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快穿] > 207|灵图师
  将迟慕丢到当初捡到她的地方后,迟萻他们没在边陲之地逗留,直接往巫族而去。

  穿过边境,进入荒地,正欲往巫族和鬼族的边境时,突然迟萻从自己当初赠予松萝的灵力晶中感觉到松萝遇到危险。

  灵力晶是她的灵力凝聚,她在灵力晶里放了一个感应灵图,持有者在使用它时,能让她感应到持有者的情况。

  松萝定然是遇到危险,最后迫不得已使用灵力晶。

  迟萻当即放弃舒服的荒兽车,改骑疾风兽,朝着松萝所在地而去。

  司昂自然与她随行,让蛮他们先去边境,他们随后再过来。

  两人日月兼程,没有片刻休息,终于赶到松萝那儿,在最后一刻,将那群被鬼族围困的巫族救下。

  这群巫族被困十几日,精神几乎崩溃,直到被人救下时,身体仍维持着战斗的状态,一时间有些茫然,直到松萝认出迟萻,直接扑上去,抱着她号啕大哭。

  “阿萻……阿萻……格鲁叔叔受伤很重,快要死了……”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沾着什么东西,腥臭扑鼻。

  迟萻却没有嫌弃,将快要崩溃的小姑娘抱着,安抚道:“没事,我在呢。”

  迟萻一边安慰,一边朝雅格部落的人死战也要守着的山洞而去,里面是一群被安置到山洞中的受伤的巫族,他们的伤势极重,只有一口气吊着,就算是天生医者的巫族,对这类的伤也无能为力。

  雅格部落的大巫脸色灰败地给几个受伤严重的人救治,巫力微弱,可见这阵子巫力使用过度,所剩不多。

  那些巫族看到地上的人,脸上露出悲痛的神色。

  司昂看一眼这些巫族,抬步走过去,抬起手。

  一道星光穿透山洞厚实的岩层,洒落在地上的人身上,接着是浑厚明亮的巫力,如同森林中凝聚的木系之光,旺盛的生命力扑面而来,纵使站在洞口的人没有被这巫力沐浴,依然感觉到绷到极点后几乎崩溃的身体很快充满力量,疲惫尽消。

  所有的巫族瞪大眼睛,看着站在那里的司昂。

  虽然他身上穿着神殿大巫才穿的巫神袍,但他们不会错认那神秘的星辰之力。

  “天巫大人!”不知谁惊叫一声。

  原本搂着迟萻哭泣的松萝感觉到异样,也忘记哭泣,转头错愕地看着这一切,盯着司昂那张脸,她不会错认这张脸,这明明就是司昂……

  地上那群原本只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巫族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红润,他们身上的伤很快就愈合,呼吸均匀,胸口恢复起伏,若非衣服上残留的痕迹,几乎让人以为他们只是睡一觉罢了。

  司昂收回手时,地上的人也恰好睁开眼睛。

  他们睁开眼睛时,看到头顶上消失的星光,生龙活虎地跳起,激动地道:“天巫大人?”

  接着就看到敛袖站着的司昂,可他身上穿的是大巫的巫神袍,而且这人只要是雅格部落的人都认识的,毕竟这是阿萻姑娘的情人嘛。

  司昂见这些人没事,便甩袖出去。

  在场的人皆已惊呆,根本顾不得其他反应,等他迈步走出去,这群巫族既是惊讶,又敬畏激动,忙不迭地跟着他们的天巫走出去,同时一直瞄着他,不管是男男女女,只要看到他们天巫那张脸,就忍不住脸红又欣喜。

  天巫大人原来长这模样的,真是太好看了!

  等知道他们的天巫大人特地过来救他们,这群巫族更是感动得恨不得为他们天巫去死,对天巫更加忠诚。

  迟萻无语地看着这群喜欢搞个人崇拜的巫族,虽说早就知道在巫族的心里,天巫就是神,是他们崇敬的对象,但没想到会这么夸张,压力有点大。

  不,是压力山大。

  就在迟萻觉得压力山大时,当她在人族的英勇事迹传到巫族,那些纯良的巫族简直感动得不行,感动之余,也崇拜非常。

  宗家最强的白虎令之主竟然愿意为了他们的天巫舍弃宗家,随天巫一起到巫族生活,真是太感动了,简直是旷世奇缘,亘古未有,绝逼是真爱啊!辣么厉害的白虎令之主,还是灵剑双修,除了他们的天巫,谁能配上她?

  迟萻:“…………”

  巫族果然是一群可爱的人。

  此时,出手救人的天巫大人站在一旁扮高冷神秘,只能由迟萻出面去询问发生什么事。

  “一个月前,断断续续地有鬼族在附近徘徊,我们原本以为是一些鬼族潜进巫族的,哪里想到这些只是吸引我们注意的游荡者,为后面那些鬼族作掩护,趁我们不注意,鬼族大肆袭击村落……”

  手持着一把沾满鬼血的弯刀的玛伊回答,因为不断地斩杀鬼族,此时她身上仍萦绕着浓浓的杀气,神色凛然中夹杂着悲痛。

  鬼族杀死很多雅格部落的人,想到连丈夫都差点死在鬼族手中,玛伊心中后怕不已。

  迟萻听罢并不觉得奇怪,人族很多地方都被鬼族袭击,那些鬼族在黑暗中的潜伏能力无人能及,是鬼族的一项优点,稍不小心,就会被它们趁夜攻袭,死伤无数。

  人族如此,巫族纵使有神殿的大巫们守着边境,设下屏障,却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迟萻了解事情始末后,叫来雅格部落的族长,交待几句,便朝司昂走去。

  松萝紧跟在迟萻身边。

  刚经历十几日的生死之战,此时她看到迟萻这个亲人,特别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不由心生依赖,恨不得时时刻刻地和她在一起才好,一时间离不开她。

  迟萻握着她的手安抚,并没有放下,来到司昂面前,说道:“司昂,能看到鬼族是从哪里过来的么?”

  司昂眺望着远处低垂的天幕。

  暮色四合,暗淡的星光从天边乍现,周围的焦土上散发鬼族血液留下的毒瘴气,整个世界苍凉一片,呈现一种劫后余生的惨烈。

  天巫站在那里,洁白的巫神袍随风而起,几缕雪色的发丝飘飞在半空中,仿佛随时可能乘风而去,清淡高远,让一群巫族越发的敬畏崇拜。

  半晌,司昂收回目光,转头看她,淡漠地说道:“看到了。”

  他没有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