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快穿] > 207|灵图师
  将迟慕丢到当初捡到她的地方后,迟萻他们没在边陲之地逗留,直接往巫族而去。

  穿过边境,进入荒地,正欲往巫族和鬼族的边境时,突然迟萻从自己当初赠予松萝的灵力晶中感觉到松萝遇到危险。

  灵力晶是她的灵力凝聚,她在灵力晶里放了一个感应灵图,持有者在使用它时,能让她感应到持有者的情况。

  松萝定然是遇到危险,最后迫不得已使用灵力晶。

  迟萻当即放弃舒服的荒兽车,改骑疾风兽,朝着松萝所在地而去。

  司昂自然与她随行,让蛮他们先去边境,他们随后再过来。

  两人日月兼程,没有片刻休息,终于赶到松萝那儿,在最后一刻,将那群被鬼族围困的巫族救下。

  这群巫族被困十几日,精神几乎崩溃,直到被人救下时,身体仍维持着战斗的状态,一时间有些茫然,直到松萝认出迟萻,直接扑上去,抱着她号啕大哭。

  “阿萻……阿萻……格鲁叔叔受伤很重,快要死了……”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沾着什么东西,腥臭扑鼻。

  迟萻却没有嫌弃,将快要崩溃的小姑娘抱着,安抚道:“没事,我在呢。”

  迟萻一边安慰,一边朝雅格部落的人死战也要守着的山洞而去,里面是一群被安置到山洞中的受伤的巫族,他们的伤势极重,只有一口气吊着,就算是天生医者的巫族,对这类的伤也无能为力。

  雅格部落的大巫脸色灰败地给几个受伤严重的人救治,巫力微弱,可见这阵子巫力使用过度,所剩不多。

  那些巫族看到地上的人,脸上露出悲痛的神色。

  司昂看一眼这些巫族,抬步走过去,抬起手。

  一道星光穿透山洞厚实的岩层,洒落在地上的人身上,接着是浑厚明亮的巫力,如同森林中凝聚的木系之光,旺盛的生命力扑面而来,纵使站在洞口的人没有被这巫力沐浴,依然感觉到绷到极点后几乎崩溃的身体很快充满力量,疲惫尽消。

  所有的巫族瞪大眼睛,看着站在那里的司昂。

  虽然他身上穿着神殿大巫才穿的巫神袍,但他们不会错认那神秘的星辰之力。

  “天巫大人!”不知谁惊叫一声。

  原本搂着迟萻哭泣的松萝感觉到异样,也忘记哭泣,转头错愕地看着这一切,盯着司昂那张脸,她不会错认这张脸,这明明就是司昂……

  地上那群原本只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巫族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红润,他们身上的伤很快就愈合,呼吸均匀,胸口恢复起伏,若非衣服上残留的痕迹,几乎让人以为他们只是睡一觉罢了。

  司昂收回手时,地上的人也恰好睁开眼睛。

  他们睁开眼睛时,看到头顶上消失的星光,生龙活虎地跳起,激动地道:“天巫大人?”

  接着就看到敛袖站着的司昂,可他身上穿的是大巫的巫神袍,而且这人只要是雅格部落的人都认识的,毕竟这是阿萻姑娘的情人嘛。

  司昂见这些人没事,便甩袖出去。

  在场的人皆已惊呆,根本顾不得其他反应,等他迈步走出去,这群巫族既是惊讶,又敬畏激动,忙不迭地跟着他们的天巫走出去,同时一直瞄着他,不管是男男女女,只要看到他们天巫那张脸,就忍不住脸红又欣喜。

  天巫大人原来长这模样的,真是太好看了!

  等知道他们的天巫大人特地过来救他们,这群巫族更是感动得恨不得为他们天巫去死,对天巫更加忠诚。

  迟萻无语地看着这群喜欢搞个人崇拜的巫族,虽说早就知道在巫族的心里,天巫就是神,是他们崇敬的对象,但没想到会这么夸张,压力有点大。

  不,是压力山大。

  就在迟萻觉得压力山大时,当她在人族的英勇事迹传到巫族,那些纯良的巫族简直感动得不行,感动之余,也崇拜非常。

  宗家最强的白虎令之主竟然愿意为了他们的天巫舍弃宗家,随天巫一起到巫族生活,真是太感动了,简直是旷世奇缘,亘古未有,绝逼是真爱啊!辣么厉害的白虎令之主,还是灵剑双修,除了他们的天巫,谁能配上她?

