂缝碎开,通过那道裂缝,有雷电劈进来,一座浩大的古城,瞬时被劈成废墟,而身在那座古城的诸天人,亦瞬间喋血,成片化作飞灰,其中还有一尊准帝。

  伤亡虽不大,却触目惊心,证明戮天的神罚的确强,准帝都扛不住,这若护天结界崩灭,搞不好会全军覆没。

  “速度补裂缝。”嘶喝声此起彼伏,太多人施术,凝聚法阵,欲堵上裂缝,可还未靠近,便遭了天劫雷电波及,成片的葬灭。

  “退后。”铿锵声顿起,幽冥帝子杨风瞬身而至,迎着雷电而上,掌托一座帝道法阵,硬生生的补上了那道裂缝。

  为此,他之仙躯,还险些被雷电劈坏,连他这尊帝子级,也难抗少年帝级的天劫,所幸,他堵住了结界裂缝。

  然,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一道裂缝虽被补上,可咔嚓声却频频不断。

  护天结界扛不住了,多处显现裂缝,幽冥大陆遭了大殃,天际电闪雷鸣,一座座大山巨岳,一座座崩塌,一座座浩大古城,一座座炸灭,不知有多少人,成为劫下飞灰,连纵横大地的滚滚长川,也因天劫雷电,诸多都化作了干涸。

  “速度,补裂缝。”无数人嘶喝,前仆后继,奔向裂缝处。

  “撑不住了,他们撑不住了。”围在四方的洪荒大军,在肆无忌惮的大笑中,一个个的遥指,兴奋到直欲发狂,已迫不及待要看血色画面。

  因天劫神罚,洪荒被劈了多少次,如今,能见诸天人被劈,能得见诸天绝望的眼神儿,那等感觉,何等的美妙。

  颤抖吧!诸天的蝼蚁!

  见护天结界多处裂缝,渡劫的戮天,露了一抹暴虐的笑。

  他这话,让诸天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而洪荒,则亢奋无比,沸腾的鲜血,似火燃烧,猩红的血眸,俯瞰了血芒,洪荒排名第一的帝子,果是尿性,太特么给洪荒长脸了,仅一人之力,愣是逼的幽冥大陆束手无策。

  许是那方场景太浩大,吸引了洪荒注意力,以至于外围有人到来,都未惊动他们。

  来者,自是叶辰,终是杀到了,因那片星空,已被帝器禁锢了空间,连帝道域门通道,都被隔绝了,也只能传到外围。

  “用帝器,将戮天逼入黑洞。”叶辰以分身传音。

  而后,他便遁入了黑洞中,以周天演化,遮掩了契机,循着某个方位而去,当务之急,得先封了戮天的血轮眼,那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他会在给洪荒,再好好上一课。

  幽冥大陆一座山巅,东凰太心已动。

  嗡!

  随着一声嗡隆,轩辕剑划天而来,落入她手中,极尽复苏帝道神威,一剑指向虚无,射出了一道寂灭仙芒。

  “汝,灭不了本王。”戮天戏虐一笑,在轩辕帝芒来临的前一瞬,遁入了空间黑洞,避过了帝道绝杀。

  “小子,看你的了。”东凰太心轻语,轩辕剑又脱手而出,飞向他方,继续多帝道仙阵的阵脚。

  因戮天遁入黑洞,天劫随之进了黑洞,幽冥大陆得以喘息,所有人皆出力,极尽补裂缝,以应对更大的变故。

  轰!轰隆隆!

  幽寂黑暗的空间黑洞,因戮天的进入,轰轰隆隆。

  他乃渡劫人,此乃他之天劫,他在哪,天劫就在哪。

  继续!

  戮天玩味一笑,倒是滑头,一步挪移,换了一个方位,欲再遁出黑洞,继续引天劫,去劈幽冥的护天结界。

  然,他这一步刚落下,还未来得及动天道,迎面便见一根铁棍,朝着他脑门儿砸来。

  出手者,自是叶大少,大楚的第十皇,诸天的最高统帅。

  磅!

  金属碰撞声顿起,戮天被一棍砸的趔趄,不灭的仙体,头颅真不是一般的硬,叶辰一棍子,仿佛砸在了铁石之上。

  不过,戮天也不好受,被一棍砸神海嗡隆,极其的酸爽,一脸的懵逼,这黑不溜秋的黑洞,哪来的棍子。

  待稳住身形,他才看清是谁,可不正是他的老相好...啊呸,老对手嘛!

  见是叶辰,这厮咬牙切齿,正渡劫呢?正准备出去装逼呢?这稀里糊涂挨了一棍,搁谁谁不恼火。

  “帝子,真巧啊!”叶辰悠笑,笑的两排牙齿尽露,拎着铁棍,踩着虚无,一步步走来,他在天劫范围内,也沐浴着雷电,可他是谁,霸道的荒古圣体,可硬抗任何一种血脉的天劫,纵戮天乃少年帝级,也一样可无视,这便是荒古圣体,一个不一样的传说。

  “真以为你来了,便可救幽冥大陆?”戮天狞笑,嘴角掀起了戏虐的弧度,“能进黑洞,不代表就能阻挡本王。”

  “那可不少说。”叶辰耸肩,步伐不见。

  戮天不语,笑的更戏虐,瞬施血轮天道,可没空与叶辰逗乐,比其叶辰,他对幽冥大陆更感兴趣。

  至于叶辰,待他进阶准帝,再清算不迟。

  “你,走不了。”叶辰吐露了枯寂的话语,眉心的第三眸,随之开启,正是自小灵娃那借来的九轮眼,他多精明啊!是在戮天开天道的那一瞬,动的九轮眼,时间拿捏的无比精确。

  “你...九轮眼....。”戮天色变,他之六道血轮眼,见了那九轮眼,瞬间敛去了仙光,堕入了自封,而他,也遭了反噬,乍然喷血。

  尴尬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下半截身体,已出了黑洞,至于上半截身体,还在黑洞,一个天道,用了一半,就被九轮眼克了,才整出这么一个扯淡的局面。

  他尴尬,他之天劫也尴尬。

  一半在里面,一半在外面,老子这雷电,是劈还是不劈,是劈里面的,还是劈外面的,亦或者,分成两半?一半劈里面的?一半劈外面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