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都夜行录 > 第一百章 天才没有什么了不起
  “你们全部死掉也难以消除我心中的怨气!该死的倮咸欤 ?n#  邢影歇斯底里的怒吼道,嚣张跋扈至极,却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什么修真界的天才,星耀境第一人,不过是贪生怕死的鼠辈,我呸!”邢影讥笑的看了看江流云,然后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

  “只知道躲在人群之中,你是害怕了吗?”邢影拿着手中河卒幻化的遁匕指着江流云。

  “懦夫!”

  “我看不起你!”

  面对邢影的挑衅,江流云脸色有些微变,按照现在的形势,其实他是不愿意也不需要直接面对邢影的,他只是一个小角色,神器最后的归属是绝对跟他没什么关系的。

  可他毕竟是江流云,就算知道有些话是激将,他也得应下来,这关乎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脸面,还包括了蜀山的脸面。

  修真界星耀境第一人的称谓,是靠他一个人的努力就能得来的吗?

  那是蜀山多少资源的堆积,最终引发的质变。

  “千剑锁妖!”

  已经有些怒气的江流云面对嚣张的邢影,出手自然不留情,上来便是蜀山的三品剑诀。而且他使用的还是千剑锁妖,这门剑诀通常情况下是面对妖魔才会使用的。

  因为太过凶残,太过狠辣,对修行者使用容易招惹非议,而现在,在江流云的眼中,邢影已经被归入妖魔的行列。

  “来的好!”

  “之前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蜀山的天才就了不起吗?看不起谁呢,自以为是的家伙,上来就呼呼喝喝,真以为自己是所有修真宗门的领头人吗?连我师尊都没有这样说过我。”

  邢影看着越来越近的江流云,不怒反喜,“谁是星耀第一人,打过才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这称谓就换人吧。”

  神器河卒握在手中,邢影的自信心立时间就有些爆棚,已经连续击杀了九名修行者,似乎是谁都不放在眼中。

  可是,江流云能跟一般修行者相提并论吗!

  邢影方才能够击杀其他修行者,仪仗的是自己的遁法,还有神器河卒的锋锐。

  江流云在一旁自然是看的很清楚,所以他第一招便是大范围的千剑锁妖,几乎封死了邢影的遁法范围。还未接触,剑诀又转,蜀山旋字决,带动着一道极速旋转的剑气,卷向邢影。

  瞪着通红的双眼,邢影死死地盯着江流云,尤其是他手中的青鸾。

  他很好奇,如果让神器河卒与青鸾碰撞在一起,会是什么结果?

  蜀山的王剑,会不会直接断裂?

  五行遁甲宗的邢影,一击斩碎江流云操控的青鸾王剑,这件事情如果传遍修真界,那绝对会引起轰动!

  邢影身体的变化依然在继续,连额头都开始慢慢鼓起来,两个眼珠子都快要爆掉,可他本人似乎毫无所察。

  “垃圾永远是垃圾。”

  “无论何时都不要奢望。”

  “就算拿着神器,依然是扶不起的阿斗!”江流云喃喃自语。

  邢影仗着神器锐利,可江流云每一招都运用的巧妙至极。

  连续十一种剑诀,邢影就连江流云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有些着急的挥动河卒再一次刺向江流云,遁匕刺到一半,竟然让他发现了青鸾的剑影。

  心头一喜,邢影河卒一转,迎着青鸾的轨迹就斩了过去,身法猛然提速。

  “无知!”

  轻蔑的一笑,江流云剑指一翻,青鸾勾引着邢影的注意,一道蜀山炫火秘咒自狭缝中击向邢影的后脑。

  刹那间。

  一道火辣辣的灼痛从后脑传来。

  邢影哀嚎一声,河卒猛然舞出一阵遁花,将将逼退了江流云的进一步攻击。

  炫火秘咒在邢影的后脑炸开,直接便将邢影的后脑骨炸裂出一道三寸长的裂口,原本就有些凸起的眼珠,右眼直接被爆掉,门牙也碎了两颗。

  趁他乱要他命,江流云没有留情,手握青鸾直接就贴到邢影的身前,剑气崩裂,杀意凌天。

  再看邢影,虽然血流满面,视线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是整个人的气息却不降反升,湛蓝色的光芒从邢影伤口中溢散开来。

  如此快的速度败给江流云,这对于邢影来说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巨大的挫败感让邢影愤怒若狂,不顾自身的伤情,竟然直接跟江流云展开了正面对决,就连自己最擅长的遁法都不再使用。

  “找死!”

  江流云自言自语了一声,剑诀再次提速。

  蜀山的剑,擅长的便是速度,并且从不惧怕单对单的厮杀。

  “难道拥有神器就拥有了无尽的真元吗?”

  “这人的气息为何越战越盛呢?”

  “不可思议,神器不愧为神器,实在是太神奇了!”

  “按照这种情况进行下去,这个邢影搞不好真的能战胜江流云也说不定,五行遁甲宗有了此战绩,真是赚到了!”

  “靠神器之威,算什么本事。”

  然而,所以人都猜错了,战斗结束的非常快,因为邢影已经不战而亡。

  邢影的身体在几个呼吸的时间中,便膨胀的犹如一个皮球。他的灵海终于承受不住神器的输送,整个炸裂开来,只不过在最后一刻,握于手中的河卒忽然从一柄遁匕,变成了一柄长剑,长剑的剑刃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划过了江流云的脸颊。

  一道剑痕出现在江流云几近完美的俊脸上。

  江流云面容冷冽,他看到了邢影最后的表情,那是一个诡异的笑容。很明显,他是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之前的一切动作都是为了最后这一击。

  那个笑容,仿佛是在嘲笑江流云,你不是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吗?

  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如果我最后这一剑再向前一尺呢?你还能活吗?

  我是五行遁甲宗的弟子不假,我没有你的天赋高,没有你的资源多也不假,但是我并不是垃圾。

  只要我想,一样有办法杀死你,不然为什么是我第一个拿起河卒呢?

  没有杀你,不是不敢,而是不想,我不想杀死你,我要让你带着这道剑痕活着。

  以后不管你江流云走到哪里,成为多么厉害的人,脸上的伤都会让人想起来。

  天才没有什么了不起!

  蜀山的天才就曾被五行遁甲宗的普通弟子击败过。

  (今日第一更,后面还有一更,可能会晚一些。)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