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圣帝 > 第十九章 栽赃嫁祸
  “放肆,你是这么对我说话的?”

  中年人勃然大怒,桌子拍的乓乓响,沉声道:“婢女身份卑贱,打了就是打了,至于林宇与方世明之间的恩怨,他们私下解决就好,但我要缉拿林宇,却是因为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方清雪顿了顿,秀眉微蹙。

  不可饶恕的罪过?这个罪名就有点大了,按照方家的族规,哪怕是嫡系子弟,也要受极其重的刑罚。

  但林宇与方世明之间的恩怨,属于族内子弟间的矛盾,只要不出人命,是完全没必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

  如今这外院明堂,竟然出动了这么多的外院当权者,还真是看得起林宇。

  方清雪这般想到,她身后的小桃子,已经是悄然落泪了起来,轻声哽咽道:“都是小桃子的错……呜呜!”

  “林宇带到!”

  便在这时,明堂外传来管家方德林的通报声,顿时,那几个闭目养神的中年人,也是睁开了眼睛,看向殿门的方向。

  审讯方家赘婿,这还是方家屹立武陵郡这么多年的首例。

  有点意思。

  方世明则是身形一震,眼中浮现出一缕杀意。

  “带进来!”

  鹰目中年人冷声道。

  林宇被方德林与强大的才气镇压,带了进来,肩膀都觉得快要散架,随后,他抬头看到了妻子方清雪与小桃子。

  也看到了殿内那些穿着华贵,器宇不凡的几个中年人,也猜得到这是外院的高层。

  同时,那捂着脸的方世明,自然也没有落下,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

  这般阵容,换做方家的普通子弟,估计要吓的腿脚发软,但林宇,自认除了打了方世明一巴掌外,并没有做错什么。

  自然,也不需要胆怯,若是一心虚或者胆怯,那就坐实了有罪的名头。

  林宇在打量殿内众人的同时,众人也是在打量他。

  对于方家第一位赘婿,他们还是有点兴趣,毕竟林宇的父亲,当年那可是风光无限的人物。

  可惜……

  “林宇,你可知罪!”鹰目中年人开口便是喝道。

  声音之大,让得整个明堂都隐隐震动。

  小桃子更是娇躯一颤,差点吓的跪下来,然而,那殿中的林宇,却连身子都没有抖动一下。

  这一幕,无论是方清雪,还是方家外院高层的几个中年人,都是微微一怔。

  这小子定力不俗!

  “我何罪之有?还请世伯点明。”

  林宇站的笔直,不卑不亢,遥遥看向那鹰目中年人,便是记起了对方的身份,他与方清雪拜堂成亲时,敬过酒。

  方家的二爷,方如山,也是如今的方家之龙方世灵跟方世明的父亲,方家外院的副院主。

  “哼!”

  方如山冷哼一声,随后拍了拍手道:“拿上来。”

  于是,便有人从殿外端着圆盘,上面放着卷起的一幅诗卷,恭敬地呈了上来。

  顿时,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那方盘之上。

  “嗯?”

  林宇一看到那卷起的纸张,便觉得极为眼熟,尤其是隐约看到了‘淑女’二字,方才恍然大悟。

  那不正是助他开启文窍的《关雎》诗词吗?

  想到某种可能,林宇嘴角也是悄然浮现出了一抹弧度,心中也是大定。

  圆盘放在了方如山身旁的桌子上。

  方如山看了眼圆盘上的诗卷,眼中划过一道微不可查的贪婪,但却似乎没人发现。

  倒是林宇察言观色的能力不弱,正好发现,便留了个心眼。

  “大家都身处外院,对于内院发生的很多事情也都是后知后觉,就在前日,内院藏经阁中,丢了一卷价值连城的宝贝,大家可有耳闻?”

  方如山看向那一排椅子上的中年人。

  “有所耳闻。”

  众人点头,隐约明白了过来,感情那方盘上的诗卷,就是内院藏经阁丢的东西?

  所有人都是有些意动了起来,趁此机会,完全可以观摩观摩,这可是增长才华的好机会。

  “你的意思是说,林宇偷了内院的东西?他何时离开过外院?”方清雪见此一幕,秀眉更是紧蹙了起来。

  无疑,这是栽赃嫁祸。

  毕竟,内院可不是林宇能够踏足的地方,且那藏经阁更是家族的护卫,重兵把守。

  以林宇的能力,根本不可能盗窃。

  随后,方清雪似是想到了什么,娇躯也是微微一颤,低声喃喃道:“昨天食堂中,他能够抵挡方世明的攻击,似乎就是一副诗卷,他说是诗……”

  嗡嗡!

  方清雪美眸一瞪,手心都是捏出汗来。

  “本来,我也从未想过,内院藏经阁重地丢失了宝贝,断然不会出现在外院……”

  方如山深吸了口气,目光如炬,陡然落在林宇身上,寒声道:“但就在昨日,赘婿林宇,与我儿世明发生矛盾,意外现出了这件藏经阁的宝贝,就在林宇手中。”

  说着,方如山指着桌子上的那副诗卷。

  他虽然不知道内院藏经阁到底丢了什么东西,但他已经确定过了,这诗卷中的那首诗词,绝对是藏经阁中的宝贝。

  那显然是先贤才能够书写的诗词,令人惊叹。

  而林宇,一个文窍未开的废物,如何挡下方世明的攻击,显然就是这字画中的诗词,爆发出的才气,替他挡下了攻击。

  “嘶!”

  众人倒抽了口冷气,没想到这还真是藏经阁的宝贝,以方如山的性子,在没有确定之前,是不会如此大张旗鼓。

  “斯文败类,家门不幸啊!”

  众人看向林宇,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林宇身为方家赘婿,却盗取自家藏经阁的宝贝。

  这难道不是家门不幸?

  “噗嗤!”

  面对众人指责之际,林宇却是‘噗嗤’一笑,说起来,这也不算是栽赃嫁祸,而是方如山蠢笨如猪。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脸笑?”

  这一笑,顿时让得方如山更是暴跳如雷,恨不得上去抽林宇两耳刮子,但顾忌双方的身份,便是忍了下来。

  只是眼中的那抹寒光,却是不加丝毫掩饰。

  林宇深吸了口气,正视方如山道:“方世伯一口咬定,是我从藏经阁盗窃了宝贝,就凭我手中有一卷这样的宝贝,就断定是我,也未免太草率了吧?”

  “况且,这是不是藏经阁的宝贝,也都是未知数。再说,以我的能力,能够进入内院藏经阁,盗窃了宝贝,然后还能够抽身而退?”

  “这可能吗?”

  一番质问,同样是不卑不亢,而且林宇的思路清晰,瞬间便是将问题反推了回去。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