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圣祖 > 第1837章 来都来了,还想走?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以云笑的心智,又如何不知道那范玉林在想些什么,只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一个化玄境初期的家伙,已经不能让他感到太多忌惮了。

  想当初在慕容墓中的时候,就连那陆沁婉的弟子雪弃,都被云笑打得落荒而逃,这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家伙,总不可能比雪弃还厉害吧?

  “云笑兄弟,那老家伙是帝宫总部巡察殿的执事,名叫范玉林,他乃是化玄境初期的修为!”

  不知什么时候,司徒南竟然已经掠临了云笑所在的院墙,其口中的沉声,蕴含着一抹担忧,想来是并不怎么看好云笑。

  别看司徒南曾经两次见过云笑的手段,但他现在自然也感应到了这位同道中人的实力,通天境巅峰的修为,比起他这半步圣阶来还要弱上一筹呢。

  这通天境巅峰的修为,杀通天境初期和通天境后期的修者,在出其不意之下,确实是能一招制敌,但遇到一些实力更强的修者,那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

  司徒南自己就是半步圣阶的强者,更能了解那化玄境初期的范玉林有多强力,这一点,从他刚才的下场就可见一斑了。

  那范玉林都没有真正出手,只是协助一下俞白苍,就能让司徒南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可见其修为见识,甚至是战斗经验,都远远不是司徒南所能比拟的。

  “云笑兄弟,有着那范玉林在此,咱们今日恐怕是讨不了好了,不然就先退一步,再从长计议如何?”

  心中这些念头转过后的司徒南,再加上已然受了一些内伤,并不想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恋战,当即提出了一个建议。

  在司徒南看来,如果自己和云笑选择不战而走的话,未必便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到时候再来找回这个场子就是了。

  “哼,来都来了,还想走?”

  司徒南声音虽轻,但那边的范玉林乃是化玄境强者,赫然是隐晦地听到了,见得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口气之中的兴奋之意,却是半点都没有掩饰。

  “不错,既然来都来了,也不着急便走!”

  就在范玉林狞笑声落下的同时,司徒南赫然是听到身旁的粗衣少年,竟然开口附和起来,让得他不由心下着急。

  “也罢,事已至此,想来范玉林那老家伙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俩的,那就和他们拼上一拼吧!”

  司徒南也不是个怕事之人,他刚才提出的只是一个建议而已,事实上在他心中并不认为真能行得通,这些帝宫所的家伙,又怎么可能任由他们脱身而去呢?

  在司徒南话音落下之后,其身上刚才已经收敛而下的那种气息,似乎又有一种要被引动的趋势,却不料旋即便被云笑一巴掌拍在了肩头之上。

  “我知道你们司徒家有一种秘法可以暂时提升实力,但那太伤身,不用也罢!”

  云笑的话语随之传将过来,让得司徒南心头一凛,暗道百年以降,还能知道司徒家这个秘密的,恐怕已经是绝无仅有了吧?

  “咦?我的伤势……”

  不过下一刻,司徒南便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东西了,他赫然是发现自己先前被俞白苍轰伤的右肩,竟然已经完好如初了。

  当此一刻,司徒南心中无疑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要知道刚才他所受的那种伤势,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小伤,那是俞白苍含怒一击,而且是将他逼入绝地的一击。

  至少在司徒南看来,如果没有其他压力按部就班休养的话,至少也得十天半月才能痊愈,可是现在,身旁少年只是轻轻拍了自己一下,就能让自己仿佛没事人一般。

  “难道这位云笑兄弟,还是一名天阶高级的医脉师不成?”

  司徒南一猜就猜中了事实,可他心中依旧震惊,因为就算云笑真的是一名天阶高级医脉师,但这手段也未免太强悍了吧?

  一般的医脉师治病疗伤,至少也要施针点穴,祭炼出一些脉阵才能奏效吧,哪里有这样仅仅是轻轻一拍,就让自己伤势尽复的。

  “胡思乱想什么,我只是暂时让你感觉不到痛楚而已,现在你有信心和那俞白苍单打独斗吗?”

  就在司徒南念头纷转之际,身旁已是传来少年的沉声,让得他瞬间恍然,暗道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如此重伤,哪有那么快就能痊愈的?

