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王燕:王妃有药 > 第693章 偏偏来了这里
  第693章偏偏来了这里

  在孤飞燕在天钰城里逗留的这段时间里,百里明川已经走了一趟百楚,将一切安排好了。

  他原本还真不想把事情闹大。他瞒着水姬将玉鲛十二军埋伏在万晋南边,只是想利用百楚和天炎交战的时候,趁火打劫,背后突袭,牵制住天炎的兵力,尤其是牵制住程亦飞,进而逼着君九辰从广安城退兵。他所有的心思,还是想找孤飞燕算账。

  可是,经历了天钰城的“九死一生”,他清醒了,心也变了。

  曾经的他总囔囔要算账,可是到底怎么去算,算到怎样的程度,其实他从未认真去思考过。如果说曾经的“算账”是自欺欺人,是喜欢孤飞燕的借口,那么,现在的“算账”便是真真实实的仇恨。他非常明确自己要做什么。他要跟君九辰争这天下,要孤飞燕屈服在他脚下,然后告诉她,他不喜欢她了。

  这一趟去百楚,他彻底放弃了万晋,将玉鲛十二军全调到百楚,为百楚军方助力。他原以为自己要花不少心思去说服百楚皇帝下决心倾尽全力攻天炎,然而,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了,水姬竟得了百楚老皇帝的欢心,他果断将水姬推给了老皇帝。有水姬在老皇帝那吹枕边风,他自是退居幕后。他把水姬留在百楚,自己带了玄寒宝剑,赶赴北疆约见逐云宫主。

  他就等着两国大战之日,将孤飞燕和君九辰的秘密也公布于众。他倒要看看,到时候君九辰有多少能耐能摆平各方压力。

  日落西山,金灿灿的余晖洒满孤家后院,恰逢盛夏,池中的荷花开得正盛。孤家的后院也就在这个时候才不没有荒凉感。

  百里明川在晋阳城其实还有不少歇脚的地方,可是,他偏偏选择了最危险的孤家。他要歇一晚,然后继续往北走。

  此时,他就在荷塘边,双手枕着后脑勺,仰躺着。他望着天空,双眸有些空洞,像是想什么想丢了神,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想。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渐暗,他也渐渐地闭上了眼睛,似乎要睡着了。然而,没多久,池中却传来水泡声。这声音极小,他却马上就察觉到。他转头看去,过来一会儿就见到一个鲛人冒出水面。

  鲛人一看到百里明川就大喜,要上岸,“三殿下,属下总算找着您了。”

  百里明川不悦道:“谁准你来的?滚!”

  君九辰早就暗中在孤家布下天罗地网,似乎是在防范有人来调查。他独自一人潜入,还是很容易避开护卫,若是来的人多了,难免会有意外。

  鲛人为难了,胆怯地说道:“三殿下,您交代的事情有眉目了。属下也是寻不着您,才冒险到这儿来的。”

  一听这话,百里明川立马就精神了。他连忙起身,问道:“如何?”

  他推测出孤飞燕的身份后,就令人调查孤家那个真正大小姐哪去了,还有孤飞燕那个随身携带的那个小药鼎是哪来的。

  鲛人连忙道:“禀三殿下,据属下调查,孤家大小姐在出宫去军营送药之前,身上都不曾有过药鼎。而且,她正是去了军营才性情大变的。属下肯定,真正的孤家大小姐就是在去军营的路上被掉包的。”

  百里明川思索了一番,问道:“除此之外,可还有别的线索?”

  鲛人摇了摇头。百里明川无疑是失望的,他正想要鲛人离开,却又补充了一句,“记住,此事不许让水姬知晓,否则,本皇子刮了你们的鳞!”

  刮鳞!

  鲛人脸色大白,连连点头,“属下明白,明白!”

  百里明川对水姬终究是不完全放心的。逐云宫主只通过玄寒宝剑推测和影术,推测君九辰和承老板,苏夫人他们是一伙的,至今都不知道孤飞燕其实就是大秦公主。

  换句话说,这是他最大的筹码。他自然不会那么轻易让逐云宫主知晓,毕竟,他还没摸清楚逐云宫主是何妨神圣,图谋是是什么?

  他琢磨不明白的是,君九辰是自幼去了云空大陆,还是他本就来自云空大陆,冒充了君氏嫡子?还有,如果君九辰是大秦一党,为何他一开始同孤飞燕并不熟识,不像是一伙的。而孤飞燕那么高明药术,又是什么人教的呢?

  他总觉得这里头还有玄机,或许,此次去见逐云宫主,他可以拿孤飞燕那个小药鼎来试探试探逐云宫主。逐云宫主连乾冥之力的秘密都知晓,必是博古通今,见识极广的。

  鲛人离开后,百里明川又闭上了眼睛。他已经睡意全无,满脑子都是疑问。可是,疑问再多,他还是专心不了,没多久他脑海里就浮现出孤飞燕那双错愕,甚至有些防备的眼睛来。那日在玉家密室里,他说喜欢她,她给他的就是这样的眼神,错愕而后防备。渐渐的,他嘴角泛起了自嘲。他想,他当时一定是疯了才会那样做!一定是!

  就在百里明川沉浸在思索里时,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百里明川一察觉到,立马翻身,慢慢地,悄无声息地潜入荷塘里。而没一会儿,两个小小的身影就在茂密的草丛里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小皇帝阿泽和小师父念尘。

  阿泽本就人小鬼大,当了几个月的皇帝之后,比之前更加老成。他走最前面,替念尘小师父挡开杂草和荆棘,颇有当哥哥的架势。念尘小师父还是老样子,安静温和,哪怕不笑,那粉雕玉琢的五官都给人一种微笑着的感觉,特别纯净。哪怕心思再复杂的人见了他,都会有种豁然开朗,云开月明的感觉。

  俩孩子走出草丛,止步在荷塘岸边。阿泽往荷塘里探了个头,连忙就缩回去。他道:“就是这儿了,孤家的禁地,当年我嫂嫂就是掉到这个荷塘里的,差点淹死掉了。”

  念尘小师父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探出脑袋去看了一眼。他很快就缩回了,双手合十,特别认真地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阿泽左右看了看,就拉着念尘小师父在一旁坐下了,“坐会儿吧,那帮侍卫一时也找不到这里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