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元末做皇帝 > 第二百七十一章:柔软的心
  常遇春因伤回到集庆后,仿佛是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天下:清明平静的南方,原来竟与毁于战乱的北方有如此大的区别!

  当然,这也要得益于李善长等人的治国之策,才让江南大地很快从战火中恢复过来,甚至于此时的集庆已经隐隐有盛唐时期的长安景象。

  不过常遇春对这一切却并没有什么感觉,相较于此,他还是更为习惯刀光血剑、烈烈风吹的漠北,他是注定要活在战马上的男人!

  蓝灵儿早就和常遇春的一众妾室在城门迎候了,远远看去,这七八个女子竟然长得都差不多,不知情的估计会以为这是谁家的姐妹呢。

  常遇春这次出乎意料地没有乘骑战马,而是坐在马车里慢悠悠地进了城,只不过赶车的马夫看到常遇春的妻妾们都站在前面等候,便会意地停下了马车。

  车内的常遇春没有动作,蓝灵儿等人则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去,一掀车帘,发现常遇春身着单衣躺在那里,胳膊上的纱布还有些血迹,脸色也比以往显得蜡黄,眼泪便不由自主地簌簌而下,“遇春,你……”

  “好了,哭什么哭!没什么大碍……”常遇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一进城便听见女人哭,真是不吉利!”

  对于常遇春这种没道理的指责,蓝灵儿丝毫不敢反驳,只是抬手抹了抹眼泪道,“你……你没事便好了……”

  “好了,回家吧!”常遇春刚从战场上回来,在军伍中呆的时间久了,脾气便显得暴躁一些,“你们几个,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吧!”

  “遇春……”蓝灵儿上前两步,可在常遇春目光的逼视下,又生生退了回去,“我想要上车照看一下你的伤势……”

  “不用了!你上来一个劲儿地哭哭啼啼只会让我更加心烦!”常遇春抬眼一看,便将目光落到了站在最后面的一个女子,这是自己出征前新纳的妾室,好像连她的名字都忘了,于是便一指她道,“你,上来!”

  被点到的女子显得有些惊诧,看起来似乎不相信常遇春叫的就是她,直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这才快步趋到马车前,然后由常遇春拉着迈了上去,那眉眼间的喜气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

  其余女子脸上则是满满的失望,尤其是蓝灵儿,朝着马车内看了一眼又一眼,终归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随即抹着眼泪与众人走掉了。

  车夫也没想到常遇春竟会对他的正妻蓝灵儿如此态度,但这一切并不是他该操心的,所以便只是一门心思地赶着马车向常遇春的府邸行去,只不过偶尔马车内传来的娇喘与呻吟声总让他有些想入非非……

  常遇春回到家之后,先是和众妻妾慢悠悠地吃了顿晚饭,不过他在战场上的事没法与她们分享,自己又不爱听女人们说些家长里短的事儿,所以这顿饭吃得也颇为沉闷

  吃完晚饭过后,常遇春便有些乏了,于是也没见其他客人,直接随着蓝灵儿到了卧室,然后由她为自己换起药来。

  此时蓝灵儿难得有了与常遇春独处的机会,虽说她白日里在常遇春那受了冷落,但此时也不敢给他脸色看,只是非常贴心地为他上着药,眉眼间也不由得透出了一股喜气,自己终归是他的正妻,蓝灵儿就是这样容易满足。

  “这段日子在战场上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蓝灵儿小心翼翼地为常遇春裹着纱布,想要尽力讨他的欢心,“你若是闲着无事,可以讲给我听听。”

  “你不会喜欢听的……”常遇春趴在榻上,目光呆呆地望着前方,“一帮糙汉子,总也耍不出个花来。”

  其实常遇春之前尝试过给蓝灵儿讲行伍间的事儿,只不过每次都得不到回应,甚至发现她昏昏欲睡,明显就是在应付自己,所以常遇春也懒得再说给她了。

  “之前听不下来是因为摸不着门道,可最近尝试着读了两本兵书,也觉得怪有趣儿的。”蓝灵儿仔仔细细地将纱布上的线头给剪干净了,尔后又替常遇春穿上了睡衣,“你回来后总不愿意跟我说话,我心里头也闷得慌啊……”

  “那你让我跟我说些什么?”常遇春边说边抻开被子,自己直接躺了进去,“那些打打杀杀的你又不爱听……”

  “其实我就是想你了,想要跟你说说话……”蓝灵儿边说边钻进了被子,躺到了常遇春身旁,然后伏在他肩头嘤嘤诉道,“哪怕这样静静地跟你呆一会儿也是好的,可人家写了那么多信,你也不说回一封……”

  常遇春今天在马车里和那个侍妾缠绵了半天,因此现在也懒得再和蓝灵儿效鱼水之欢,便将头转过去道,“军队里事情多,总找不着时间。”

  蓝灵儿当然听得出常遇春这是敷衍,便委屈地啜泣两声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纳了那么多妾室……我从没有一句怨言,可今天我想问你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娶我?”

  “怎么突然提起了这个!”常遇春蹙着眉头舒了口气,“我自问吃穿用度上都没亏待过你……”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蓝灵儿委屈地抽噎两声,终于忍不住高声说道,“杜巧敏是谁?你是不是因为她……才娶的我?”

  “嗯?什么?”常遇春没想到蓝灵儿会提到杜巧敏,不由得一阵惊愕,多么熟悉而陌生的名字,以至于……常遇春竟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因为蓝灵儿不经意间触到了他心中那块最柔软的地方。

  “是谁告诉你的?”此时常遇春的脸阴沉得可怕,声音也因为极力的压制而变形了,“是哪个多嘴多舌跟你提到了巧敏?”

  “你自己做过的事情,又怎么能瞒得住?”蓝灵儿的嘴唇不住地哆嗦着,但面对常遇春这种样子,她竟然出乎意料地没有害怕,要放在往常,她早就低声服软了,可现在……因为常遇春也触到了她心中最为柔软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