  迟萻:“…………”

  巫族果然是一群可爱的人。

  此时,出手救人的天巫大人站在一旁扮高冷神秘,只能由迟萻出面去询问发生什么事。

  “一个月前,断断续续地有鬼族在附近徘徊,我们原本以为是一些鬼族潜进巫族的,哪里想到这些只是吸引我们注意的游荡者,为后面那些鬼族作掩护,趁我们不注意,鬼族大肆袭击村落……”

  手持着一把沾满鬼血的弯刀的玛伊回答,因为不断地斩杀鬼族,此时她身上仍萦绕着浓浓的杀气,神色凛然中夹杂着悲痛。

  鬼族杀死很多雅格部落的人,想到连丈夫都差点死在鬼族手中,玛伊心中后怕不已。

  迟萻听罢并不觉得奇怪,人族很多地方都被鬼族袭击,那些鬼族在黑暗中的潜伏能力无人能及,是鬼族的一项优点,稍不小心,就会被它们趁夜攻袭,死伤无数。

  人族如此,巫族纵使有神殿的大巫们守着边境,设下屏障,却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迟萻了解事情始末后,叫来雅格部落的族长,交待几句,便朝司昂走去。

  松萝紧跟在迟萻身边。

  刚经历十几日的生死之战,此时她看到迟萻这个亲人,特别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不由心生依赖,恨不得时时刻刻地和她在一起才好,一时间离不开她。

  迟萻握着她的手安抚,并没有放下,来到司昂面前,说道:“司昂,能看到鬼族是从哪里过来的么?”

  司昂眺望着远处低垂的天幕。

  暮色四合,暗淡的星光从天边乍现,周围的焦土上散发鬼族血液留下的毒瘴气,整个世界苍凉一片,呈现一种劫后余生的惨烈。

  天巫站在那里,洁白的巫神袍随风而起,几缕雪色的发丝飘飞在半空中,仿佛随时可能乘风而去,清淡高远,让一群巫族越发的敬畏崇拜。

  半晌,司昂收回目光,转头看她,淡漠地说道:“看到了。”

  他没有再多言,迟萻心领神会,便也没有多说,直到雅格部落的族长再次过来请示,欲要将他们迎去雅格部落休息时,迟萻没有答应。

  “我们是从边境赶过来的,当时感觉到松罗发生危险,幸好这里距离边境不远,我们才能及时过来。”迟萻说着,伸手揉揉松罗的脑袋,含笑看着她。

  松萝脸蛋泛红,眼睛仍红肿着,吸吸鼻子,说道:“当时看到格鲁叔叔受伤,很多族人都死了,我非常害怕,后来才想起阿萻送我的灵力晶,便用巫力催发它。”然后她高兴地说:“幸好有阿萻的灵力晶,为我们暂时挡住鬼族的袭击,让我们能缓口气。”

  族长吃惊地看着迟萻,没想到当时救他们一命的东西竟然是这个人族的巫力晶。虽然当时认出这是人族的宗师才能凝聚的灵力晶,却不知松萝是从哪里得到,加上忙着应付鬼族,也没有时间询问清楚。

  显然族长他们还不知道迟萻的身份,松罗也没有告诉他们。

  一个能凝聚灵力晶的人族,除了宗家的灵图师,其他人根本做不到,宗家的灵图师,就算不是令主,身份也是高贵的。

  迟萻又将松萝安抚几句,方和司昂离开。

  松罗原本舍不得她走,等听说迟萻以后都会留在巫族,有空会过来看她时,终于高兴起来,也不再缠着她,送他们离开。

  等两人离开后,雅格部落的人都围过来,询问迟萻的身份。

  终于知道迟萻的身实身份时,一群巫族忍不住倒抽一口气,特别是当初对迟萻心存防备的大巫和玛伊等人,更是不可思议。

  松萝庆幸地道:“幸好这次有阿萻,不然我们也支持不到天巫大人过来……”想到那些死在鬼族的族人,还有差点濒临死亡的族人,松萝仍是后怕不已。

  其他人也是一样,对迟萻充满感激。

  大巫和族长等人看着被人围着询问迟萻之事的松萝,互视一眼,忍不住感叹松萝这傻妞真是傻人有傻福,当初随便捡回一个人族,没想到会捡到这么一个大人物。要不是松萝太傻,竟然要将一个人族当成家人,对方也不会如此全心全力地护她,甚至为救她万里奔走。