  “只要没有那范玉林的相助,区区俞白苍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刻司徒南无疑是豪气大增,虽然他伤势仍在,却已经不会影响他分毫,他先前会很快落败,只是因为有那范玉林在旁边帮助俞白苍而已。

  “俞白苍,可有胆和本少爷再大战三百回合?”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司徒南直接是大喝一声,然后其整个身形,赫然是抢先朝着俞白苍掠去,豪气干云。

  “手下败将,也敢言勇?”

  见得司徒南朝自己扑来,俞白苍怒极反笑,他可丝毫不认为自己受了范玉林的相助这才获胜,他只知道自己刚才已经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击败过一次了。

  俞白苍可是知道自己那一掌有多强力,这帝宫猎手的战斗力至少会因此而下降三成,这一次就算是不要范玉林的相助,也能很快战而胜之吧。

  砰!

  哪知道两者再一次的交击,竟然是各自退了两步,这让得俞白苍眼中惊疑不定,同时将目光锁定在了司徒南的右肩之上。

  “怎么可能?他的右肩不是已经重伤了吗?”

  这就是俞白苍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刚才司徒南重伤退走的情况他看得清清楚楚,对于自己那一掌的力量也是知之甚深,怎么短的时间过去,对方就又变成没事人一般了?

  “再来!”

  司徒南可没有俞白苍那么多的想法,听得他兴奋地大喝一声,已是如影随形,在没有范玉林的相助之下,仅仅十数招之间,就已经将俞白苍压到了隐隐的下风。

  另外一边,在看到俞白苍虽然渐落下风,却没有露出明显的败像之时,范玉林的目光,早就转到了那个粗衣少年的身上。

  这位帝宫总部巡察殿执事范玉林,可是清楚地知道那两个年轻人,到底谁更重要,相对于那帝宫猎手,他无疑对云笑更感兴趣。

  一个只是在这东北地域兴风作浪的跳梁小丑,一个却是连帝后大人都重视的通缉人犯,范玉林要是连这个都分不清楚,那他也不配当这个巡察殿执事了。

  “执事大人,让我出手将那小子擒过来吧!”

  就在范玉林心中念头转动的时候,旁边却是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待得他转头一看,发现那赫然是帝宫所的二长老蔡庸所发。

  “你和刘正一起上!”

  微一沉吟之后,范玉林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然后朝着旁边另外一人指了指,而其口所说的刘正,正是这帝宫所地位仅次于俞白苍的大长老。

  这个叫刘正的帝宫所大长老,早在十年之前就突破到了通天境巅峰,战斗力可比刚刚才突破到这个境界的二长老蔡庸厉害得多了。

  范玉林刚才可是见过云笑的诡异手段,通天境后期的四长老连一招都接不下,若是由蔡庸这个初入通天境巅峰的二长老出手,他还真是没有把握。

  看来对于苍龙帝后都重视的通缉之人,范玉林也并没有太过轻视,虽然对方年纪轻轻,但如此年纪就能将脉气修为修炼到通天境巅峰,明显是天赋不俗。

  先让这两个帝宫所的长老去试探一下,至少将那小子有哪些底牌试探出来,这才能保证万无一失,这就是范玉林的全盘计划。

  而且范玉林相信有自己在旁边掠阵,绝不可能让这两个帝宫所长老出现任何意外,等试探出了那小子的全部手段,或许擒拿起来就能事半功倍。

  “去吧!”

  在范玉林鼓励的目光之中,红岩城帝宫所的两大通天境巅峰长老,齐齐朝着前者行了一礼,然后掠身而上,一左一右将云笑夹在了中间。

  “我说范玉林,你堂堂的化玄境初期不出手,竟然让这两个老家伙来送死?”

  对于自己处于这不利的位置,云笑连半点都没有在意,反而是将目光转到那范玉林身上,口中说出来的话,当场就将帝宫所两大长老给激怒了。

  这两位可是通天境巅峰的修者,在这红岩城的范围内那是呼风唤雨,等闲没有几个人敢轻易招惹,乃是所司俞白苍之下数一数二的人物。

  偏偏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竟然如此大言不惭,视通天境巅峰的帝宫所长老如无物,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向颐指气使惯了的两大帝宫所长老,下一刻身上已是齐齐冒出浓郁的通天境巅峰脉气,单看那气息的话,比一旁云淡风轻的云笑强了不知多少倍。

  只是这两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莫说是他们这样的通天境巅峰了,就算是半步圣阶的帝宫所所司,云笑也不是没有杀过。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