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48章 羞辱
  岑曦清冷地眸子微微收缩了一下。

  两人对视了几秒,乔砚泽很快就收回视线。从清岩手中接过冰袋,淡淡的道,“没事。”

  乔砚泽捻熄烟头,转身,打算回球场。

  清岩将他拉住,“你到底怎么想的,乔砚煊当着乔家族人,以及高层的面,摆明想羞辱你——”

  乔砚泽看着清岩眼里的关心和担忧,拍了拍她的肩膀,“谢谢你的关心。”

  岑曦纤细的脊背,紧贴在墙上。

  她站着没有动,直到白霖找过来。

  “小曦,没什么事吧,你出来有些时间了。”

  岑曦摇了摇头,唇角勾起轻浅的笑意,“没事,我们过去吧!”

  下半场,岑曦专心看球赛。

  看完比赛,白霖拉着岑曦走上前,找柏克签名合照。

  乔砚泽站在一边给乔砚煊递水,看也没看一眼岑曦。

  岑曦也只当没有看到他。

  以她对他的了解,他这般卑躬屈膝的留在乔砚煊身边,一定是有他的计划和理由。

  前段时间他住在她公寓,他提都不愿提起乔砚煊,更别说去到乔砚煊身边做事了。

  可能那晚他对她做出禽獣不如的事后,他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合完照,岑曦和白霖离开球场。

  乔砚煊悄悄观察着乔砚泽和岑曦的举动,见岑曦离开时,眼神鄙夷的扫了一眼乔砚泽,乔砚煊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今天这场球赛,看似柏克是焦点,但实际上,乔砚泽被他使唤,被他砸球,像条狗一样的样子,才是他心中的重点。

  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他乔砚煊不比乔砚泽差,他才是乔家的荣耀。

  回到乔宅,乔砚煊叫住打算去下人房的乔砚泽。

  “奶奶说晚上做了不少好菜,你过来一起吧!”

  乔砚泽低头跟在乔砚煊身后,两人进到餐厅。

  乔老太太自从得知乔砚泽回到乔宅后,就一直不太高兴。尽管乔砚煊说乔砚泽已经没有了斗志,是他身边的一条狗,他指东他不敢往西。

  但老太太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直到最近这些天,她发现乔砚泽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和乔砚煊怎么羞辱折腾他,他都没有任何脾气。

  那封血书,似乎真的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奶奶,今天砚泽表现不错,让他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乔砚煊看似商量的口吻,其实是一种施舍,他无时无刻,都想要贬低乔砚泽,抬高他自己。

  乔老太太看了一眼低着头,沉默寡言的乔砚泽,越发不喜欢他,“要吃饭可以,等我们吃完了,他再吃。”

  乔老太太将抱在怀里的贵宾犬放到地上,让佣人端水过来,她洗了手,开始和乔砚煊吃饭。

  乔砚煊过继给二叔后,平时最疼他的只有老太太,因此乔砚煊大部分时候,对老太太也是言听计从。

  乔砚泽站在餐桌后面,看着祖孙吃饭。

  看到老太太替乔砚煊夹菜,乔砚泽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以前和母亲相处的画面。

  母亲确实疼他宠他,以前他玩世不恭,桀骜叛逆,母亲多说几句话,他都觉得不耐烦,和母亲在同一桌上吃饭,也只有她给他夹菜,他很少在意过她喜欢吃什么,有没有吃饱之类的。

  很多事情,回忆起来,便觉得自己以前有多荒唐!

  乔砚泽沉浸在回忆里,他没有注意到老太太的贵宾犬跑了过来。

  乔砚泽感觉到鞋尖有些湿熱,他低看头了一眼,见老太太的贵宾犬跑到他鞋子上撒尿,他浑身血液往头顶上涌。

  体内的愤怒因子蹭蹭往上冒。

  削薄的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他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如同一尊雕塑般站着没有将那条死狗踢开。

  老太太眼角余光瞥到了这一幕。

  见乔砚泽低着头,吱都不敢吱一声,老太太有些好笑。

  若是裴琳还活着,看到这一幕,她应该会疼到心坎里去吧!

  “砚煊,来,多吃点。”

  “谢谢奶奶,您对我真好。”

  “对你好要学会珍惜,不然等人没了,想珍惜也没机会了。”

  “奶奶放心,我肯定孝敬您。”

  ……

  夜,深。

  乔砚泽睁开眼睛,看了眼对面床的佣人,他起床,从下人房出来。

  乔宅是他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可以说,他比乔老太太和乔砚煊要熟悉百倍。

  他知道什么地方能出去不被人发现。

  乔宅后面是一座开发成私人公园的小山,乔砚泽到了小山,大左已经等在那里了。

  “少爷。”

  乔砚泽点了下头,从大左手中接过一个文件袋。

  “少爷,最近老太太背着二少爷卖了乔家几处庄园。”

  乔砚泽看了眼文件袋里的照片,资料,唇角勾起一抹冷讽的弧度,“看来,那两人也只是表面上祖慈孙孝。”

  “少爷,接下来怎么做?”

  乔砚泽附到大左耳边,低低地吩咐了几句。

  ……

  清岩去了趟医院,看望住院的父亲后,回到公寓。

  她住的小区是步梯房,在三楼,楼梯的声控灯坏了,手机也没电了,她摸黑上楼。

  到了三楼楼梯口,她闻到一股淡淡烟草味。漆黑空间里,一抹猩红忽明忽暗。

  清岩瞳眸微微收紧,她感觉到危险,转身就要下楼。

  但是下一秒,手臂就被一股大力抓住。

  她被人狠狠一甩,后脑勺撞到墙壁,发出咚的一声响。

  清岩揉了下后脑勺,看向站在黑暗中的男人,“你有病吧!”

  话音刚落,脖子被人用力掐住,男人阴嗖嗖的嗓音在寂静空间里响起,“即便你是我玩腻了的女人,我也不准你再靠近乔砚泽一步,再让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说话,我掐死你。”

  清岩纤细的脖颈被他大掌紧掐着,让她喘不过气来,“乔砚煊,你嫉妒、讨厌、憎恨你弟弟,不仅是因为你自卑,更是因为你不如他优秀!”

  啪!

  清岩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他现在像条狗一样跟在我身边,还有什么让我羡慕嫉妒的?但是,你有两点说对了,我讨厌憎恨他,所以,他的一切,我都要攥在手里,包括你这个被我抛弃的贱女人!”

  …………

  加更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