  ****

  辞别雅格部落的人后,两人并未往边境而去,而是将周围的鬼族都找出来歼灭。

  此时已经是深夜,夜晚是鬼族潜行的大好时机,但何尝不是天巫的主战场,夜中的星辰比白日越发明亮,天空中的星辰是天巫的眼线,一切在星空下无所遁形。

  于是一个指路,一个杀,两人合作无间,将附近晃荡的鬼族悉数歼灭,同时也救下几拨被鬼族围困的巫族部落的人。

  那些巫族认不出两人,但是他们有眼睛看,看到司昂引星辰之力虐杀鬼族,除了天巫不作第二人选,顿时激动得不行。

  而迟萻的剑气如杀,也让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比起如神一般高洁清远的天巫,迟萻更像一个人族的杀神,她的剑所指之处,没有一个鬼族能逃得了。

  迟萻以一个人族的身份,很快就在巫族扬名。

  终于将这拨潜进巫族的鬼族悉数击杀后,两人方才转道去边境。

  依然是日夜兼程地赶路。

  中途他们在山中的洞穴里暂时休息。

  司昂在周围布下一个安全的结界,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将她纳入怀里,亲吻她有些干躁的嘴唇。

  黑暗中,两人的气息交缠,唇齿相依。

  半晌,司昂忍住身体的躁动,将她按在怀里揉了揉,哑声道:“你睡吧,好好休息。”

  迟萻打了一个哈欠,连续不断地战斗和奔袭,让她的身体绷到极限,纵使有灵力支掌,仍是累得不行。

  她在他唇角留下一个软软的吻,没有推辞,靠在他怀里,缓缓入睡。

  司昂没有睡,低首审视她的睡颜,指尖轻轻地沿着她的脸部轮廓移动。

  黑暗并未能阻止他,他能将怀里的人看得一清二楚,看她信任地倚在怀里安然入睡,整颗心都被一种满足和甜蜜填满。

  这些原本是巫族之事,她却跟着自己劳心劳力地奔袭,击杀鬼族,这份心意令他感动不已。

  不管是巫族,还是人族,都不是她的责任,但她却义无反顾地扛起来。

  力之所及,扛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一个人越强大,责任越大,她却没有丝毫怨言。

  人有多种活法,她选择一种最累的,却活得更潇洒。

  不为世人的赞颂,只为问心无愧。

  让他悸动的不是那副皮囊,而是这皮囊下的灵魂,仿佛他早已追寻千百世,只为追寻这抹灵魂,用尽力气才能得到相守的一世。

  她说想要这么做,希望能赢得他们百年相守。

  如果真的能得到百年相守,纵使再苦点累点,他亦是愿意的。

  ***

  好好地休息一晚,翌日醒来,依然精神饱满,继续赶往边境。

  来到边境,远远地就看到巫族搭建的营地,一群巫族在营地周围巡逻,随时注意鬼族那边的情况。

  发现两人时,一些巫族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能认出司昂身上的巫神袍,都以为这是神殿的大巫,恭敬地将他们迎进营地。

  蛮和伊达带着神殿的大巫出来迎接。

  “天巫大人,您来了。”蛮和伊达等知道司昂身份的都忍不住松口气。

  其他的巫族:“………………”

  司昂无视他们,大步朝营地的瞭望台走去,一行巫族步上几十丈高的瞭望台。

  迟萻手中按着腰间的剑,一边问蛮:“那些人在哪里?”

  “在地牢里,由影七姑娘看守。迟姑娘可是要将他们放出来?”蛮问道,心里仍是很好奇迟萻要怎么安排这群人。

  这群人可是宗家的高手,一群宗师级的灵图师,在人族中算得上是一群不可多得的战力。

  迟萻微微一笑,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鬼族过来,再将他们放出来。”

  蛮顿了下,等明白迟萻的意思时,顿时无话可说。

  这些原来真的是给巫族拉来战斗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