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人之面子果实 > 第一百五十八章小杰与西索的交锋
  “啊!”小杰努力地伸出手想要将摔在地上的号码牌拿到手里,但是这都是徒劳的。

  “大概是七千次。”葛雷塔走到小杰面前弯腰将号码牌拿到手里。

  “你知道这个数字代表的意思吗?这个数字代表的是我有机会杀死你的次数。”葛雷塔看到勉力抬起头来看到自己的小杰解释道。

  既然已经成功拿到号码牌了,那就大方一点把事情分析给小杰听好了,就当是学费了。

  “同时这个数字,也有可能是你之前特别练习的挥竿次数。”葛雷塔边解说着边走到小杰背后先把钉在小杰后颈的小箭收了起来,接着打开小杰背后背着的小包,找寻里面属于小杰的号码牌。

  之前给路小欧装大量食材的背包早就已经被放在了军舰上了,毕竟是狩猎与被狩猎,带着一个大包不光不利于隐藏,而且还是一个极大的目标。

  “虽然你挥钓鱼竿的时候,机会非常之多,但你的专注以及准确,确实令人惊叹,尤其是你刚才的那一竿,实在是太精彩了。”葛雷塔脸上表情一喜,找到号码牌了。

  “不过下一次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背后,先走了。”葛雷塔觉得此地不宜久留,直接利索地转身走向了树林深处。

  “额……”小杰眼睁睁地看着葛雷塔拿着自己的号码牌走掉,努力想要撑起身体,但是并没有办到,只能僵硬地躺在地上动也动不了。

  “可恶。”小杰很是不忿,千辛万苦抢到的号码牌,居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就被别人抢走了,搁谁身上,谁也不会好过的。

  “哎……”路小欧叹息一声,动作倒是利索地跟在葛雷塔身后,手里扣着一枚之前从路过的植物上取下的一枚刺,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身。

  “真是了不起的孩子,虽然嘶……”葛雷塔刚刚走出不过数十米,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一刺,跟小杰同样的感觉,浑身开始麻痹,四肢变得沉重起来。

  “呕……”葛雷塔感觉到胃部蠕动,嘴角开始吐出白色的泡沫,瞳孔慢慢涣散,“啪嗒”整个身体毫无预兆地倒在地上。

  “这个药效有点强,下次可以稀释再用。”路小欧嘀咕了一句,赶紧上前去找号码牌,毕竟西索就要到了,他目前还不想跟西索碰面。

  “不要跟别人说教的时候挺能耐的,下次也要注意自己身后有没有人,虽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是有的时候黄雀后面还会有猎人的。”路小欧学着刚才葛雷塔的样子说了一句,便掏出他的号码牌,‘384’,确实是自己的猎物。

  “啪”

  居然从葛雷塔的口袋里又冒出了一个号码牌,是‘63’号,路小欧记得好像是西索的目标猎物。

  “不愧是猎人还是有两下子的。”路小欧听到空中传来的破空声,感觉到西索的气息越来越近,不再耽搁只拿了自己想要的号码牌,并没有管其他三张,直接转身朝着一个方向就走了。

  被留在原地已经呈现昏迷状态的葛雷塔那是一万个恨不得自己早就已经晕过去了,就不会听到路小欧说的话了,这样还能认为自己只是太得意着了道,而不是跟小杰一样,一开始就掉入了陷阱。

  现在发生的一切却明晃晃的告诉葛雷塔自己刚才嘲笑小杰的举动是多么的可笑和不自量力,其中的酸甜苦辣咸,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终于“咚”一声,葛雷塔彻底瘫在地上幸福地晕了过去。

  而已经收集点数完成的路小欧决定去看看雷欧力和酷拉皮卡,看看他们有没有找到彭丝,拿到号码牌没有。

  “唰”

  路小欧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树林尽头,西索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葛雷塔面前,手里的扑克牌蓄势待发,但是猎物已经躺在地上了,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还好此时葛雷塔已经晕过去了,不然估计他会想要再晕一次,没办法西索现在的状态,绝对不像是会好好抢号码牌的,感谢上帝,感谢耶稣,感谢‘好人’路小欧。

  当然已经晕过去的葛雷塔是不会有这些复杂的心理活动的,毕竟无知既是一种幸福。

  “哦呀,哦呀,居然被人抢先了。”西索表情有点不爽,也不知道是谁抢了自己的猎物。

  四处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痕迹,西索才捡起地上的三张号码牌,将其中的‘63’挂到自己的胸前,其余的两张捏到手里冲着小杰的方向而去。

  小杰还在原地挣扎,他并不服输,打算起身,可惜麻药并不那么好抵抗的,突然他感觉到周围气息的改变抬头就看到了西索缓缓走了过来。

  “西索,呼呼呼。”小杰看到西索走过来,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挣扎让他消耗了不少体力,看起来气喘吁吁的,但是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捡掉在身边的鱼竿,武器才是让人最安心的。

  可惜麻药的效果让行动力大打折扣,即使小杰很努力,但是并没有碰到鱼竿。

  “我真是吓了一跳,你一直都屏着气,在等待机会的出现吗?就为了掌握攻击我的那一瞬间,屏气的方法是你自创的吗?太了不起了,简直就跟野生动物一样,连时间也选的恰到好处。”

  西索拿着两个号码牌,周围因为杀人沾染的血液围着一群的红色嗜血蝶,简直就像是地狱里踏出的恶魔。

  “把我攻击对方的杀气,与你自己的杀气全都混合在一起了,太精彩了。”西索笑眯眯地说着称赞的话,将手里拿着的号码牌扔给小杰,一张‘44’号,一张‘405’,正是被葛雷塔抢走的号码牌。

  “你的身体好像完全动不了的样子,我想是他的针上面一定涂了会让肌肉麻痹的毒药吧,一般人可能需要十天才能恢复正常,如果是你的话,我想大概是四天就可以动了吧,我走了。”

  西索自说自话了一通,并没有期待小杰的回应,将自己想说的说完,就打算转身就走。

  西索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自然就不会多留,至于小杰的想法他肯定是不会理会的。

  自我是西索为数不多的好品质。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