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皇妃要娇养 > 174:奴才秧子
  李家在京都也是有生意的,最近好几桩生意都沉了水,李大少爷就觉得不对劲了。

  虽然现在李家现在出了点麻烦,但是也没谁敢这样下手对付李家啊,少不得托人暗中打听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无意中得罪了哪家的大佛。

  四爷有心整治他,自然不会轻易地让他如愿,也教教李家该做怎做人。

  不过是他们家的包衣奴才,也敢这样胆大包天!

  李家现在两头失火,那里还顾得上对付温馨。

  等到个把月过去了,终于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李家大少爷夫妻也憔悴了不少,两人相对而坐,面面相觑。

  当时只是不满温格格的行径,这才想着教训她,哪知道四爷这么护短,不过是个小格格。

  眼下这事情有些棘手,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走到这一步,四爷也得罪了,家族的生意也受了损失,但是四爷还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他们反而怯了。

  就算是他们在江南再有根基,在京城这个地盘上,到底是龙子凤孙更为得意。

  李家大少爷没有办法,只得写信回家,看看家里头是个什么意思,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四爷跟李家之间的较量,外头的人知道的并不清楚,只是隐隐知道这段日子李家在京里受了不少的损失,具体的却没有多少人知道。

  八爷那里接待了李家大少爷,看着李家大少爷笑着说道:“你的意思是得罪了四哥,想让爷从中间牵线赔罪?”

  李家大少爷接了家里的信,就求到了八爷门上,八爷跟曹李孙三家素有往来,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

  听着八爷的话,李家大少爷也不傻,自然不会把自己干过的傻缺事情说出来,只是隐晦的说道:“不小心得罪了四爷,内人求见了四福晋,四福晋见了她,偏头一天四爷没见奴才,所以……”

  李家大少爷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是我们做事不周到,这事闹的,还请八爷多费心。”

  八爷知道这话不尽不实,李家肯定没说出真相来,之前京里传四爷府里一个小格格的流言,只怕这事儿八成跟李家脱不开关系。

  八爷也有些腻歪,外头的事情你掺和上女眷,这样眼界窄的人,也不怪四哥恼了。

  更何况,那个格格还是皇上赞过的人,李家真是不知道轻重,还以为这是在江南为所欲为呢。

  只是,八爷需要这几家的帮助,所以这件事情就算是心里瞧不上,他也不会拒绝,就点头说道:“这事儿我知道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李家大少爷大喜,走之前留下了一个厚实的信封。

  等李家大少爷走后,八福晋从后头过来,拿起桌子上的信封打开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三万两……”

  八爷眼睛也不眨的说道:“你收起来吧,李家这是破财免灾。区区三万两对他们不过是九牛一毛。”

  八福晋嗤笑一声,“这几家仗着上头那位的庇护,这些年可没少捞银子。”

  每年送往京城各官员处的冰敬碳敬四节八礼就不知道多少银子去,这些的确是不算多。

  但是这手面也不小了。

  八福晋皱着眉头,看着八爷就说道:“您真的打算管这件事情?”

  八爷屈起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叹口气说道:“不接也得接,爷……还需要他们的帮助。”

  八福晋沉默了下,心里不免就升起对良妃的不满,若是八爷能有个根基深厚的外家,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艰难,什么人都要去应酬。

  想起这里,八福晋就想起四爷,生母是德妃,养母是孝懿皇后,佟家那边对四爷虽并不亲近,但也并不是不管不问。

  四爷什么都不用做,那些门人奴才都上赶着巴结逢迎。他们八爷费尽心思的笼络他们,还要替他们分忧解难才能笼络人心。

  如此不公。

  “不弱我去见见四嫂。”八福晋不忍八爷这么为难,看着他就说道,“我是个妇道人家,也不会丢脸。”

  八爷摇摇头,“还是我直接去找四哥,四嫂那个人,你也别去碰壁了。”

  八爷知道自己福晋待他好,所以更不忍心看她为他奔波。

  八福晋眼眶微红,“这算什么委屈,不过是几句话的事儿。”

  八爷还是摇摇头,八福晋就只能作罢,心里却是暖暖的,八爷心里有她,才会替她想得周全。

  这日下了朝,八爷就拦住了四爷,“四哥。”

  四爷顿住脚,转身看着朝着他快步走过来的八爷,就道:“老八,有事儿?”

  八爷憨厚的笑了笑,“是有点小事儿,我请四哥喝茶咱们慢慢说怎么样?”

  四爷隐隐能猜到八爷为何而来,也不跟他兜圈子,直接说道:“老八,你若是为了李家的事情来的,那就回吧。李家踩着你四哥的脸,是你一句话的事儿吗?”

  八爷一愣,没想到四哥的态度这么强硬,心里一梗,瞧瞧他四哥这话说的这么硬气,兄弟们中能有几个敢这样说的?

  李家那是什么人家?

  是曹家的姻亲,曹家有皇上的奶娘镇着。

  对上曹家的人,他们这些皇子皇孙也要态度好些,心里憋屈吗?

  憋屈。

  可能怎么样?

  憋着!

  他是不敢这样说的,可是四哥就是有这个底气,就敢这样说,不仅说了,还把李家给治了。

  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儿,李家也不敢上大天听,所以才求到他这里来。

  但是没想到四哥这么不给面子。

  八爷的脸一时就抹不开,看着四爷就道:“四哥,得饶人处且饶人,李家的事情真的闹大了也不好,毕竟也是有人护着的。”

  这个有人是谁,两人自然心知肚明。

  四爷心里嗤笑一声,八爷的生母是个奴才秧子就算了,怎么养出来的儿子也是这样。

  堂堂的皇子,居然被包衣奴才指使的团团转。

  有体面?

  那也是奴才!

  骨子里头的奴性真是该也改不掉,四爷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道:“李家闹事之前怎么不想想你四哥的面子,老八,哪有主子迁就奴才的道理!”

  四爷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只留下八爷青红相间的脸,尴尬的站在那里紧紧的握起了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